第一百一十四章 再入疯魔,杀阙立诛罗安
千与千慕2021-07-22 10:293,379

  就在阙立的手掌即将抓住叶清风的脖子时,叶清风突然伸手,阙立一惊,瞬间倒退数步,惊疑不定地望着叶清风。

  这小子,难不成还真的有后手?

  “噗~”

  叶清风一把贯穿了自己的心口,紧接着一捏,心脏炸裂,鲜血四溅。

  阙立:“……”

  眼见这一幕,阙立懵了,搞不懂叶清风这是在干嘛,自杀吗?

  这么血性?

  为了不被他杀,自己解决自己,这人……心性如此决绝吗?

  阙立被震撼了,望着叶清风的尸体,久久无言。

  “人才啊!”阙立感叹道。

  擂台下。

  梦蕾呆如木鸡,像是没有了灵魂一般,表情呆滞,身体软了下去,瘫坐在地。

  叶清风居然死了!

  她的人生,再无希望。

  这个世界最痛苦的是绝望吗?并不是,而是给人一点希望,然后又夺走它,这会令人发疯发狂。

  “没了,什么都没了。”梦蕾呢喃道,美目中再无任何色彩,尽是绝望,一片茫然。

  不远处,金甲士兵脸上闪过一抹笑意,转瞬即逝,紧接着他走上擂台,在竹简上书写出战斗的胜负。

  “叶君昊对阙立,阙立胜,连赢十八场。”金甲士兵道。

  这话一出,梦蕾娇躯一震,死死盯着金甲士兵和阙立,目光中有惊骇,有怨恨。

  连赢十八场,阙立,竟然是个子爵,怪不得实力那么强悍。

  叶清风一个体修,怎么可能赢得了子爵。

  他的死,早就被人安排好了。

  这两人,一个负责记录战斗胜负的中立金甲甲兵,一个连赢十八场的子爵,狼狈为奸,害死了叶清风,也断绝了她获得自由的希望。

  想到这,梦蕾心中充满了怨恨,她要报仇,即使她不是金甲士兵、阙立的对手,她也要报仇,大不了一死。

  反正她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

  心念至此,梦蕾突然站了起来,仿佛获得了某种力量一般,紧盯着金甲士兵和阙立。

  擂台上,金甲士兵、阙立两人感受到了梦蕾的杀气,两人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扫了梦蕾一眼,然后就移开了目光。

  “恭喜阙立子爵了,有了即将成为伯爵的袁千统领的承诺,今后您恐怕就要平步青云了。”金甲士兵道。

  阙立笑道:“这还是托了罗安大人您的福,不然我哪有机会露脸呐。”

  “这么说就见外了,咱们是朋友,互相帮助。”罗安笑道。

  阙立道:“说得好,互相帮助,以后我若是起势了,一定不会忘了您。”

  罗安笑而不语,他要得就是阙立这句话。

  “叶君昊的尸体,怎么处置?”阙立瞥了一眼地上的叶清风尸体道,他想要研究一下叶清风的肉身构造,到底和寻常武者有什么不一样,是怎么获得的自愈能力。

  罗安道:“你带走吧!”

  罗安从阙立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欲望,于是顺水推舟,将叶清风的尸体交给阙立,反正留着他也没什么用。

  阙立嗯了一声,大步叶清风。

  这时,梦蕾冲上了擂台,拦住阙立。

  “滚开!”阙立眼神一沉,怒道,一股狂暴的杀气冲向梦蕾。

  梦蕾娇躯一个踉跄,被阙立吼得心神剧震,差点瘫倒在地,紧咬贝齿,苦苦支撑着。

  她只是个丙等初期武者,而且还是依靠丹药提升起来的,气息不稳,根本禁不住阙立这种历经生死战斗厮杀的武者全力一吼。

  “还不走?”阙立眼中闪过一缕杀气,右手随意一挥,一股玄炁激射而出,轰到了梦蕾身上。

  没有施展武技就能内息外放,这是乙等武者的标志。

  “噗~”

  梦蕾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倒飞了出去,摔倒在叶清风的身旁。

  “不堪一击!”阙立冷哼道。

  梦蕾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弱小,完全不是阙立的对手,他随手就能捏死他。

  这个时候,她也不想报仇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现在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守护叶清风的尸体,她要把他的尸体带走,好好安葬。

  “呦呵,你这是想要守卫他吗?”阙立道。

  梦蕾点了点头,道:“我要带走他!”

  闻言,阙立大笑了起来。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再说一遍,你要带走他?你凭什么?你告诉我,你一个下贱的chang妓,居然敢拦我这个子爵,你哪来的勇气?”

  “区区丙等初期武者,我这个半步乙等武者一拳就能轰碎你。”

  “赶紧给老子滚,别逼我杀了你……算了,我还是宰了你吧,一只臭虫而已,拍死得了。”

  阙立自语道,大步走向梦蕾,紧握右拳。

  梦蕾娇躯瑟瑟发抖,却依旧执拗地拦着阙立。

  “去死吧,贱人。”阙立道,一拳轰向梦蕾。

  梦蕾玄炁附身,十枚指刀射向阙立。

  “哼!”

  阙立冷哼一声,玄炁外放,十枚指刀当即被震开,铛铛落地。

  见此,梦蕾面如死灰,绝望了。

  阙立太强了!

  “蝼蚁岂能伤到大象!”阙立道,强大的气息锁定梦蕾,使得后者玄炁停止流转,再也无力发动攻击。

  说话间,走到梦蕾的面前,右拳猛然轰出。

  梦蕾下意识地双手横挡,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挡不住,但她依旧挡了,没有任由阙立杀她。

  到了生命最后一刻,梦蕾想的是反抗。

  反抗命运的不公!

  反抗别人对自己的侮辱!

  纵使无用,也要反抗,因为这是她生命最后的倔强。

  懦弱了一辈子,总不能连死也选择不抵抗。

  “死了也好,总算能了结这个污浊之躯了,也不用再守什么秘密。”梦蕾心道,闭上了眼睛。

  “嘭~”

  一声巨响,梦蕾一愣,想象中的身体被轰碎并未发生,当即睁开了双眼,只见她的身前,一道不是那么伟岸的身影站立着,替她挡住了阙立的致命一拳。

  “你,没死。”梦蕾惊喜道,美目异彩连连地看着叶清风,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

  梦蕾的身前,叶清风双眼变得血红,一脸冷酷地望着阙立,两人双拳对轰,不相上下。

  在被阙立打败之后,叶清风选择了‘自杀’,目的是为了激发疯魔状态,好提高战力斩杀阙立。

  不过他心里没底,不知道能不能激发出疯魔状态,毕竟他的修为全被阁主封住了,所幸……

  最后时刻他还是激发除了疯魔状态!

  这一次,叶清风对疯魔状态有了很深的了解,那是属于他自己的东西,是他的战魂所引起的疯狂状态,任何人都无法封印。

  不过想要激发疯魔状态,自身的心性必须决绝,不能有一丝犹豫和不自信,必须完全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进入疯魔状态。

  方才叶清风之所以迟迟没有进入疯魔状态,原因就是不自信,害怕自己进入不了,真的死了,直到梦蕾为了保护他站出来和阙立对抗,他才领悟到这一点。

  疯魔,不疯不成魔。

  若是怕死,还怎么疯?

  若是不自信,又怎么能疯?

  若是不疯,又怎么成魔?

  若是不成魔,又怎么疯魔?

  若是不疯魔,又怎么获得超绝的力量?

  所有的步骤,缺一不可,但凡心性弱了一分都无法进入疯魔状态。

  “这……这怎么可能?你为什么还活着?”阙立声音颤抖道,难以置信地望着叶清风,眼瞳中尽是惊恐。

  叶清风没有回应阙立,这个时候,他也无法回应阙立。

  此时,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宰了阙立,杀了金甲士兵。

  只有杀戮,只有鲜血,才能满足他疯魔战魂的诉求。

  “轰~”

  叶清风身体爆发出一道血芒,轰向阙立。

  阙立立刻催动玄炁,在身前形成一道护体罡气,然而血芒却是直接轰碎他的护体罡气,紧接着轰在了他的身上。

  “噗~”

  阙立大骇,倒飞了出去,喷出一道血箭。

  “嗖~”

  叶清风飞纵到阙立的身前,猛地一脚蹬了过去。

  阙立的身体当即直线下落,撞击在坚硬的黑钢石板当中,身下的黑钢石板瞬间炸裂。

  阙立浑身剧痛,刚想要喘口气,却发现叶清风已然来到了他的面前。

  “嘭~”

  叶清风一拳轰在阙立的面门,顿时,阙立的脸架直接被叶清风一拳轰塌,鼻梁凹陷进去,牙齿横飞出去。

  “嘭、嘭、嘭……”

  叶清风一拳又一拳地轰在阙立的脸上,速度不增反减,仿佛不知疲惫一般,直到阙立脑袋被打爆,他才停手。

  一旁,金甲士兵罗安浑身颤抖不止,惊悚地望着叶清风,从未见过他这么妖孽、凶猛的人,死而复活,又强势轰死了一名子爵,这么恐怖的实力,他怎么可能不怕、不慌。

  先前,叶清风可是被他阴死的啊。

  他会不会找自己寻仇?

  想到这,金甲士兵罗安转身就跑,然而他刚走出一步,身体骤然一僵,一道血芒从他的脖子划过。

  “砰、砰、砰……”

  金甲士兵罗安的头颅从脖子上划落,掉落在地,骨碌碌地滚动着,瞳孔瞪大老大,临死之前充满了恐惧。

  下一秒,金甲士兵罗安的脖子,鲜血如柱。

  不远处,叶清风伸手一招,阙立、罗安两人的鲜血化作血气没入他的身体当中。

  擂台四周,不少的修罗纷纷围了过来,有些畏惧地望着叶清风。

  “这人是谁?怎么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手段也很诡异。”

  “他这是在吸收血气吗?”

  “废话,你的眼睛是长在后背上了吗?他当然是在吸收血气。”

  “这是什么手段?还有……他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太对啊。”

  众多修罗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目光落在叶清风的身上,只见他脸上露出一抹满足的笑容,很享受吸收血气。

  待到阙立、罗安两人身上的鲜血被吸干,叶清风也恢复了正常。

  不多时,一名金甲士兵走上了擂台,道:“叶君昊对阙立,叶君昊胜,连胜两场,获得男爵爵位。”

  说罢,递给叶清风一块铁牌,上面写着一个‘男’字。

  叶清风接过铁牌,反手递给了梦蕾,道:“收好,我们走吧。”

  “走?杀了我的人这就想走?你走得了吗?”

  忽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到叶清风的耳朵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慕斗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慕斗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