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喜好
孑然一颖2021-02-21 07:062,260

  陈谦余偏要闹着跟他们一起走,林惩垂眸思考了会,多一个人还是事情的主人公之一,更好解释,所以也没有反对。

  他打过电话确认了地址后,开着车带两个证人前往,陈谦余跟个喇叭似的叭叭叭个不停,连冯宸这个好性子的都插不进嘴。

  “你真的跟我老婆到底什么关系?你怎么找到她的?你们肯定早就背着我有联系了,她用我的钱养的小白脸吧,我竟然没发现……”

  “不过她要愿意回来,我可以原谅她,只要你帮我把她找回来,以后不联系了,我都可以接受,我还能给你一大笔钱。”

  如此之类的自问自答,哔哔不停。

  最后就连林惩这种淡漠的性子都忍不住了。

  “普通,自负,脑残。”

  陈谦余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蓦地听人插了嘴,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冯宸充当翻译解释道:“他说你如此普通,却那么自负,是个脑残。”

  陈谦余:“……”

  “你他妈说谁脑残?我看你像个制冷机!”

  林惩掀了掀眼皮,红灯处猛地一个刹车,后面就是一通吱呀乱叫。

  冯宸坐在副驾驶,系着安全带也没逃过一劫。

  无奈道:“谦余,我跟你解释过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安静会吧,而且林惩他已经结婚了。”

  你再不闭嘴,可能公司安全系统要没了。

  “你怎么不让他闭嘴?你那解释也没解释清楚啊!结婚还在外面勾三搭四,渣男!”

  冯宸:“……”不是你怎么好意思说人家渣男?

  他也不想理他了,转头跟林惩搭话。

  “让我八卦你和昊子一下?之前都没仔细问过。”

  后者还是给对象发小面子的,也乐于秀恩爱,便点了点头。

  陈谦余没再吭声,悄悄竖着耳朵听。

  “你和昊子怎么认识的?”冯宸脑子里不可抑制地回想起自己和邢光阳的第一次见面,针锋相对,都傲得不行。

  “高中他帮了我一次,后来降罪(一个特殊安保公司)出任务,他才认识的我。”

  林惩的话挺简洁,冯宸大概懂,不过也没仔细问,后面的问题更重要。

  “那你们谁先追的谁?”

  林惩回忆起那不太顺利的“追求”经历,果断道:“我追他。”

  “哦,我想也是。”毕竟严祈昊当初也跟自己一样笔直,莫名其妙有一天就晒了一张林惩送的车的照片,就出了柜。

  惊动了整个好友圈,无数人不可置信,直到后来他把林惩带到大家面前,所有人才知道这位“渣男”弯了,和为什么弯。

  坐在一堆靓男靓女里,林惩的目光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人,好像无论在哪里,都在追光,还体贴温柔得不像样。

  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人只在严祈昊面前才真的乖巧。

  “那你怎么发现你喜欢他的?”冯宸问。

  “观察后。”

  冯宸沉思。

  他好像从来都没有仔细观察过邢光阳,除了高中集训老想着找茬的时候。

  只不过那时候只想着找到那个拽上天的人的缺点。

  “昊子?谁啊?”陈谦余见他们都不说话了,又跳出来。

  这次是林惩开的口,“我老婆。”

  “听名字是个男的。”

  “就是男的。”

  陈谦余:“……卧槽,你是gay?”

  林惩没说话,陈谦余从前面的后视镜中,看出了对方眼里流露的对自己的嫌弃。

  不过也没计较,对方是个同性恋,显然不可能勾搭他老婆了,但是愧疚是不可能愧疚的,有些虚张声势地问:“那照片里我老婆为什么对你露出那种表情?”

  林惩记忆力好,回忆了一下那些调查资料,淡淡道:“你前妻是个颜控。”

  资料里显示,孟小姐的x视频喜欢里,百分之九十三,都是帅哥,并且都不带重样,还追星,去他亲哥的剧组送东西的时候,还碰见过孟小姐在粉丝群体里举灯牌。

  喜欢的类型广泛,准确说长得好看的都喜欢。

  林惩分辨不出陈谦余好不好看,他的审美只区分严祈昊和其他人,不过现在想来,孟小姐之所以跟陈谦余结婚,大概是因为这个脑子不太好使的人,长的不丑。

  “这你都查得出来?”冯宸脑子里灵光一现,“那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邢光阳喜欢什么?”

  “昊哥同意。”

  “我跟他什么关系,他肯定同意啊。”冯宸自信满满。

  “不一定,就算同意也要走流程。”

  “不就是钱,你直接报价。”

  “他同意再说。”

  “行。”冯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知道那些,但是他明确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境在发生变化。

  好像不讨厌邢光阳了,甚至想去了解他。

  离婚挂在嘴边,其实双方都知道,十几二十年都离不了。

  邢家看中冯宸的能力,在邢溟风长大成才前,要帮忙接管邢家,邢家帮忙稳固冯宸的地位,互惠互利也是不成文却心知肚明的协议。

  十几二十年后,谁还有那个心思去折腾?

  只要不把难堪的事闹到台面,他们就得系着绳子,牵挂在一起。

  手指在窗棂上轻点,修长分明,比天要白,冯宸一偏头,就能看见林惩手上仿佛熠熠发光的婚戒。

  自己的手空落落的,连一点痕迹也没有。

  窗外是初春乍暖回寒的阴沉,云密密层层流动着消耗时光,也还在天上。

  十几二十年太长,注定要一起过日子,与其相看两厌,貌似不如放手一试。

  反正离不了,心动也假不了。

  湖城的重要区还挺大,路挺长,冯宸无聊,打开手机继续刷他的小说,打算等会帮林惩解释完,直接去找邢光阳。

  小说里穿插了回忆,叙述着男主被药/迷后产生幻觉,过去女主的一腔爱恋被当做纠缠一幕幕闪现,厌恶的情绪却发生了质的改变。

  冯宸没有再往下翻,若有所思地想着,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讨厌邢光阳。

  “到了。”林惩没有感情的声音在耳边敲醒他,“邢光阳也在。”

  “什么?”冯宸抬头,看见了那个正笑得灿烂,却因为气质放开显得有些痞的人。

  好像想起来了。

  少年的恣意张扬与年轻教官的傲气凌人撞在一起。

  一个不服管,一个偏要管。

  擦出激烈的火花,不认输不相融。

  冯宸抿唇弯了弯。

  那不叫好像讨厌,是强者的相斥,变成了一家人,还算什么敌对关系了。

  他深邃的眼睛亮起了光,眉眼弯弯。

  邢光阳随着严祈昊的目光看过来,被闪住了。

  那一瞬,他好像看见了几年前的冯宸,松松垮垮地穿着军训服,不羁地与朋友勾肩搭背谈天论地,很单纯高兴时候的样子。

  很快他撇开了眼,又不自觉看了一眼。

  他想大概是觉得久违。

  还有刚刚店里太热,心脏被热气蒸得都跳快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