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封霓洞府
一笔画长安2020-10-01 12:321,925

  唐绵绵手触及洞府之门,半晌未动。只见淡蓝色的荧光覆盖了看起来不甚结实的木门,片刻后,结了蓝色冰霜向唐绵绵的手指迅速蔓延而来。团子正想攻击阻拦,发现冰霜在触及她手指时骤然停滞,几秒后像老鼠见了猫一般疯狂退散逃窜,不一会儿就散的干干净净。

  淡蓝色的荧光消失了。木门也失去了光环变得再普通不过。唐绵绵还是纹丝未动。

  “……推不动吗?”团子琥珀般的眸子有丝诧异一闪而过。

  “不知道。”唐绵绵看团子一眼,解释道,“我没使劲儿推。因为没有见过这样的门,有点好奇。我想看看还会有什么变化……”

  “不会有变化了。”团子嘴角一抽,对唐绵绵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模样无言以对,爪子毫不犹豫拍向木门。不等他拍来,门好似哆嗦了一下,嘭的一声,自己弹开了。

  “团子,你真厉害。”唐绵绵由衷称赞。

  “……”真捧场,虽然他根本没拍到。

  封霓的蛇洞里非常昏暗,只有蛇洞深处一株小小的珊瑚摆件散发着微弱昏黄的光。

  团子跳出了唐绵绵的怀抱,走在她前面带路。

  “很暗啊团子。”

  “蛇喜欢在昏暗的环境休眠。”

  唐绵绵走得很慢,时不时用手试探摸索着附近的东西。她踩到了粗壮的条状物,似乎是蛇,忐忑不安的用脚磨了磨。

  “喵呜!”团子突然一声惨叫,浑身猫毛都惊得炸起。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唐绵绵吓了一跳,急忙问询。

  “唐绵绵你踩我尾巴了!”团子咬牙切齿,气得胡须一翘一翘,“你还拿脚丫子搓了又搓!”小丫头下脚忒狠。

  “对不起啊我还以为是蛇……你把尾巴翘的高一点嘛。”唐绵绵默默收了脚,试探问道,“不然我抓着你的尾巴,这样就不会踩到了。”

  “不行。我的尾巴不可以随便摸。”会硬。团子把尾巴收的更紧,生怕被踩。

  “不然你变成人形吧。”

  “……”不,人形又胖又丑。

  他们行至珊瑚摆件旁,借着微弱的光看清了旁边的物体,是一个椭圆形的暖玉床,正散发着丝丝缕缕温热的烟雾,床上铺着由许多树叶编制的席子。

  “封霓的生活倒是十分简朴,远不及你情深义重的妖王朋友生活奢靡。”唐绵绵回想起富丽堂皇金光闪闪的妖王殿,不禁感叹。

  “这么大的暖玉世间罕见,极为珍贵,东海龙宫里也不见得有这么大的。不愧是销金窟流莲坊的当家之主,果然很有钱。”团子轻咳一声,继续说道,“至于我的妖王朋友,他看似生活奢靡,实则穷困清苦,并不如你看起来那般风光。”

  “咦?这个珊瑚不是固定的。可以拎起来的吗,好像很轻便。”唐绵绵手碰到珊瑚摆件,竟被她蹭的挪了位置,她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触感光滑绵柔。

  “这个珊瑚灯大概是封霓起夜的时候拎着照明用的……”团子眨眨眼,跳过去绕着珊瑚摆件转了一圈,将它稳稳顶在了头上。

  毛团子的大饼脸在珊瑚灯的光照下显出柔和的光泽,唐绵绵笑眯眯地,团子兄头顶珊瑚灯看起来真别致。

  “绵绵,蛇洞昏暗,我们带着珊瑚灯找菩提叶会容易些。”团子看她一眼,晃了一下尾巴,示意她跟上。

  团子顶着灯,走得稳稳当当,时不时停下查看翻找。有了光源,他们才看到洞穴的墙上地面上都镶嵌了很多形状迥异大小不同的暖玉,甚至洞穴内的家具摆设也大多是暖玉材料,散发着丝丝温热气息。这与从前他和擎山来这里看到的情形大为不同。

  “蛇性喜温暖,厌恶寒冷。”团子叹道。不过看到积攒这么多的暖玉还是有些意外,封霓这是挣得钱都用来换这个东西了啊。

  “那封霓美人儿一定很怕冷。菩提叶是什么样子的?”

  “桃形,擎山的叶子比较特殊,是金色的,温热而坚韧。”

  走到一个分叉洞口,洞口处隐约有阵法挡着。

  团子和唐绵绵对视一眼。此地无银三百两,分叉洞口设有禁制这里必定有特别之处。

  团子毫不犹豫挥爪抹去禁制,只见洞内只放着一口檀木箱子,上面挂着一把小金锁。

  “团子你会开锁吗?”

  “直接毁掉吧,开锁太难为我了。”说罢,他缓缓抬起了爪子。

  唐绵绵定睛一看,锁并未扣死,便伸手揉了揉团子的肉垫,阻拦他的动作,“这锁只是虚掩,并没有锁着。”

  “……”

  打开一看,是各种大小的蛇皮,几乎塞满了整个箱子,乱得嚣张任性。

  “好……”

  “好什么?你喜欢这个么?”

  “好,好可怕!一箱子蛇皮!”唐绵绵觉得封霓果真是蛇蝎美人,将如此多的同类谋皮害命。

  “应该是她自己的蛇蜕……封霓是条千年蛇妖,修炼多年,想必箱子里都是她蜕的皮。千年蛇蜕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是顶好的防御材料。相当值钱,有市无价。”团子手指微动,几乎按耐不住把封霓洞府洗劫一空的冲动。

  团子歪头一瞅,箱子上写着几个大字:封霓的宝贝。

  ……

  团子合了箱子,顶着珊瑚灯继续寻找。东厢洞穴温度很低,是酒窖,摆满了酒坛,酒坛子下方都刻着彼岸花浮雕。洞穴中间还有一张矮桌,桌上摆着白骨制成的酒具。

  唐绵绵走上前去用手指摸了其中一个坛子的彼岸花浮雕,用鼻子轻嗅,闻到了酒香和花香混合的气息。

  “这应该就是榴苏姐姐被换走的酒了。”无心插柳柳成荫啊,唐绵绵目测了一下,约莫有几百坛子,擎山一根头发丝儿换了这么多。“团子,能搬得走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儿也太能打了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徒儿也太能打了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