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月下美人语
廿三世2021-04-15 11:142,180

  今天有点事,所以更新晚了,抱歉抱歉……

  笑面虎道:“田叔,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吃完饭然后我送您回去”。

  田管家笑道:“明儿吧,明儿我跟大小姐亲自登门拜访,你回去交差吧,老爷子快等急了吧,呵呵,我们就在这吃点,一会三爷招呼地儿住就行了”。

  笑面虎连忙道:“呵呵,那好,那明天我在家恭候二位的大驾,告辞。”,随即慌张的离开了,不用想也是那几把枪闹的。

  等他驱车走后,顺哥忍不住说道:“三爷,干嘛这么便宜他们,”。

  三爷苦涩道:“李家没落了,哎,记住,从今天开始,任何别的东西不沾,老老实实的安生度个晚年,以后麻子道李家是彻底除名了”。

  随即看向田管家,笑道:“辛苦二位了这趟,吃点什么呢?”。

  就在这时一直低头不语的田大小姐缓缓道:“三爷,好手段,既然事都成了,让您的伙计放几枪贺贺可好?”。

  众人错愕了一下,本能的“啊?”了一句,就在这时三爷哈哈笑出声来,冲着田娜说道:“小小年纪有这眼力,佩服,离子,给大小姐开个礼花”。

  离叔笑了笑冲对面招了招手。就在这时,我忍不住看向对面楼顶,几声“砰砰砰”的响动之后,天上散满了礼花,原来三爷根本没有真枪,怪不得让王家占了四成,不过随即细想,李家真的没落了,就算是真枪,拿下了地盘,以后照样抓不稳。

  一顿饭吃的我毫无胃口,也不知道因为这个聪明绝顶的大小姐,还是因为李家的没落。

  吃完饭后,田娜说要住在爷爷的祖宅里面,于是三爷派了几个人保护,我也随着住了过去,毕竟我住了20年了都,一草一木都是熟悉的。

  再一次躺在自己的床上我满脑子都是爷爷的画面,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于是出去坐在石凳上看着月亮,天气转秋开始凉嗖嗖的,但是这空气十分的提神,而且快到中秋了,月亮开始变得大而圆起来。就在我思索嫦娥要是自己寂寞了怎么办的时候。

  有人不觉的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道:“你想什么呢?”。

  这一下吓的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骂道:“我擦”。

  一看是田娜,随后说道:“是你呀,怎么还没睡”。

  她笑道:“北京大院的何少爷都跑过来了,我怎么能睡的着呢?您说对吧”。

  我扭头看向她,皎洁的月光打在她脸上,精致的五官让我有些痴迷,一笑之下她的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里面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全都流露着清秀。

  不过这次我只是扫了几眼便离开了,也许这又是一次成长吧,我组织了下语言道:“你故意来老宅子是有话想跟我说吧”。

  她楞了一下后说:“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呆呆的,如果不是我早就知道你是李家的人的话,我还真被你虎住了,你这变化的挺快的,跟人格分裂似得,是吧十爷”。

  我楞了一下,过了半天才说:“你连这个都查了,看来上次真的被你耍的不轻呀”。

  “呵呵,从你爷爷那辈开始数下来,你是第十个,都叫你小十,不过你倒是狂妄的叫自己十爷,不过这名字有气魄”,她微微道。

  我疑惑的问道:“当时不拆穿我我没兴趣知道,我只是想知道你设这个局是想从我这得到什么?我今年才20,三爷都说了,你应该二五六了,女大三抱金砖,抱两块我可是累个够呛的,要是这个想法的话趁早免了吧”。

  她哈哈笑道:“你怎么就确定你20?说不准你是个千年老妖呢?那样的话你会不会嫌弃我太年轻了呢?”。

  我惊了一下,手一哆嗦烟掉在了地上,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她故作生气道:“开个玩笑嘛,怎么幽默感瞬间就没了呢,真是的。其实有个地儿我想请你去趟,连活了千年的人都怕你。

  当然这个不是重点,主要是那里有段路全是蚂蟥,你不正好想找玉佩的答案嘛,我是根据一块玉佩找到了那个地方,但是去了几波人,全折了”。

  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我想寻找的东西多了,我想了一下后道:“想让我去,得把事说说吧”。

  她没有意外的点点头道:“十几天前,也就是你们刚刚下洞没多久,我收到了一封信,里面有一块玉佩,雕刻着白虎卧山。不过是块假的,跟玉都不沾边,而信上是份地图,有意思的是等我查地址的时候发现地址是假的,而寄信人的地址才是收信人的”。

  我想了一下之后道:“也就是说由于那假玉规格过不了,所以信原封退了回去,用这样的方式寄信,还真是有意思”。

  她点点头道:“我派了人去了地方,但全折了,这事透着蹊跷,于是我联想到李王两家,开始以为你们两家耐不住寂寞想要出什么幺蛾子。

  谁知道一调查别的没有发现,却知道了你这个事,这时我才有了点感觉,这个信不是要牵扯田家进去,而是为了让我找到你,把你带进去”。

  我望着月亮缓缓道:“田娜,从我爷爷被杀开始,有一条线一直在拉着我向里走,你说他们到底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呢?”。

  她愣了一下,想来是没有想到我会问到这个问题,想了想一本正经的说道:“应该是你的处男之身”。

  我咬牙切齿的瞅着她,道:“十爷我跟你好好说话,掏个心窝,你拿我扯皮玩”。

  她随即呵呵一笑站起身来,向屋子里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说:“世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呀”。

  我楞了一下,对呀,我又何妨让它不了了之呢,不过随即想到,看来她还是知道一些东西。

  我收回目光,打了个喷嚏囔囔道:“阿嚏,他娘的晚上还真冷”。

  裹了裹领子进了房间,我冷笑道:“你在门后还想看出点什么嘛?”,随即又重重叹了口气。

  一夜无语。第二天在田管家的主持下,王家接手了地盘,这一下折腾后李家只剩下一些糊口的店铺,所以也就不需要当家的了。

  不过我心里却是一松,这样的话我们李家就能安生了,不必为了权力,钱而兄弟反目,勾心斗角。

  等三爷他们走后,我也悄悄的上了田家的车,又回了北京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