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骨质疏松
老了不好吃2021-08-30 11:323,244

  风连云也不客气,拿了两把砍刀,一对指套和一把匕首。

  刘长生玩玩这摸摸那,一时不知选哪样好,最后还是拿了把砍刀才算。

  别的都不会玩,可刀却用过,小时砍柴不知道砍了多少,农村的孩子哪个没玩过刀?

  风连云收拾完自己的武器,想想后,拿起那根铁笛递给了安宁,并教会了她怎样使用。

  原来这铁笛有个机关,可以弹出一段锋利的尖刃。也是一把不错的防身武器,但风连云是不希望安宁能用上,一切危险自有他来应对。

  屠苏见他三人都拿了武器,唯独凌寒依没动手,于是扬了扬眉,冲冰美人示意。

  凌寒依扭头不看他。但也没有无动于衷,拿上了一把砍刀和那把短剑。

  此时也不在究结于这些是打哪来的。

  在她心中,一直是把屠苏当成那个‘他’一样看待。因此才会时刻管着屠苏。

  屠苏的家长也时常让她管教这个不听话的孩子。

  但屠苏是这样容易服从管教的?特别是从小一起吵吵闹闹长大的那个女孩,他可不愿听她的。

  众人收拾停当,吃饱喝足的五人也精神了,无力感一扫而空。

  他们已准备好了出发,最后互道了珍重,两美女更是依依不舍,此次离别,前途未卜,却也实属无奈。

  当开门再次见到倒在门口的女丧尸时,众人还是一阵阵的颤栗,慢慢适应吧!前面的道路还有很多呢。

  “哇!没穿裤子的母丧尸哦!“

  这是屠苏调侃的话语,众人听了反应不一,但紧张的心情却缓了缓。

  风连云拿刀走在最前,屠苏断后,行至电梯却发现电梯按键不亮,电也停了,在房里的时候竟然没发现。

  风连云只好带着众人走楼梯。

  一路有惊无险,到了楼下却发现正有七八只丧尸或爬或站着,阻挡了去路。

  看来只能杀出去!

  风连云示意两女留下,躲在楼道口。

  三个男人紧了紧刀,也不敢大叫壮胆,生怕引来更多丧尸,可急冲的脚步还是引起了丧尸们的注意,兴奋的吼着也向三男冲来。

  它们速度不快,行动蹒跚,竟似小孩学步。

  但在地上爬行的丧尸却怪异之极,它们并不像四肢动物一样爬行。反而像蜘蛛一样的四肢完全反折过来,前臂撑地却并不前伸,而是与肩同齐。后脚膝盖处却像是折断了似的,弯向了相反的方向。

  这样的怪物已经超出了人们的想像,尤其是以人类的原形变化而来,更让人不寒而栗。

  不管怪物是什么样,三人既然冲出来了,就没想再退回去,只能硬起头皮顶上。

  三人中惟有刘长生不常运动,发福的身躯让他落在了后面。

  可他也不是无胆之辈,以前吃过苦受过累,也见识了不少世面,他也不想让人看不起,是男人就要有担当!

  呼吸之间,三男与丧尸接触。

  风连云迎着一只丧尸当头劈下,“咔“,刀身砍在了丧尸的手臂上。

  失误了!本想砍在丧尸脑门上的,却被丧尸抓来的手臂挡下,结果只砍断了它的手臂。

  风连云可从没砍过人,不知道是砍刀太锋利,还是丧尸骨头太脆,完全无从比较。

  也不及细想,抬腿就踹向扑来的断臂丧尸。这脚去势极快,力也足,踹在干瘦丧尸胸口,立时“啪啪“几声,显是断了几根肋骨。

  丧尸受力倒飞着撞到了后面的丧尸。

  此时风连云左前方正有一只怪异丧尸奋力爬来,风连云一步跨前用力跳起,越过丧尸脑袋,双腿直直下坠砸在了它的脊背上。

  又是“咔嚓“一声,丧尸脊椎被生生踩断。

  此时风连云才肯定,变成丧尸后它的骨骼也会变脆,骨质疏松了吧!

  也没时间查看丧尸受此一击死没死,摔倒的丧尸已经爬起,断掉胸骨的丧尸屁事没有!而且起来得倒挺快。

  看来丧尸的命门不在躯干上,受此重创都不死,只有打破脑袋才行了。

  风连云又是高高跃起,砍刀夹着风声再次重重地落下。

  这次准确无误的砍进了丧尸的脑袋里,势大力沉加上砍刀锋利,却没有把丧尸剖成两半,砍刀被卡在了头壳里。

  鲜血飙射的场面没有发生,稠如米粥的红白之物只是顺着劈开的裂缝流了出来。

  刀被卡住,风连云不得不再次踹脚,没办法,谁叫他的功夫都在腿上呢!

  结果,倒霉的后面那个丧尸再次被撞倒,可这次却怎么也爬不起来,被同类的尸体压着呢!

  等他拼命抬起那可怖的头颅时,迎来的却是当面一脚,丧尸顿时肝脑涂地。

  风连云这时确信无疑,丧尸得了骨质疏松症!

  要是换做正常人,风连云即使使出吃奶的力气也踩不爆人家的头。

  连杀两只丧尸,风连云顿时信心大盛。

  提着刀就扑向下一个丧尸,心中没有了怯意,动作也就更加的流畅,平时刻苦的训练此时才真正的凸显了它的作用!

  敏捷的反应、有力的双腿,无不是跑酷运动带来的结果。

  一刀一脚,一只丧尸就命丧当场,轻松自如!

  待他正要转身看看另外两人时,“刷“的一个硬邦邦的物体砸在了他的后背,顿时吓得一哆嗦,急忙转身低头。

  锤子,原来是一只干枯的手臂!

  随即抬头看到屠苏手握双刀,正疯狂地劈砍着面前的两只丧尸。

  一时间,碎骨、灰皮、破布上下翻飞,丧失已是面目全非,手臂早就不知飞哪去了!躯干也是这少一块那缺一块。

  没有砍破头颅这些伤对丧尸并没有太大影响,仍是一个劲地凑过空洞的嘴巴,张合着咬向屠苏。

  屠苏更疯狂了,照准一只丧尸的脖子就砍了过去,“咕噜“,丧尸脑袋搬了家!

  丧尸的脖子犹如晒干的鸭脖,没有一点肉,只剩下一节节的颈椎骨。

  看来砍脖子比砍脑袋更容易,风连云想到。

  屠苏毫无章法的乱砍至今只干掉一只丧尸。知道他把自己的看家本领“无像神功“运用到实战中去了!

  他的“无像神功“据他自己说是集百家之长,长期验证自创而来。

  无像无像就是什么都不像,其精髓只有三个字“随便打“!

  说是随便打,可他并没有因为随便而把自己打了。

  要知道,平时他是赤手空拳练习的,而现在可是真刀真枪上阵的,可他没有把自己砍了,说明他还真是长期验证实践过的。

  如果是活人面对屠苏的无像神功早就趴下了,可现在是不怕疼不怕死的丧尸。

  这神功他练得太纯熟了,于至于一上来就照着套路练了下去,根本不会灵活运用,所以才没砍到丧尸要害。

  说白了,还是没有实战经验!

  风连云看到屠苏并没危险,也不上前帮忙,让他实战会儿吧。

  转头望向表哥,见他也正好解决掉了一只丧尸。表哥现在身体是有些发胖,但从小干农活,身体的底子还是在,力气不比风连云差到哪去。

  解决掉丧尸后,刘长生便瞧见了爬在地上的那只断了脊椎骨的丧尸,正坚难的爬向自己。

  刘长生也不慌,学着风连云一招泰山压顶,蹦起直直地跺在了丧尸昂扬的头颅上。

  毫无疑问的,头开骨裂,命丧当场。

  这时屠苏也不负众望,还是那招砍在丧尸的脖子上,结果了它的性命。

  至此,初战告捷!

  狭小的楼道里躺满了丧尸尸体,三人却不再害怕,甚至还产生了不过如此的心理。

  风连云对气喘不已的屠苏说道“丧尸要害真是脑袋,以后大家记住了。“

  说话时却瞥见老表望着自己的脚下发呆,随着目光下移,风连云顿时打了个寒战。

  只见刘长生两只睡裤腿上溅上了几朵红白之物,竟是丧尸的脑浆。

  风连云一下子蒙了,完了!沾到丧尸体液不知会不会感染?

  丧尸虽然变地干枯,可也不是没有一点水份存在,在搏杀的时候不可能不会溅到身上。

  风连云想到这,手背不禁有些发痒,他也不敢去查看自己有没有沾到尸液。心一横,不管了,外面还有丧尸呢,不能再耽搁。

  既使是死,也要回去再见父母一面!

  急忙招呼两女,并拍了拍老表的肩,示意他出发。

  刘长生一哆嗦,回过神,因没有合适的衣服换而只穿了套睡衣的身体如入冰窖,哭丧着脸也只能跟上。

  两女见三男快速解决了丧尸,心中的担心也放下了不少。

  出了楼道,屠苏与凌寒依立马钻入悍马车,而风连云三人却跑向了几步之遥的另一辆小轿车。

  那是凌寒依的座驾,刘长生虽有车,可却留在了自己的公司里,只好借用凌美女的爱车了。

  当风连云打开车门要进去时,悍马已经发动后退过来,屠苏叫了声“风云“便从车里拉出一根长长的圆棍扔在了地上。

  风连云一看,这不就是他最喜欢的那支梨花枪吗?

  风连云感激地点头,捡起长枪就要塞入车里,可这才发现枪长了,只好留了截在车外搭在车窗上。

  安宁一上车便冲凌寒依挥手告别,眼泪更是哗哗地流了出来,哽咽着大声说道“姐,保重,我会等着你回来“。

  凌寒依也不好过,红着眼眶,却只道了声“丫头,保重“,悍马便转头急驰而去。

  风连云发动了车子,心中也是深深地不舍,耳边还在回响着屠苏那一声“风云“

  这让他想起了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屠苏便把风连云的名字省略为风云。

  风云,不就是风连着云吗!

  多年的朋友,今日离别却匆匆!

  “前途珍重!“风连云在心里默默地为两位好友祝福。

  开动车子,也冲向了未知,只留下几只丧尸奋力追着绝尘而去的他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葬魂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葬魂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