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线 - 012
西周2021-01-17 08:282,835

  次日清早,麦克斯5点钟就起来把小会议室安排停当,路易奇备好了早餐,客人们都起得挺早。趁着大家吃早餐的时候,麦克斯对辛茜亚说:“乔伊想问你一下那些潜水装备,好像混一起了,你要么跟我下去一趟?”

  两人从甲板上下来,进了放装备的储藏室里,麦克斯掩上门:“我需要跟你单独谈一下。”

  “什么事?”

  麦克斯咂了一下嘴:“我也说不上来,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你想法子帮我从你的小罗伯特那里打问出来他到这边来干吗,不会只是飞过来找几天乐子。”

  麦克斯停了一会又问:“你们昨晚怎么样?”

  “不错啊,”辛茜亚咯咯笑着说,“我们差不多整夜没睡,临早上才眯着了两个来小时。他挺喜欢我的,我觉得出来。说实话,麦克斯,我也有点喜欢这家伙。”

  “辛茜亚,听着,我可能想多了。你要是喜欢上了这家伙,嫁给他,生一打孩子,没问题,我给你这一打孩子当教父,不过,你得先帮我打听出来他们到底来干什么。”

  “OK,麦克斯,我还真没见你这么焦虑过。放心,我想今晚罗伯特还是会要我陪他的,我到时候想办法问点情况出来就是了。”

  ***

  “先生们,请进,”麦克斯推开小会议室门,“水果在这个边桌上,冰水我放在那边。如果等下你们还需要别的,我就在甲板上。小桌子上的电脑是联网的。”

  五个客人里只有狄慕拎着一个手提包。他打开包取出一个电子装置放在对门的墙上,过了五分钟他对罗伯特说了句:“好了。”然后就退出了房间,又上甲板找几个女孩子去了。

  麦克斯跟着上了甲板,“乔伊,给我来杯他娘的威士忌。”麦克斯声音有点大,他不在乎狄慕听到。不过,狄慕的心思根本没在他这边。

  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做这个行当四年了,麦克斯以前从未碰到过今天这样的局面。狄慕刚才放在墙上的肯定是反窃听装置。这间小会议室他已经特意做成隔音的,以备哪天客人需要开个比较私密的会议,他告诉过霍华斯先生。霍华斯先生没跟罗伯特他们讲?还是讲了他们也信不过?现在进入房间的四个人,都是短裤T恤,一张纸一支笔都没带,他们到底是要商讨什么?

  ***

  小会议室里,霍华斯先生首先说话:“本,哈罗德,两位都清楚我们为什么到这里来。我认识罗伯特•希格尔有十来年了,我百分之百相信他,否则大家今天也不会在这里。我就长话短说,罗伯特会给你们更多的细节。你来吧,罗伯特。”

  “先生们,确切地说我认识霍华斯先生十一年多一点,”罗伯特停了一下,继续说,“霍华斯先生和我有一些相同的感受。过去的六年,对这个国家来说是令人痛心的六年。具体的我今天来不及展开,但是,并非只是我们两个人感受到这种痛惜。我可以花上几个小时来谈过去六年里我们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想更重要的还是先谈一谈他们在接下来的两年打算做什么。过去的六年,我相信即使我不说,像各位这样的业界领袖也能感受到,我们是在万劫不复的道路上狂奔。”

  霍华斯先生他们三人都沉默地点了点头。

  “之前我们没有能够阻挡华斯克总统的连任,不过感谢上帝,至少我们夺回了国会的控制权,尽管是相当艰难地夺回。他们觉得大事未成,所以按照我们目前在手的情报,副总统尚那·杰克逊将参加下一届选举,以谋求延续他们目前的政策。果真如此,美国的未来一代将付出沉重的代价。”罗伯特顿了一顿,“我手头有一份备忘录,显示华斯克总统离任前还有三个关键议案,只有总统小圈子里的几个人看过这个备忘录,国会山对此一无所知。其中一项,是推动毒品合法化的立法。据我所知,现在有些智库组织已经在放出风声来试探,当然他们采用的说辞是有利于美国,防止犯罪,增加税收,补贴社会公益项目。除此之外,他们还要推动非法移民合法化。在国际社会和对外政策上,他们在重新走向孤立主义。他们把美国变成了一个我祖父这辈人完全无法想象的国家。

  哈罗德道:“你说得对,罗伯特,这是惨痛的改变。”

  罗伯特继续说道:“从目前的数据分析,具体我就不展开了,下一届选举他们的胜算很大,不仅是白宫,还有两院,即使华斯克不参选。”

  本略显困惑,打断了罗伯特的话,问道:“你说的华斯克不参选是指什么?他到时已经两届期满了。”

  “他们打算废除第22条修正案,华斯克就可以继续参选,那么我们将会迎来一位独裁者。”

  “那就是灾难了,”哈罗德转头问霍华斯,“拉斯洛,你今天召集我们来此地,有何用处?你很清楚我们的观点跟你是一致的,你还可以召集一百位跟我们观点一致的行业领袖,不幸的是,我们仍然只有一人一票,于事无补啊。”

  “罗伯特,请继续说下去。”霍华斯先生说。

  “我们在执行一个计划。这个计划由两部分组成。如果第一部分运行顺利,则不需要展开第二部分。只有当我们不得不进行第二部分时,我需要各位的资助。当然我并不希望第二部分展开,因为那就会是内战,是的,先生们,内战。各位都清楚在上一届选举中我们这个国家实际上沿着梅森·迪克逊线分裂成两半,如果暴乱因袭而来,我请求各位援手以保全这个国家。我祈盼这一天永不会到来,但是,如果本届政府继续在目前的道路上狂奔下去,那灾难就在前面等着我们。”

  “那么,确切地说,需要我们什么资助?”本问道。

  “先生们,我们的计划是颠覆本届政府。涉及到计划的执行人员,我现在不能透露具体细节,不光是对两位,也包括霍华斯先生。目前,霍华斯先生希望与两位联手对计划予以支持,则我们可以全力展开。”

  “希望我们计划的第一部分能顺利完成,那么等待各位的就是某个清晨醒来,统治这个国家六年的噩梦已经消散。今天下午或者明天我会与霍华斯先生再商谈一下假如我们不得不展开计划第二部分的一些应对措施,以及资助方案。”

  待罗伯特说完,霍华斯先生站起来道:“有关这次会议,请大家放心,唯一可以追踪的信息是,我单独往返一趟巴哈马,在美国离境时,本和哈罗德并不在乘客名单之中,回去也是一样。麦克斯我认识四年了,我信得过他,而且,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告知他你们的姓氏。”

  “我们在这边入境时,巴哈马的海关是有电脑记录的。”本问道。

  罗伯特说:“这个也请放心,等到霍华斯先生的飞机起飞,我们乘上德尔塔的回程航班,巴哈马海关最近六十天的出入境记录会因为突发大面积电脑故障而全部消失。我和狄慕在德尔塔公司系统服务器上的飞行记录也会被删除,我们从未出现在这个地方。我现在唯一能告诉各位的是,德尔塔的系统比巴哈马海关的系统略为先进一些。”四个人都笑起来。

  “为了大家的安全,我现在不便向各位透露计划实现的具体日期,只能说三到四个月之间能见分晓。”罗伯特又补充了一句。

  上午10:30

  四个人回到甲板上,面色都有些凝重。整整九十分钟的会议,麦克斯心想,必定是棘手的问题。

  霍华斯先生上前对乔伊说:“乔伊,请再给我们拿一点昨天那个干邑。”

  麦克斯之前未曾见过霍华斯先生在上午喝酒,他一般是晚餐之后喝几杯,偶尔有几次下午喝。

  罗伯特也拿了一杯,见辛茜亚在吧台那边,走去问道:“辛茜亚,你要喝一杯么?”

  “好啊,”辛茜亚答道,“我让乔伊做一杯血腥凯撒。”

  “血腥什么?”

  “凯撒。跟血腥玛丽差不多,就是把普通番茄汁换成番茄蛤蜊汁。我在佛蒙特上大学时跑去蒙特利尔喝过。你应该试一试,血腥凯撒更有劲。”

  “好吧,等我喝了这一杯。”罗伯特举着手中的干邑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底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底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