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别情
浣月汐2021-07-30 21:002,302

  钱云荣把车子停在公济病院的马路对面,和高炎霖坐在车子上,侧头看向医院。

  没多久,便见一辆小卡车停在病院大楼前,车上下来一对老年男女,站在车头处哭泣,看上去象是吴鸿杰的父母。过了一会儿,一辆放着棺材的推车被人从医院里面推出来,后面跟着文鑫明。那对老年男女抬眼瞧见棺材,一时呆站在那里。文鑫明上前给吴鸿杰父母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就见吴鸿杰的父母看着他,不住点头。

  看见棺材,钱云荣的双眼霎时浸满泪水,连忙举手揩泪。旁边的高炎霖使劲吸着鼻子,想要阻止眼泪流出来,又实在没忍住,只好拿出手帕来擦。

  两人坐在车里,眼看着那载着棺材的卡车缓缓开出医院,往右拐,顺着宁浦路往北而去。

  送走吴鸿杰,钱云荣无精打采地回到家。他没有像以往那样把大衣、拎包递给妻子,而是自己脱了外套往沙发上一扔,然后径直去了卧室,换了睡衣睡裤躺下。

  躺在这张熟悉的床上,他素来不自在的感觉却愈发清晰:以前,他觉得和吴鸿杰睡一张床才是他要的,而和老婆一起睡,他都是侧身、背对着她。可如今,他想要的再也不能有了。

  昨晚没睡好,一整夜,钱云荣都在迷迷瞪瞪想着和吴鸿杰的过往,此时睡意袭来,闭上眼很快便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发现天还亮着,醒了醒神,钱云荣捋了一遍吴鸿杰死前对他讲的重要事项,其中最为要紧的是暗查在蛰伏军统内部、被戴老板称为“白鹤”的G产党。按照已有的材料进行分析,吴鸿杰怀疑“白鹤”是力生或者高炎霖,但细细琢磨,似乎又与他们两个不符。而长期蛰伏这一点,倒是与文鑫明相符。

  难道“白鹤”是文鑫明?!

  这个早早投靠日本人的汉奸,怎么可能是G产党?怎么可能是白鹤?钱云荣被自己的分析惹笑了,旋即他又想到吴鸿杰已死,笑容登时凝在脸上,就如自己死了一般难看。

  查“白鹤”是个棘手的事情,他应该有帮手,可现在的上海站帮不上他的忙。钱云荣左思右想不得其果,遂起身换下睡衣睡裤去拨电话。打完一个电话,他呆坐在那里发怔。

  他太太过来问他要不要吃东西,钱云荣摇摇头,觉得很闷,决定出去走走。

  看他要出门,他太太说:“我想找个佣人。”

  走到房门口的钱云荣扭头看她:“你在家里没事做,做做家务当打发时间。”

  “我要出去玩,我要学跳舞,去做头发、涂指甲。”他太太转过身体看向他。

  “你自己找,找个做事麻利的。”

  “我在上海不认识人,这个事情还是要你去找,去物色。”听到太太这么说,钱云荣叹口气,答应了她,这才出了家门。

  去到军统上海站,钱云荣走进副站长办公室,烦躁地坐到沙发上:“查来查去,一点线索都没有。”

  副站长看他不语,给他沏茶喝。

  钱云荣端起茶杯吃一口:“可惜老吴走了,不然这个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副站长此前已经从他这里获知了吴鸿杰的死讯,听他提起,便道:“老吴是自杀,我这里向重庆都不汇报。”

  他看牢副站长:“有什么不好汇报的?就讲他宁死不屈,以身殉国。”

  副站长听了却摇头:“我是可以这样汇报,可就怕有人把他的自首书抖出来,那样,大家很尴尬的。你也知道戴老板是要面子的人,真要怪罪下来,我可担当不起。”

    钱云荣冷笑一声,起身离开了副站长办公室,随后拨电话给文鑫明,结果人没在办公室。他又拨了文鑫明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还是文太太,还是像上次一样要他留下号码,钱云荣对此有些窝火,但对着文太太又不便发火,便挂了电话,坐在那里等回电。

  不过这次他没白等,几分钟后文鑫明便拨了回来,随即俩人约好地点。

   

  小丁和小汪跟着力生去寻贝尔格了,文鑫明叫了小鲁一起去赤木那里。

  与小丁和小汪不同,小鲁在文鑫明的举荐下进入了军统,还去重庆参加了培训。之后本应该去军统上海站做事,但小鲁不愿去,就继续跟着文鑫明,渐渐成了其心腹。

    小鲁是个现实的人,谁要他提供情报,只要给钱他就会开口。不像小丁和小汪就只靠文鑫明给的工资过生活,他有其他收入,拿了这些收入去买楼再租出去赚钱,过得要比他们两人轻松许多。

  小鲁过得很适意,穿定制西装、吃西餐、吃洋酒、抽雪茄烟、享受土耳其浴室泡澡,因此也结交了不少朋友。他的这些朋友多是间谍,他们之前经常互相探听和购买情报。而文鑫明对他的作为也一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底线是只要他不出卖自己,就不会和他撕破脸皮。

  长相普通的小鲁是个花心的人,他一边和女孩子轧朋友、谈婚嫁,一边会在外面嫖娼,另外还有两个情人。

  “老钱约我,不知道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文鑫明对小鲁说。

  小鲁说:“可能是吴先生的事。”

  文鑫明听了并不言语。

  送文鑫明去到咖啡馆,小鲁留在车上,警惕地看着街上和路过咖啡馆的每个人。

  馆内,文鑫明和钱云荣对面而坐。

  “老文,老吴真的‘落水’了?这个我不太相信。”钱云荣双眼盯牢文鑫明,他要在文鑫明这里证实吴鸿杰自杀的动机。

  文鑫明道:“老钱,你就不要问了。你知道了,心情不会好的。”

  钱云荣明白他说的话,便问:“真的是小费做的?”

  他点头:“还有个是我的人,小汪。”

  钱云荣不由拧紧眉毛:“是你指示小汪这么做的。”

  文鑫明赶紧喊冤,钱云荣歪着头看牢他:“小费在你手里。”

  他摇头:“在赤木那里。他是赤木的徒弟。”

  “老吴留下的报告我看了,”钱云荣又说,“你有很大嫌疑是‘白鹤’。”

  文鑫明讥诮地一笑,把双手放在台面上:“你认定我是‘白鹤’,可以抓我的,送去重庆审查。”

  听他这么说,钱云荣也笑了一下:“‘白鹤’不是你会是谁呢?你现在给我汇报暗查进展。”

  他轻拍下台面,说是现在公事公办,随后把调查温先生和美国朋友的事情讲了一遍,又说道:“关于‘白鹤’,我有个突破性的进展,‘白鹤’应该在813后就离开上海、去了香港。813之前,‘白鹤’在上海是做报纸的,而且在香港期间,应该秘密前往过延安。”

  听文鑫明这么讲,钱云荣发狠道:“上海现在是各国的间谍活跃的城市,搞情报的‘白鹤’一定会回到上海。只要他到上海,我就能寻到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海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海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