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溟风
孑然一颖2021-02-19 11:072,527

  “你怎么出来了?”

  冯宸整理好表情,开门下车,动作僵硬得颇有几分条机器人舞的滋味。

  面前的人笑意未收,嘴角反而扬得更厉害了,比刚刚那个笑真诚多了。

  “楼上看你在门口停了许久,以为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哦,那你还挺心善。”冯宸木着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邢光阳略带诧异地挑挑眉,没再多说话,目送冯宸回家后,自觉充当一个丈夫的身份帮他把车停入了地下车库。

  刚进门,就听见孩子的咯咯笑,果然,穿过走廊,就看见小兔崽子正在玩玩具,准确来说,是在把奥特曼的四肢拆分。

  冯宸扬眉,觉得这孩子颇有几分他的风采。

  “妈,妈!”小小的人儿看到冯宸的一瞬间,张开了手。

  冯宸扬着的眉梢一下子就落了下来,但还是把小兔崽子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乱叫什么?谁教你的?”他捏着他的脸,咬牙切齿。

  “嘻嘻~”小兔崽子笑得哈喇子流到了他的手上。

  冯宸避开不及,只能无奈地抽出纸擦干净,自问自答,喋喋不休道:“肯定是邢光阳那个劳什子教你的,跟他在一起只能近墨者黑,学不到什么好东西,真搞不懂邢家那些人为什么要把你交给他养,要是没有我,你岂不是一天都活不了?”

  “再说了,我哪里像马马了?是我不够man吗?”

  “你喊反了。”

  “来,叫我一声,奖励你十万块的零花钱,等会儿叫邢光阳一声马马,奖励你一百万。”

  邢光阳刚从电梯上来,从侧面看见这一幕,这人还真从桌子的抽屉里,翻出了支票,看兴致是打算写十张一万额度的。

  高大的男人神情温柔,透着无可奈何的宠溺,周身泛着如锋芒的光晕,让人离不开眼。

  心脏不可抑制地跳动加速,将拥有趋光性特征的人赤裸裸暴露在阳光之下。

  当然,如果听不见冯宸那些叭叭叭,他的悸动可能会更持久一点。

  “你指望他怎么花?”

  冯宸偏头,就看见邢光阳那不可一世的欠揍表情。

  后者微微倾身,语气轻佻,“还不如把这些钱给我,我帮他存着,长大后给他。”

  “你像极了我妈在我小时候想骗我压岁钱的样子,大人的丑恶嘴脸?”冯宸皱着眉头,“所以我从小就立誓以后有孩子了,绝对不压榨他的钱。”

  邢光阳万万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说法,愣了愣,噗嗤一声笑了。

  这个笑让人很不爽,像是不可置信,像是看一个小孩,后面又带着点愉悦和果然如此。

  冯宸不明白一个人的笑为什么会包含这么多东西,只觉得他像极了那个眼睛看人装了个扇形统计图的总裁。

  “你笑什么?”

  邢光阳又不是总裁,他才是。

  “觉得你可爱。”邢光阳眨了眨眼,拉开了距离后,又坐到他旁边,捏小兔崽子的手玩,“没想到你的……想法,这么接地气,不过你现在梦想成真了,我答应你,不压榨他。”

  他本来想说成长环境,想了想冯宸的过去,又觉得并不合适。

  恶劣心思满满当当的他,竟然也会有不想打破轻松氛围的一天。

  这个氛围还是他以前最看不爽的人营造出来的。

  他想,如果冯宸不长发音器官,还是挺讨喜的,至少长相很符合他的审美。

  “不需要你答应我,我又不差这几个钱。”冯宸又想了想,“不对,你这算承认你妈妈的身份了?男妈妈?”

  “你不要逮着杆子就往上爬,这是欠揍的表现。”

  “是你自己承认的,我又没逼你。”

  两个人进行了一会无意义的争吵,直到小兔崽子哭了,冯宸给他换掉纸尿裤之后才消停下来。

  邢光阳就默默站在身边,看着他行云流水般的操作。

  半晌,屋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在屋檐,从缓到急,催促着什么。

  才有人开口。

  邢光阳:“我给他改了名。”

  冯宸有些心不在焉,应了一声。

  他的思绪被拉的长远。

  有一个小人摇摇晃晃地后退到某个人生节点。

  “我们两个人的本子上添了一页,叫邢溟风。阳光竟四溟,敲石安所施的溟。”

  冯宸带着诧异的神情偏过头。

  有点文化,就忍不住深究、细想、挖掘。

  风随性般驰骋,尽管白昼孟浪,终究归向大海。

  望见邢光阳的面色淡淡,冯宸瞬间歇了心思。

  这个人,怎么可能?

  但是冯宸的嘴角不自觉地扬了点弧度。

  “哦,这名字不错,比上一个有男人味儿多了。”

  事实上他的想法也确实与邢光阳错开。

  细雨蒙蒙,实际上邢光阳是刚刚才确定好的名字的。

  明明心中肯定着日后会分离,还是用了一个带着隐晦寓意的名字。

  不知道这算什么,内心深处又是什么意思。

  冯宸带着邢溟风洗完澡,躺在床上,任由他在自己的腹肌上组装刚刚被他拆掉的奥特曼。

  那脑袋拼接上,循着记忆搜索,应该是雷欧。

  雨已经停了,初春更加潮湿,冯宸摸了摸邢溟风身上单薄的秋衣,从旁边捞过毯子,将他裹住。

  手机刚好响了,听频率是群消息。

  扫黄大队

  好友1:啊啊啊,我看到后面了!

  好友2345:?

  好友1:白月光药/迷了男主!那种药!你们懂吗!

  好友3:不要剧透,我刚开始看。

  好友6:这白月光有点东西。

  好友1:你的三观呢!

  好友6:我也想被白月光迷,毕竟我的白月光就是我媳妇。

  好友1:……照你这么说,我,我好像也有点想?

  好友2:?

  话题到后面就偏了。

  冯宸打算追一下剧透,点开女主离开后的章节,看了没一会儿,上面就弹出了一条短信,但看得出来是谁。

  陌生号码:我不在意你有没有钱,只是想和你重新在一起。

  冯宸还受着男主被白莲花毒茶的影响,不想当蠢男人,直接点了标记已读,刚准备拉黑,又弹出来一条。

  陌生号码: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才十三岁,互相是彼此的初恋,那些美好的回忆你不记得了吗?

  他嘴角抽了抽,直接无语凝噎。

  陌生号码:明天晚上出来见一面好不好?我在暮色307等你。

  暮色是本市小有名气的夜总会,冯宸没记错的话,真是他的这位初恋前女友家投资的。

  不过档次不够,冯宸一次没去过。

  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产业,他瞬间就联想到了刚刚好友剧透的内容。

  药/迷?!

  冯宸内心os:这娘们儿不会是想霸王硬上弓然后让我负责吧?

  说不定一发就中,以后还会大着肚子找上门。

  那也太可怕了?他可是有家室有儿子的男人!

  然后他果断将人拉入了黑名单。

  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个陌生电话,他猜到是谁,挂断拉黑,后面又换了好几个号码断断续续,冯宸面色发黑。

  这个人到底有多少个手机号码?

  他将手机关机,心里琢磨着换个号码。

  “是谁让你这么烦躁?”邢光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正擦着头发,被水汽氤氲过的双眸含笑望着他,“疯狂的追求者?”

  邢溟风已经趴在他身上睡着了,雷欧奥特曼不知道什么时候可怜地落在了毛茸茸的地毯上。

  冯宸微微抬下巴,一眼就毫无阻碍地看见了邢光阳风情的模样。

  因为那个擦头发的动作,另一边的岭子滑落大半,露出元闰的间头。

  糟了……

  ———

  作者有话说:我回来更新了!虽然短小,但是今天收到评论明天会多更哦!有人看才是我的动力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