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玉佩重现
廿三世2021-04-15 11:332,361

  今天有点事所以晚了,抱歉,望收藏……

  酒足饭饱后回到三爷的店我开门见山的道:“三爷,这一趟下来我屁线索也没找着,您说那帛书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我碰到很多奇怪的事,里面的有那个韩姓将军的部下,居然活了一千多年,对我言听计从的”。

  三爷见离叔点点头,随即低头沉思道:“我也不清楚”。

  我囔囔道:“您说我是不是那姓韩的转世,或者我活了一千多年了都,有了意识从里面爬了出来”。

  估计是三爷没想到我会想到这样奇特的原因,错愕了一下后憋着笑道:“额,这,可能,可能”。

  离叔和轩哥笑出声来,我嘿嘿一笑摸了摸后脑勺。

  三爷从柜子里拿出来那张复印纸,递给我道:“你们走了之后,我发现个有意思的事,你看看落款”。

  我迷惑的看着落款,这东西又不是没见过,什么有意思,就在这时我惊了一下,看了一眼三爷,三爷点点头。

  我连忙找来笔,由于我写字是喜欢笔画下拉上挑的,那些笔画都特别的长,这个落款处虽然是古文,而且战国的字也跟鬼画符似得,但还是有笔画的,当我写出来之后一对比发现惊人的相似。

  我惊愕的问三爷:“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三爷道:“你们走后我想把断字拼出来,结果发现正文跟落款的名字处笔迹有点不同,后联想到你,一对比笔迹才发现很相似”。

  我胆怯道:“我,我没写过这个呀”。

  轩哥吐了口气道:“难道小十你真的是千年老妖?”。

  离叔骂道:“胡说什么呢,三爷,您是说正文和落款不同?”。

  三爷点点头,离叔随即说道:“那这事透着古怪了,有人改了这帛书,引我们趟这趟道子”。

  三爷道:“嗯,我也这么想”。

  我失了方寸连忙道:“那怎么笔迹跟我的一样,我一个上高中的小娃子,拉我进来干嘛?又是谁要拉我下去呀?离叔,从洞里面你们就有事瞒着我,这他娘的到底怎么回事?”。

  本来以为我能沉住气,有点城府,但到这节骨眼上还是问了出来,离叔想了想道:“你想问什么小十?”。

  既然揭开了窗纱,我也就不顾及了,连忙道:“你们让我小心威子什么?什么麒麟含珠?”。

  离叔看了下三爷道:“你还记得那个活尸吗?其实是威子发现的,我们四散开找你的时候,济轩绕过洞后,看到威子猥猥琐琐的在那个棺材旁边嘀嘀咕咕的。

  就在想听清楚说什么的时候,老张喊了一句,我们就跑了过去,然后就碰到了当康,那时候我就有点奇怪,直到后来活尸出来之后他拉住济轩不让他上,明面上是怕受伤,不过那丝慌张的神态我还是看到了,我倒是觉得他是在保护那活尸”。

  呵,我心道原来我还嫩的很,本来以为这一趟下来我就成神了,没想到只不过是再碰到那些东西的时候自己不再吓尿裤子而已,那种场合离叔居然还能镇定的去发现那丝神态。

  离叔接着说:“至于麒麟含珠嘛,以前三爷年轻时候平过一回道子,找的就是麒麟”。

  当我提到麒麟的时候三爷有了一丝紧张神色,加上离叔这模棱两可的话让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但离叔因为我一时冲动说了出来,话也说到这份上,接下来的打破砂锅的话我也就只能闷下不提了。

  此时的场面很尴尬,我们都各怀心事的坐着抽着烟,没有一个人说话,屋里面我们这四个大烟筒呼呼的冒着烟,我抬头一看上空跟天上似得。

  这时我想到同桌大飞给我讲的故事,他爸是公安局分队的头,有一回去抓赌,一脚踢开门门后屁也看不到,呼呼的烟气向外冒,这人间仙境,搞笑的是等他们咳咳,咳完之后进去,什么也没了,几个五六十的老太太坐在板凳上抠脚。

  不但人没抓到,还因为故意毁坏民众财物折腾了一个多月,那段日子大飞一边抽烟一边骂,我问他你骂谁要。

  他楞了半天几乎哭出来的说:“是呀,我他娘的要骂谁”。

  想到这事我差点笑出声,就在这时店铺里有个人喊:“有人吗?”。

  我知道生意来了,离叔扔掉烟头出去招呼了,内堂门一开凉气一透,我才知道人间仙境真不夸张,差点呛的我背过去。

  于是一起身出了内堂,来人是个胖子,秃头顶,一身洗的发旧的西服,猛一眼瞅过去跟黑心的煤矿老板似得。只见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个手绢,手绢上居然绣着一朵牡丹,鲜红色十分耀眼,而里面似乎包着什么东西。

  我笑道:“老板,这手绢真秀气呀”。

  那胖子扭头看了看我,一笑露出发黑的牙齿道:“呵呵,出门着急,出门着急”。

  随即扭头问离叔:“您给看看这玉佩,能给个什么价?”。

  这一下可把离叔逗乐了,笑道:“兄弟,你不识字也该认识物吧,我们这店里的东西您瞅着行道对吗?”。

  胖子急了,一边解开手绢一边说:“不是,我打听来的呀”。

  我一看离叔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便道:“老哥,这是字画店,而且我们这只收临摹的假货,您这甭管真的假的,我们不收这东西的”。

  就在我一伸手想出去的时候,看到胖子手里的玉佩,就看了这一下我的心跳加速,几乎颤抖的上前抓着他脖领子说:“你这东西哪来的?帛书是不是你搞得鬼”。

  胖子没想到我这举动,害怕的眼睛瞪的正圆,离叔一声冷哧:“小十”。

  我这一声吼惊动了三爷跟轩哥,他们从内堂走了出来,我心道冲动了,居然还把拓本的事说出去了,松开他的领子后将玉佩夺了过来。

  胖子又急又怕的直跳脚,支支吾吾的也没说什么,我这一看才知道是我认错了,东西是一模一样,但里面雕刻的却是一只白虎,而不是麒麟。

  我冲离叔摇摇头,这时三爷哈哈一笑走了过来,接过玉佩递给了胖子,道:“误会,我这孙子没个章法,让您见笑了,我们这不收这东西,您可以别地儿瞅瞅去”。

  胖子直呼黑店黑店的跑了出去,离叔走到三爷跟前道:“三爷”。

  三爷一摆手道:“济轩,跟着他,小心点别被发现”。

  轩哥点点头侧身走了出去,三爷接着说:“先是帛书,这会儿又来个玉佩,这事越来越古怪了”。

  我连忙问道:“三爷,您意思是他故意的过来的?”。

  离叔看了看三爷笑了笑,道:“你觉得呢?”。我心道我还是太嫩了,连这都看不出来。

  一个多小时后轩哥回来了,说:“那胖子倒是挺谨慎的,一路上问了三四个人,也进了几家古玩店,不过最后进了田家堂,不一会就出来打车走了”。

  三爷疑惑道:“这事居然跟田家扯上了关系,小十,你跟济轩他们没有见过,去田家堂趟趟,万事小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