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机关
廿三世2021-04-15 07:092,173

  我大惑道:“怎么回事?”。

  威廉扫了一眼众人后,道:“你们进洞口,我按计划向前走,谁知道有一群铁猴子军,身体坚硬的枪都打不穿”。

  随即老泪横生的哭道:“可怜了这些兄弟呀,呜……”,随即低头擦起眼泪来。

  我连忙拍拍他的手臂,眼含泪花的说道:“老先生,我们也对不住您,路上碰到了邪物,亨利他们……折了”。

  背头拿出玉红草递给威廉,随即恨道:“他们因为我死的,我一定斩了白虎,为他们报仇”。

  威廉微微点点头道:“两位先生如此的重情义,这个朋友我真的没有白交,真的太谢谢你们了,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我老头子一定开了酒戒,与你们把酒言欢”。

  我站起身来,重重的点点头,道:“好,人生得一忘年交,我不负此生了,老哥,你放心,接下来的路,只要我李济雨活着,我一定让你安然无恙”。

  威廉吸了一下鼻子道:“谢谢,谢谢”。

  随即站起身来说道:“各位,我们冒死闯过了那片区域,然后在一处悬崖处找到了一个山洞,攀岩下来就到了这里”。

  田娜点点头道:“看来背头掉下来的那个洞,只是年代久,塌陷出来的,而威廉那个洞口才是入口”。

  威廉接着道:“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这里,不过很奇怪,路上连一个活物都没见过,不过我发现了有意思的东西”。

  随即拿出了相机,我疑惑的接过来一看,不由一惊,照片上正是那副壁画,我一张张翻下去终于理清了整个脉络。

  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对众人说道:“老哥的这副画,是全的,包括我们之前看到的壁画,大体意思跟我们推论的差不多。

  秦军的送灵队闯进赵军看护的白虎山,杀人夺玉佩,然后进到这里,将那个将领的尸体放了进去”。

  田娜听后问道:“既然我们这里不是入口,怎么也会有壁画?还有那个将领到底是谁?”。

  我摇摇头。

  威廉道:“既然不知道,那我们想办法打开这个门吧”。

  我惊了一下道:“门?”。

  随即向前看去,只见不远处果然是一个三米多高的青铜门,门的四周猛虎盘踞,向外张着嘴。正中一只金丝雕琢的白虎,占据左右两门,张着血盆大口对着众人。

  正如玉佩上的形状一样,我不由一喜道:“白虎卧山,我们终于找到了”。

  正当我想就近看清楚的时候,田娜一把拉住我道:“先别走”。

  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随即威廉连忙道:“李先生别激动,你看地上”。

  我连忙看向地上,只见青铜门的前面地上两摊血水,我疑惑的看着威廉。

  威廉道:“怪我了,是我听到亨利死去,太悲伤了,毕竟他是我的亲外甥。

  我们到了之后,我让两个伙计去试探,没想到他们刚推了一下门就被里面射出的暗器杀死”。

  我点点头问道:“然后就化成血水了?”。

  威廉点点头道:“只是一瞬间的事,甚至他们都没有叫出声来”。

  我眼睛一眯心道:“妈的,你个老东西居然想趁机干掉我”。

  但面色平淡的说道:“不怪你老哥,遇到这样的巨变我也会承受不了的”。

  看到威廉点点头我接着道:“那我们怎么进去”。

  背头正经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暗器有剧毒,是从所有的虎口中喷射出来的”。

  我白了他一眼道:“别老说这废话,说有用的”。

  背头摇摇头道:“我怎么知道”。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还是没有找到办法,于是一狠心道:“我就不信它暗器这么多,威子,背包里面没用的东西砸在门上”。

  田娜白了我一眼道:“扔铅球呀,我还以为你想出什么好办法呢”。

  我不满道:“那你有?”。

  田娜瞥了我一眼从衣服里面拿出了那块玉佩,威廉“呲”的一下道:“田小姐你居然有这块玉佩”。

  我眼睛一眯心道:“田娜果然还是拿出来了”。

  田娜点点头就要过去,我拉住她道:“我去”。

  随即抢过来玉佩向前走去,等走近之后才发现,暗器的剧毒果然不简单,都这么长时间了,气味混杂着血腥味还是呛的我直咳嗽。

  我捂着鼻子就近终于看清了这个青铜门,正中间雕琢的白虎栩栩如生,血盆大口伸出门外,张着嘴让我不由有些胆怯。

  四周的虎口都伸向我的方向,定睛一看,每一个嘴中都有笔粗细的孔,想是暗器所在。如果有人推动青铜门,就会触动机关,喷射出来带毒的暗器。

  而正中白虎嘴巴中有一玉佩形状的凹槽,越看这门我越觉得精致,古人的智慧真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

  我重重的吐了口气,将玉佩放进凹槽中,我的心此刻提到了嗓子眼,手中的战刀狠狠的握着。

  过了几秒后,听见“咔咔咔”的几声响动后,门开出了一个口子。

  众人一看,大喜的跑过来,背头嘿嘿一乐道:“幸亏有玉佩,他娘的”。

  就在此时,“嗖”的一声响动,旁边一声惨叫声,我连扭头都没敢,连忙向后跑去。

  背头大喊:“干,快撤”。

  突然!从两旁的岩壁上也射出了弓箭,在我旁边的田娜一个不及,肩膀被射中了,与此同时,身后惨叫声不绝于耳。

  而田娜重嗯一声,随即岩壁上又三三两两的射出弓箭来,田娜受伤后动作慢了一下,我心惊的大喊道:“小心”。

  随即一个飞身过去,将她扑倒在地,谁知我的身手根本不敏捷,后背还是中了一箭。

  田娜急忙道:“箭没毒,赶紧撤了再说”。

  此时威子和背头已经拿着军刀打将了回来,将我们两个护在中间,此时我也不顾得其他,扶起田娜向外跑去。

  等到跑回去之后,我看起了自己的伤势,没想到只是皮外伤。

  心里想着已经过了两千多年了,箭可能已经没有了威力,更重要的是这些箭并没有毒。

  拔掉箭之后,一扫众人,不由一惊。

  威廉的体力根本不行,有如此多的好手保护,他是没什么大碍,但他的手下却折了不少,尤其是在撤退时候这个通道里。

  出人意料射出的弓箭也是我们始料不及的,所以人基本折在了这里,尸体杂七杂八的躺在通道里。

  不时的有几个重伤的伙计,“啊啊”的惨叫着向我们爬开,背头和大脸正在边缘处拉着他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