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折磨
浣月汐2021-08-28 14:312,093

  (作者:小撒、浣月汐)

  力生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吴鸿杰供出,不到六点就被叫醒:“力生,有传呼电话,周小姐拨来的,快来接。”

  他急急忙忙穿衣裳,就听丽萍说:“是小曼打来的。小曼定是得到什么消息,大清早打电话来。”

  力生拿起听筒,里面传来薛小曼焦急的声音:“力生赶紧坐车子去礼查饭店,宪兵队派了便衣要去捉你。”

   

  就在上海站这边人仰马翻的时候,宪兵队对高炎霖的审讯升级了。

  经历了各种酷刑,高炎霖始终坚持说自己是跟着去拍照的,不是G产党。

  下午,奄奄一息的高炎霖被拖上船。被抓捕的军统在另外一只船上,两只船并行在黄浦江上,由西向东缓缓行驶。

  高炎霖所在的船上还有大佐、少佐他们。此时的高炎霖被捆住双手,浸在江水里,被系在船尾,像条大鱼一样被拖着向前。

  遍体鳞伤的高炎霖一会儿被江水冻晕,一会儿又被水浪击醒,宪兵队不时把他拉出江面,放在船尾让他喘口气。喘过气之后,再放进水里拖。如此反复几次,高炎霖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躺在那里微微出气。

  他被再次放进江水里,拖了一会儿,然后又被拉出江面,放在船尾,他的鼻孔和耳朵开始往外流血。宪兵队的医生检查后,对大佐和队长说不能再让他下水了,七窍出血、肺部进水,再下水人会死掉。

  此前大佐接到过赤木的电话,说要保释高炎霖。大佐看着现在的情况,便命令把他放在大阪商船码头上后,回去拨电话告知赤木:“已经把人放在大阪码头。”

  赤木赶紧安排手下去码头接人,又把这件事情通知了文鑫明。

  文鑫明一行人赶到码头,却不见了高炎霖,原来是小常一直在岸边左躲右避地跟着两只船,最后见高炎霖被扔下来,迅速把他背上黄包车,送往医院抢救。

  高炎霖在被抢救的时候,薛小曼以周端的名义来到医院,自称是力生和高炎霖的朋友。见小常不肯信任自己,她只好用医院的电话拨去力生住的饭店房间,让力生和小常直接通话。

  小常汇报说:“阿哥,这个叫周端的说她是你们的朋友。”

  “小常,你可以信任她。”说完这句,力生就挂了电话。

  黄昏时分,薛小曼来到力生房间。

  “小高下午被放在水里拖了半天,小常把他送到避病院去了。”

  力生吃惊地问:“小常怎么知道下午小高要被宪兵队弄到苏州河受刑?”

  “我让人拨电话通知他的。”薛小曼说着,在沙发上坐下,脸色很不好看。

  “小高有危险?”力生担心地问。

  小曼神情凝重:“情况非常不好。文鑫明去了趟医院,已经把小高转到宝隆医院去了。”

   “你和文鑫明有联系?”力生问小曼。

  薛小曼抬眼:“有间接的联系。”

  力生看着薛小曼,心下暗想:她的消息蛮灵通的,社会关系也复杂,看来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地下党。

   两个人到了宝隆医院,得知高炎霖在手术室里抢救,小曼便带力生去见一个医生。

  “肺部进水后产生肺泡,情况不容乐观。”医生翻开急诊病历,对力生和薛小曼说,“不过,我们已经在尽全力抢救。”

  力生和小曼担心日本宪兵队追踪而来,只对小常叮嘱几句,便坐车离开了医院。

  在车子上,力生说:“老高身体底子好,希望过得了这关。”转念想到自己,又问,“我不能这样一直躲在饭店吧?”

  薛小曼说:“住几天,我再和文鑫明讲条件。”

  力生听了,不由吃惊地转头看向薛小曼。

   “文鑫明和重庆达成协议,写了封信交给温先生,带回了重庆,表示自己不得已‘落水’但仍将不改变抗战效力,戴老板也表示了谅解。”

  力生想起和老许分析选择的情报工作时,老许说的那段话:“我们要解决情报的来源问题,开辟新的来源渠道,关键是必须设法到敌对营中去寻找并建立内线关系。但凡有重要价值的机密情报,没有特定的内线关系,根本搞不到。建立内线,打进去还是拉过来,不是件容易做到甚至容易做好的事情,要冒一定风险,还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我和文鑫明合作,可以在利用他的同时保护自己。”

  “初步是这样考虑的。”薛小曼理解他的心情,“这件事情我要向组织汇报的。”

  车子快到饭店时,司机说:“门口有可疑的人。”

  “我们被跟踪了。”力生直起腰往前看了看,随即说,“不回饭店了,一直往前开。”

  “力生会开车子?”小曼问。

  “会开的。”

  小曼让司机把车拐进旁边的弄堂,要他下车去报告这个情况。

  力生坐到驾驶座开车子,倒车出了弄堂,往前开,边开边看后视镜:“后面有车子跟。”

  他刚踩了油门,要加快车速,却见迎面一辆车直冲过来,把他们的车夹在了中间。力生不得不把车停下,前后两辆车上分别下来几个人,跑来打开车门,要力生和小曼下车。

  他们两个被押着坐上后面那辆车,车子开到街头,拐弯掉头往南开去。

   

  涨潮了。

  顿时,黄浦江整个鼓涨起来。

  站在岸边,放眼江面上,可以看到一面黑色破帆正倾斜,船身发出“咯吱咯吱”地随着滞重的江水浮动。不远处,海关大厦的塔尖在暮色里渐渐模糊起来。近处,灰黑色的水情观测站矗立在江边,高高的塔顶上,信号机显示的信息表明:今天的风速时疾时缓。涨了潮的江水涌向岸边,重重拍打着码头的木台边缘,发出极大的响声。旁边,苦力们在搬运江边堤岸上的木箱,一个个在秋风中汗流浃背,浑身湿透。

  一辆车子正自北向南行驶在公馆马路上,车子开到尽头,往东拐上了外滩路,再向北开。透过车窗,薛小曼看见一条小舢板在江面摇荡,她的视线从江面往回收到岸上,见到路边站着一个白俄女人。这女人丰满壮硕的身体现在好像有些疲惫,她眼神放空,漠然扫过刚刚从她身边驶过的这辆车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海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海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