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蝮蛇与大傻瓜
书不识字2021-01-13 12:554,575

  清州城的评定间中,织田家的家臣们争吵不休。今天评定的主要内容有两个,其中之一就是被手下判臣刺杀而死的织田信光的领地要如何分配。另一个就是林秀贞带着被打成猪头的林美作守,状告前田庆次随意殴打家中重臣。

  本来以织田信长的意思织田信光意外身亡后,那古野城的五千石领地归重臣佐久间信胜所有。另外再划出五千石平分给织田信光的三个儿子,毕竟那古野城作为战略要冲,不可能交给三个小孩子把守。

  但这样做直接触动了信行一派的敏感神经,因为佐久间信胜的哥哥佐久间盛重作为信长一派的重臣,本就有八千石的领地。再加上现在信胜的五千石,佐久间家的实力已经可以和林秀贞、柴田胜家等重臣分庭抗礼。

  林秀贞自然不允许自己笔头家老的地位动摇,而柴田胜家更因为失去了一位老友,怀疑织田信长嫉贤妒能暗杀了信光。其实有脑子的人都能想到,信光现在是信长最重要的一股军事力量,信长保他还不来不及,怎么可能暗杀他?

  另一件事情就更让织田信长头痛了,那就是前田庆次当众殴打林美作守!其实在织田信长心中,是坚决支持对方这么做的。可是林秀贞如今抓住这件事情死咬不放,都闹到了每一季度一次的织田家全体评定上来,信长为了安抚信行一脉也不得不征求在场众人的意见。

  前田利久和泷川一益虽然有心保护庆次,但也不敢和林秀贞正面交锋。只能苦苦哀求,并承诺承担一切治疗费用。但林秀贞依旧不依不饶,居然提出了让织田信毅割让一百石领地作为赔偿。

  织田信毅此时也一改平时睿智成稳的做派,站起身来指着林秀贞的鼻子问道:“林大人作为本家的笔头家老,怎可如此蛮不讲理欺负我一个小辈。今天就咱们就把话当着兄长面前说清楚,令弟被我家家臣重伤确实是事实,但是令弟为何被打的原因,您敢在大家面前说清楚么?”

  林秀贞也不甘示弱:“自然是信毅大人你的家臣依仗主公对您得宠信,强征其他家臣的田地。舍弟气氛不过前去理论,反被庆次郎这个没教养的家伙无故殴打!”

  织田信毅冷笑一声:“哦,是这样么?那我要请问一下令弟了,那田地所在的村子原本是兄长直辖。是在下因讨伐叛逆织田信友有功,被主公赏赐给在下做了封地的,令弟的田地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此言一出林秀贞登时语塞,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辩解道:“那里原本只是荒地,舍弟不忍主公之地荒废,这才开垦种了水稻……这也完全是是为了主公着想,难倒要任凭那些懒惰的农民荒废主公的土地么?”

  织田信毅对这个徒有其表的笔头家老彻底失望了,这算是什么理由?根本就是强词夺理!照他这么说,织田信长的土地没人种,就应该谁先抢到就归谁么?

  但这话可不能在这种场合明着说,因为在座的众人只怕都有类似的杰作。只是其他人遇到这种情况,往往只能自认倒霉,将田地归还给被赏赐的同僚。但林美作守偏偏要仗着自己哥哥的身份,有恃无恐带着几个打手阻拦前田庆次收地,这才爆发了冲突!

  而且前田庆次当时也没下狠手,也就是把林美作守打的差点连他大哥都不认识了。起初织田信毅还想息事宁人,但对方完全一副你等着,我回家让我大哥收拾你的态度。织田信毅也被这种胡搅蛮缠的人气得火冒三丈,你大哥不就是林秀贞么?我大哥还织田信长呢!

  双方都是互不相让,官司一直打到了织田信长这里。但他也不是那种逞一时之勇的莽夫,手里没有点证据敢跑来信长这里打官司?

  只见他信誓旦旦的说道:“哦,这么说令弟还真是为了兄长大人着想啊!”

  林真秀自以为是的抬了抬头说道:“那是自然,我们林家可是满门忠烈,世世代代都为了织田家着想的。”

  “胡说八道!”织田信毅指着林秀贞大骂道,“那田地根本不是什么荒地,是你弟弟打折了原本负责耕作的与次郎两条腿,硬抢过来的!”

  谎言被当众揭穿,林秀贞一时间楞在了那里,不知该如何反驳。反倒是一旁原本默不作声的织田信行帮腔说道:“空口无凭,胜十郎你可不要当众污蔑本家重臣!”

  林美作守也为自己争辩道:“没错,那田地分明是与次郎不慎摔断双腿之后,无心打理而荒废了。是在下不认主公土地荒废,从他手里租来耕种的。在下又租赁的凭证,就带在身上,请主公过目!”

  说完他便从怀中掏出凭证,呈递给织田信长过目。信长命增田长盛接过来一看,果然如林美作守所说,是以一年十贯的价格租给了对方。只是农民大多不识字,与次郎只是在上面画了圈,又按了手印而已。

  如此一来,织田信毅确实理亏。而且这凭证上写的租期长达十年,这样一来信长也不好意思拉偏架……

  织田信毅却冷哼了一声:“简直一派胡言,明明抢占了人家的田地,凭证上所写的租金更是分文未给!”

  他早就料到林美作守有这一手,也安排好了对策。只见他在得到了织田信长允许后,传唤上来了一批杂役打扮的人。其实这些人都是受害人村子里的番头,在织田信毅的授意下打扮为杂役,躲过林家兄弟耳目随他混进了城里。其中有些人,还是在座的其他家臣封地里的村子的番头!

  这些人一进来,先是颤颤巍巍的向织田信长行礼,随后声泪俱下的指认林美作守的种种恶行,当真是罄竹难书。这林美作守不但强占百姓的土地,欺男霸女、鱼肉乡里的恶行也是一样都没落下。

  不仅是坐在主位上的织田信长,就连那些受害人所属的领主们也是火冒三丈。难怪近来自己领地上的粮食总是欠收,人口也开始不断减少,原来都是这林美作守干的好事!

  此时织田信行就算有心为林家兄弟开脱,但在众人愤怒的目光中也只好闭上了嘴。

  织田信长愤怒至极地站起了身子,指着林美作守大骂道:“看看你做的好事,织田家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尽了!”

  林家兄弟眼见事情败露,也只好跪在那里恳求织田信长饶命。可对方难得抓住的机会怎能轻易错过:“林美作守身为本家重臣,却倒行逆施,作恶多端。罚俸一年,作为对受害人的赔偿。并且要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离开领地。林秀贞身为兄长,管教不严罚俸三个月!”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看着织田信行说道:“勘十郎,林美作守是你的与力,你可有何话说?”

  织田信行虽然现在被气得牙根痒痒,但事实面前也只能咬碎了牙齿往肚里面咽:“在下管教不严,还请兄长责罚……”说完便恢复了以往彬彬有礼的表情。

  信长见对方不置可否,便心中得意表面惋惜地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偏袒与你。织田信行管教下属不严,也罚俸三个月,以儆效尤!”

  此时信行一派虽然多有不满,但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织田信长已经算是从宽处理,但是那些被得罪了家臣心里可不会放过他们。这才是织田信毅与信长,合力上演这么一出的真正目的!

  没错,评定室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织田信毅经过两个月的时间策划好的……

  这个计策最早是织田信毅和富田一白在守山城中商量的,富田一白查阅信长新赐封的领地的时,发现收成与实高有出入。富田一白是什么人,那可是检地查账的行家。立刻便发现了林家兄弟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两人一合计,便利用前田庆次以春耕检地为由巡视新封的领地。之所以派他去,也是因为他平时就行为乖张,而且嫉恶如仇。前田庆次也没有让大家失望,面对狐假虎威,又人多势众的林美作守,依旧打的对方哭爹喊娘。

  而后织田信毅故意因为对方的猖狂而怒发冲冠,将事情闹大。就是为了在季度评定中,当着所有家臣的面将事情挑明,把其他利益受损的家臣拉拢到信长这边来!

  人心就是这个样子,有些事能私下里悄悄说。可这种事情你去找人家,人家会以为你是在挑拨离间!但拿到这种正式的场合里做出一副义正言辞样子,人家反而会觉得你大公无私,甚至对你心怀感激和敬意。

  阴谋与阳谋,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相生相克。

  果然在织田信长宣布完处罚决定后,即安抚收买了那些受害的家臣得人心,也使得还在左右摇摆的家臣坚定了支持信长的决心!

  之后关于那古野城的归属的问题,自然也在织田信长的胜利下完美收官……

  而此时在美浓的稻叶山城中,作为国主的斋藤道三也正在为类似的问题头疼。他这边倒不是什么阴谋诡计,反而是十分明显的,冲动下的火拼!

  不破家的不破城和竹中家的菩提山城领地有重合,两家因此一向势同水火。每年春耕之际都要因为耕地的所有权而发生冲突!

  今年也不例外,只是今年闹出了人命,官司才打到了道三这里……

  此时家臣们也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又美浓麒麟之称的竹中重治和其岳父……西美浓三人众安藤守就为首!另一派,则是以不破光治等屡次被对方一派欺压的地方国人土豪。

  这斋藤道三与其说是美浓国主,倒不如说是这些家伙的盟主更贴切。他一向以实力和计谋压制这些家臣,将权力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里。但这也引起了包括自己儿子斋藤义龙在内的,多名家臣不满!

  可是只要道三一天还活着,其他人也只能奉他为主。但暗地里的小动作一直不少,今天不破家和竹中家的矛盾只不过诸多类似事件的一个案例罢了。

  眼下两派人马依旧争论不休,斋藤道三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众人瞬间都闭上了嘴……

  道三咳了好一会儿,这才拿出了怀中的手帕擦了擦嘴说道:“老了,不中用了。光安听说你外甥女,前两天给你写信了是么?”

  明智光安赶紧出班拜道:“正是,归蝶夫人来信到属下这里,关心属下夫人的健康。顺带表示十分想念主公和少主,还有我们这帮亲戚。希望主公有时间可以安排两家会面,以解夫人的思念之情!”

  斋藤道三冷笑道:“信都寄到你那里去了,看来我那个女婿现在的处境十分危急啊。还记得上次见面我说过什么么,义龙?”

  斋藤义龙一听上次正德寺会面的事情就气的咬牙切齿,父亲居然说自己将来只配给信长牵马,让他心中一直愤恨:“孩儿自当谨记父亲大人教诲,日夜勤勉用功……”

  斋藤道三无奈的摇了摇头,打断了义龙的发言:“看来你还是没有领会为父的意思啊……光安,回信我的女儿说不见!”

  说完只见他拔出了一把匕首插在身前的榻榻米上,对着下面的家臣说道:“诸位认识这把匕首么?这可是我送给我女儿的嫁妆,我对她说如果信长真的是个傻瓜,就用这把刀杀了他!结果你们看看,我的女儿为了我的女婿居然把刀还了回来!”

  安藤守就似乎明白了主公的意思,试探性的问道:“主公的意思是,信长这是识破了主公的计谋,在挑衅主公?”

  道三冷笑道:“没错,本以为他只是在向我逞强示威。谁承想他真的攻下了清州城,本家在尾张多年的一颗棋子就这么被他给拔除了。剩下的两个,只怕也维持不了多久!安藤大人,信安家的那个小子,是不是一直对我女婿不满,想要与他一决胜负?”

  安藤守就一直负责针对尾张各个势力的调略工作,对织田信安和他的儿子织田信贤还是比较了解的。信安自从清州城回来,便畏惧信长不敢与其争锋。其子信贤与麾下家臣,对他懦弱的忍耐已经快到了极点。

  斋藤道三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很好,你去告诉信贤那个小子。只要他把自己的老爹送到我这儿,他想对我的女婿做什么,我都不会插手!甚至会暗中支援他。”

  斋藤义龙有些不解:“父亲,那织田信贤怎么会是妹夫的对手……难道父亲另有打算?”

  斋藤道三拿起之前插在榻榻米上的匕首,冷笑道:“河蚌相争,渔翁得利……如果我这个女婿连信贤这个小子都对付不了,那不正是咱们美浓南下一举吞并尾张的大好时机,不是么?”

  话一说完,众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先是驱虎吞狼,再趁虚而入。心说这蝮蛇年纪这么大了,但心思还是一如既往的狠毒,还好自己不是他的敌人。

  此时已经没人在意不破与竹中两家的矛盾了,所有人都沉浸在了对道三深深的恐惧,和未来进军尾张的激动当中。

  俗话说要想解决内部矛盾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一个外部矛盾来转移注意力。但这样做只能使矛盾被搁置,并无法得到真正的解决。

  蝮蛇在阴谋诡计的道路上走了太久,已经无法回到正途……这不禁令人惋惜。

  而这也是归蝶之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信长身上原因,她早就看出父亲这样做事早晚会酿成不可挽回的灾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乱天下之战国之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乱天下之战国之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