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飒小铁2020-11-02 15:593,184

  江墓尘眼眶中似有泪水在打转,晶莹的泪珠反着冷白的月光,顺着眼角滑落到脸颊,楚楚可怜。

  这,这是猫化了?原书杀我!没写过这剧情啊!

  不对吧!上一秒还要死要活的杀过来,下一秒,下一秒就冲着别人掉眼泪??还一副顾影自怜、惑人惑心的柔弱模样……

  明明是自食其果,结果搞得好像是她对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但是,话虽然这么说……

  如果江墓尘现在冲着她要天上的月亮,她一定给他把月亮薅下来……

  美人落泪,实在惹人怜爱。

  “咳咳……”戚九染猛的将长剑拔出来,鲜血四溅,霎时染红了白衣。

  江墓尘随之身体前倾,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拄着地面,墨色的发丝垂落在两侧。

  “你看我是谁?”戚九染试探的问向江墓尘。

  江墓尘抬眸,一脸乖巧:“神明大人。”

  病的不轻啊……

  戚九染深吸一口气,强压着心里的震惊,问到:“那你是谁?”

  江墓尘神色虔诚:“狸妖。”

  ???这都什么和什么乱七八糟的……

  “大人,是狸妖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要刺过来,”江墓尘失魂落魄的看着掌心的血迹,“疼……好疼……”

  受不了……

  戚九染闻言就把这江墓尘刚刚要她性命的事抛之了脑后,她连忙走到江墓尘身前,蹲下身子,给他包扎着小腹上的伤口,简单给他止了血。

  “你忍一忍,我先带你去我家。”戚九染耐心道。

  江墓尘眸色落寞:“嗯。”

  戚九染扶额:“你先站起来……”

  江墓尘垂眸:“脚流血了。”

  戚九染目光绕过江墓尘落到他的脚踝处,只见他的双脚各自禁锢着一圈藤条,藤条上用红线绑着几只银铃,染了鲜红之后,显得妖异嗜血,如目尽黑暗处索命的荆棘。

  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戚九染暗自后悔,魔宫每抓捕一个犯人,都会在他的双脚圈上这样的刑棘,目的是防止他们逃跑。

  犯人若是私自离开魔宫,双脚每踏出一步,这刑棘就会紧锢一分,其上的倒刺也会深入皮肉,刑棘吸食血液会变得愈发强势,每一步都如同在脚上坠了千斤巨石。

  戚九染没办法解除这刑棘,只能延缓它紧锢的速度。

  刑棘表面缠绕上殷红的灵力,削弱了其上的尖刺,形成一股和刑棘相反的力量。

  戚九染呼了口气:“现在能站起来了吧!”

  江墓尘眨了眨眼睛,瞳若漆夜,眼睫如羽,抬起双手就要揽上戚九染的脖颈。

  !!!

  不是吧!戚九染双目圆睁,如临大敌,连退十步:“我抱不动你!”

  江墓尘神色落寞,垂头不语,自己捂着伤口,趔趄的拄着地面站了起来,顺从的跟在戚九染身后。

  三步一咳,五步一喘,八步就要瘫倒在地……

  戚九染走在前面,额头冒着青筋,脸如灰炭,怀中还抱着江墓尘的长剑。

  就在江墓尘再次要咳出声时,戚九染停了脚步。

  她真受不了这种弱美人……

  于是,她拔出江墓尘的长剑,剑光寒冽,倒映着戚九染的眉眼,眸色中没有一丝犹豫。

  刷刷刷——

  几招之后,戚九染砍了十几棵竹子,做成了一个轮椅,从后面推还能往前走的那种。

  ……

  戚九染:“上来,我推你。”

  江墓尘神色暗淡,走到戚九染旁边,抬袖替戚九染擦掉了她额头上的汗迹,半晌,垂眸道:“大人不该染尘,这是我的疏忽。”

  虽然但是,莫名其妙的,戚九染脸上像糊了一层黑雾,这些话,等她干完再说真的好吗……

  蓦地,江墓尘凤眸微眯,侧身到戚九染的身后,速度快到让人来不及躲闪。

  轻而易举的站在敌人的身后,就好似发起了哑声的战书。

  戚九染瞳孔放大,神色震惊。难道,这一切都是这人做的样子!目的就是让她放松警惕!

  既然这样,戚九染眸色冷寒,对一个处处想致自己于死地的人,没有什么可留情的了。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指尖轻展,一丝殷红招来半削好的竹片,竹片不及匕首一分锋利。

  同一时刻,戚九染将竹片插进江墓尘心口,飞溅的血液沾到她的面颊,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

  江墓尘无动于衷:“大人,不信我。”

  散乱的发丝遮住了江墓尘大半面容,只隐隐看到他勾着的嘴角,诡异又嘲讽。

  钝器的疼痛远比锋利的刀刃折磨人得多。

  戚九染轻笑出声,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她从江墓尘的怀里脱身,站在他的身前,背身侧目望着他:“你本来也没有让我信你的理由。”

  大家明明都是刚认识好吧,谈什么信不信任的……

  江墓尘双目放空,沉静如水,他将竹片拔出,扔到一旁,自言自语般道:“也是,那要怎么办呢……”

  “是不是定下生死契就好了呢……”

  戚九染无语:“生死契需要双方都愿意才行,我可不愿。”

  毕竟,这江墓尘在原书中只活到了三十岁……三十年太短,戚九染是个惜命的人。

  戚九染:“况且生死契要修士的灵力才能完成,你连灵核都没有,结契是不可能的,死心吧。”

  “嗯?灵核吗?不是哦,”江墓尘面无表情,侧目望向戚九染,“你看,亡魂还能为我所用。”

  他手拄着地面,手腕翻转,掌心朝上,修长白皙的手指如整洁无暇的美玉,格外诱人,指尖上虚幻着有些幽蓝色的火焰。

  江墓尘歪头,戏谑的看着戚九染。

  怎么可能!

  江墓尘蓦地开口:“亡魂。”

  寒光长剑出鞘,从前面飞来,直指戚九染心口。

  这江墓尘到底什么毛病!他确实被剜了灵核没错,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按道理说他不该能召唤佩剑,就当他意志非人,强行召来了亡魂剑,也应该只能当普通的兵器使用,不该有如此强悍的灵力加持。

  这人到底想干什么?戚九染咬牙瞥了一眼江墓尘,只见他眸色如夜,手拄着脑袋,一脸看戏的神情。

  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亡魂剑从空中分散成数把,如水成冰,寒光乍现,虚虚实实,无法分辨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剑体。

  戚九染用灵力击碎了近身的几把剑,可次次都是化成细碎的冰片剑影,每一个都不是真正的亡魂。

  “大人好慢啊。”江墓尘啧啧道:“不过也能理解,亡魂以速度制胜,天下中能匹敌者甚少。”

  “你想干什么!”戚九染眸色渐寒,一边击退着剑影,一边和江墓尘搭话。

  江墓尘淡淡道:“嗯,我来帮你分析一下现在的处境,你若想避开亡魂,比它快就好了,不过……”江墓尘上下打量了戚九染,侃侃道:“你太弱了,不属于能匹敌之列,此举是自寻死路。”

  刀光剑影之下,寒兵碰撞之声清脆,江墓尘继续从容侃谈,置身事外的如同一个坐在幕帘后为宾客助兴弹曲儿的怜倌。

  “换个思路,不防守,直接进攻,毁了亡魂剑。只要在这数把剑中找到真正的亡魂,一举击碎它剑身上的魂玉,亡魂剑就在不复存在,你也可以脱身。只不过……”

  江墓尘嘴角微勾,癫笑道:“你连躲闪都不及,还妄想找出真正的亡魂剑?那真是异想天开了!”

  被耍了……

  横竖就是想说明一下,他怎么厉害,自己怎么不敌他……

  “你有病吧!”戚九染黑脸。

  她头一次萌生了冲着张绝美面容,一拳头砸下去的想法!要知道,她之前可是“怜香惜玉”型的典范,不管男女,知道生的漂亮,她都宽容如母,慈爱如父。

  现在,眼前这人,除外了!

  “不过还有一个办法,你可以胜过亡魂哦。”江墓尘突然正色。

  “什么办法?”戚九染洗耳恭听。

  江墓尘换了个舒适的姿势,懒懒道:“求我啊,你求我,我就撤回亡魂。”

  ……

  我呸!四十米大刀呢!想砍死这人!戚九染仿佛周身窜起浓厚的黑雾。

  半晌,江墓尘失落道:“大人若是不想,那只剩最后一个办法了。”

  “滚!我要是再信你,我就跟你姓!”戚九染怒了。

  “真的?”江墓尘两眼放光,“跟我姓?”

  有种不好的预感。

  江墓尘道:“其实很简单,大人和我订了生死契不就好了?你死我也死,这样我就伤不到你了!”

  呵呵。

  原来是这么回事,他自己没办法结契,就用亡魂剑威胁她。

  戚九染瞥了一眼目光坚定如钢铁的江墓尘,强行把自己想要一巴掌呼死他的想法按下去。

  什么温柔善良的小白兔,这人明明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靠最纯善的脸,做最阴的事。

  江墓尘无辜道:“大人要快点做决定哦,不然会被伤着的。”

  寒光威凛,直冲戚九染脖颈,她侧身躲闪,脖颈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这是他说的伤着?这根本就是想要她命!

  戚九染怒火中烧,真想揍死江墓尘!!我呸呸呸呸!贱人!

  最后,江墓尘还是得偿所愿结下了生死契。

  月光洒落,一片竹林,留下两人离去的背影。

  江墓尘肩上背着轮椅,可怜巴巴的小心试探道:“大人什么时候跟我姓……”

  “呵。”戚九染攥紧拳头,骨头咯咯作响。

  江墓尘暗自抹汗:“我是说,那个伤口疼吗,我可以帮吹……”

  戚九染嘴角勾笑,神色骇人,显得十分阴险可怖,对江墓尘道:“是吗?你过来……”

  江墓尘默默放慢了脚步:“不……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了仙尊后他堕魔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了仙尊后他堕魔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