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照
赵天亮2021-01-04 20:131,838

  “吱吱吱”我动笔写这一章的时候在哈尔滨的一个小区的广场,夏蝉在叫,拼命地叫,仿佛在宣誓这片广场四周草丛是他们的地盘!又仿佛和隔壁广场大妈们广场舞的神曲在pk。可就是觉得它们叫的没有童年农村那间大的泥草房傍晚十分的蝉叫的好听。

  那个时候,月亮爬到房子正中央,我还没睡着,也没想那么快睡着,因为我知道村子南面的蛙声,泥草房四周园菜园子里的蝉它们又要借着月光的舞美开始要表演了,果然“呱呱呱”“吱吱吱”的声音在每天傍晚时分如期而至,那是我听过最纯净最美的声音。小的时候几乎每晚都是这群小家伙给我催眠。

  说说小时候的菜园子吧,妈妈种的水萝卜脆甜脆甜的可我那个时候没拔出来过一个完整的水萝卜,每每当爸爸在西南角种的李子熟的时候我都要穿过一片玉米地还经常被洋辣子蛰到皮炎,可我很皮实疼一会就好了,再疼也没有园子里的李子甜,我趴在那个年岁感觉很大的李子树下,捡起地上的李子用袖子简单擦擦上面的泥就往嘴里吞,有的时候偶尔看一眼发现吃到肚子里的李子竟然是虫窟窿。

  我小的时候虽然不像城里的孩子有肯德基,有可口可乐,但我父母种的菜园子里的果蔬是我到现在都觉得最难忘最好吃的“零食”爸爸还种过香瓜,很甜很甜,秋天的甜杆就算剥甜杆被甜杆皮割伤流血,咬上一口甘甜的甜杆就不觉得疼了,对了,菜园里的黄瓜从开花就被我跟妹妹盯上,小黄瓜妞不大就会惨遭我俩的毒手,我没我妹妹厉害,她曾经咬断了一棵黄瓜的尖,好像宣示主权那根黄瓜是她的了,好在仲夏季节的时候满架黄瓜硕果累累,早已供上我跟妹妹的觊觎了。没有零食的童年,菜园子里的黄瓜柿子水萝卜还有甜杆就是我们最好吃的零食了。

  记得小的时候一下雨,就是我爸要被我妈唠叨的时候了,看着园子垄沟里的积水排不出去,我妈就会像复读机一样每每下雨的时候必会骂我爸一顿,每次的话都是一样的“看看,叫你弄点山土把园子垫上你就是不听,完了,今年的辣椒茄子又要涝死了”,我爸每次都反驳“涝什么涝”,呃…好像我小的时候我家菜园子几乎每年雨期都要淹死点茄子辣椒啥的。哈哈然后我妈就年年说我爸,我爸好像好几年也没垫过(我也许记错了,求生欲哈哈)…

  不同于这个年代,拍照可以说是家常便饭手到擒来,这些都要归功于时代的进步,手机的先进,上班的早餐可以随手拍,下厨后饭菜酒水摆好了先用手机拍一张发到朋友圈,还得让我儿子鹏鹏用嘴叼着筷子巴巴的看着鸡腿不能动筷……我像鹏鹏这么大的时候,只有过年的时候村子那个年代进过城的叔叔带回来的相机在他家南园子里排着队才能拍上一张照片,那个年代的相机还是装着交卷的,拍完还要到大城市去冲洗好几天才能拿到手,也许就是物质匮乏的年代,交通不便、耗时耗力,最终得到的那张和现在一样打印机或者影楼冲洗的相片,却显得弥足珍贵!

  现在冲洗出来的相片总感觉就是一张纸片,而那个年代,确是一张“情怀”。一张任凭岁月如何变迁都不会褪色的情怀。

  上几年回老家,发现我爸平时放重要东西的柜子里的一个本子里,夹着几张老照片,我好奇的拿了出来,其中一张是我四五岁的时候,站在老房子里还算体面的家具上,穿着一件灰红色格子毛衣,我不知道是我妈妈织的还是嫁到城里的三姑给的“二手毛衣”因为小的时候我大多数的衣服都是我三姑逢年过节给我带过来的穿过的衣服。那张相片里的我,我妈总提起,看看你小时候多好看,越长大越磕碜。我爸到是没过多的评论过那张照片时期的我,但我猜把我抱上家具的一定是我爸。那张照片我的表情管理明显差劲,也许当时面对相机的我在害怕,这咔嚓一声会不会少点啥,会不会疼。

  第二张是我和妹妹的唯一一张合照,那张我穿着一身体面的套装,应该也是“二手”的哈哈,也许是适应了拍照,所以那张我是笑的,而我妹妹哈哈,那张照片上的她应该三四岁吧,穿着打扮跟年画里的中国娃娃一样,两个冲天鬏,不知道拍了啥通红的两个脸蛋子,也有可能是天冷冻红的,最高能的是妹妹的表情,一个字可以代替“卤”!

  小的时候能拍照的机会真的很少,就像我的第一张照片,有可能是那个年代父母下了很大的决心就为了给长大的我留一个弥足珍贵的童年照,也给他们留一张他们幸福的回忆,父亲已经年过半百,平时少言寡语,看似平凡却如此细心,我猜,在儿女不争气或者伤他心,或者日子不顺遂的时候他都会翻出来他珍藏的这两张绝版相片看一看,或许他会笑着,带着泪,亦或者他会难过,难过岁月弄丢了他最向往怀念的那个童年的我们……

  而我们做儿女的,又何尝不羡慕童年老照片里那个顽皮拍照不会表情管理的自己那?时间会斑驳做旧了老照片,时间,更会让浅的越来越浅,深的越来越深……未完待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牤牛河水静静地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牤牛河水静静地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