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软乎
孑然一颖2021-03-10 23:132,290

  邢溟风被动静吵醒了,哭闹不停,邢光阳只好放弃找冯宸的打算,先安抚孩子。

  刚抱到手里颠了两下,这才摸到纸尿裤湿漉漉的感觉,顿时有些无措。

  之前都是保姆和冯宸准备的。

  “我来。”

  着急燎火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从他手里接过孩子,低头沉默着,动作迅速而温柔,几分钟搞定,又把孩子给他抱,边出门边嘱咐,“不早了,你哄完他先睡,如果还哭不停,就冲奶。”

  书房的门关上了,里面没有了动静,大概是他放轻了声音。

  邢光阳愣愣地看着没有了人影的地方,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哭了,小手轻轻地排着他的脸,没有笑,更像是安抚似的。

  他低头摇摇头,好像在说,安慰错了。

  睡不着,就坐在床边摇着婴儿床,想着事。

  邢家不归他管,即使是哥哥去世后,也是将一部分重心交给了专业人员打理,另一部分,是冯宸在出力。

  表面是各取所需的联姻,冯宸需要一个强势的家族帮忙站稳脚跟,邢家需要有一个可靠的人帮忙打理企业,阻止内部斗争,但实际上,累的苦的,一直是冯宸。

  冯宸好像从未在这段婚姻里获取什么实质上的利益。

  邢溟风睡着了,呼吸轻得让人听不清。

  摇着的手停下了,却也没挪开,长长的眼睫垂着,隐没了所有情绪,内里被月光一点点透视。

  他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东西。

  冯宸一开始的联姻对象,并不是他,是一个女人,后来那个女人死了,又轮到了那个女人的哥哥。

  那时候的冯宸确实很需要站稳脚,因为他父亲带回来的私生子威胁了他的地位。

  可是后来那人除掉了,那个女人的哥哥跟别的人在一起了,冯宸担下全责退婚,差点又被责罚。

  不过已经站稳了脚。

  那又是为什么要和邢家联姻呢。

  这个当初就捉摸不透的点,至今依然裹着一团浓雾,散不了,拨不开。

  他没有自信说冯宸喜欢他,毕竟以前两个人就是两看生厌,婚后也是各玩各的,都花到没边儿,除了今天的奇怪,之前真是一点异样也看不出来。

  他站起来,往书房走。

  门缝下的微微弱光在黑暗幽长的走廊里是星星萤火。

  他想到了今天的两个女人,一个是冯宸的初恋,一个是曾经热烈追求过冯宸的人。

  这些都在告诉他,冯宸的优秀是放大过后的花火,定格在高空不落,人人都想采集。

  短暂地望一眼,就是惊鸿一瞥,食髓知味,流连忘返。

  邢光阳站到书房门口,停了一会儿,又折去了厨房,手生地冲泡咖啡。

  脑子里又开始放空。

  直到端着咖啡,打开书房的门,看见冯宸错愕后下意识地挑唇一笑,浑身的冰冷才舒缓过来。

  真是可笑极了。

  他怎么会认为冯宸有些像高宇呢?

  “你怎么还没睡?”

  冯宸有些懵,都忘了自己在开视频会议,耳机那头的方案策略汇报的声音停滞了,他也没注意。

  看见邢光阳端着一杯东西,有些高兴,又有些不敢确定,怕自己自作多情。

  “睡不着。”邢光阳把咖啡放到他的桌上,“溟风已经睡了。”

  “给我的?”明知道却还想确认。

  “嗯。”邢光阳没逗他,懒懒地掀起眼皮,“你这有得忙了,喝杯咖啡醒醒神。”

  “好,你睡不着可以听会轻音乐,早点休息。”冯宸星星眼,迫不及待地端起来喝了一口,微微眯着眼,满足道:“不错。”

  速溶咖啡,还没搅拌均匀,嘴里苦涩,却硬是被他尝出点甜滋滋的感觉,确实很提神。

  邢光阳对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却没戳穿他,“你办公吧,我在旁边看看书说不定就困了,戴耳机听音乐,不吵你。”

  “好。”

  他从冯宸的书架里随便抽了一本——《沉思录》。

  哲理书呢,他还以为这书架里都会是什么商业书,不过大部分确实是,另一边还有一个小的书柜,放的完全是不一样的类型。

  连《小王子》、《柳林风声》这种偏童话的都有。

  冯宸刚戴上耳机,见他看那边,解释道:“那边我小学和初中时候看的,大部分老师推荐,四大名著也在。”

  “这个也是?”

  邢光阳手里晃着一本。

  冯宸一看,尴尬了。

  《情欲之网》殉色三部曲的核心作品。

  “那个……昊子买的,落我家了,一直没拿走。”

  “好了,不闹你了。”邢光阳指着笔记本电脑显示频上,一个个尴尬得正在自己找事做的脸,“你继续开会。”

  冯宸:“……”

  好了,现在全公司都知道他们的小冯总收藏了一本世界十大禁书之一。

  大型社死现场。

  冯宸继续开会,邢光阳拿了一本《太白阴经》随便翻了翻。

  小学初中还看兵书呢?这是打算征服世界?

  书房里安静,阳晨房产的高管们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上司突然来的温和气质。

  原本的暴躁像是被一双手当炸气的猫毛给抚顺,说话都平时矜贵清俊的样子温柔了不少。

  老板娘牛逼!

  冯宸进入工作状态很认真,投入进去就很难出来,但心里也确实有一块柔软的地方给邢光阳腾了出来。

  会议结束,这次的方案整理在冷静下竟然出奇的快。

  他摘下耳机,再一次拿起咖啡杯送往嘴里,结果喝了个空气。

  转过头,发现原本在看书的人,趴在书桌上对着地无险阻篇睡着了。

  压着的地方冯宸都能背出来。

  地利者,兵之助。

  犹天时不可恃也。

  该用兵了。

  邢光阳在有人接近的第一时刻就醒了,下一秒又意识到是冯宸的会开完了,紧绷的神经立刻松散。

  他刚准备起身,就感觉到自己的膝盖窝被一条健壮的手臂捞了起来,身子贴近有力的胸膛,整个人窝进了一个带着淡淡沐浴露清香的怀里。

  靠,公主抱……

  冯宸走路很稳,他都没觉得有多大的颠簸,很快就被放进了一个柔软的窝里,被子被人掖得严实。

  冯宸目光柔软,指尖蹭了一下邢光阳脸上的软肉,准备离开,去书房跟进一下方案的启动开场,却一下被人拉住了手腕。

  “去哪儿?”

  慵懒暗哑的嗓音迷蒙,让人觉得人畜无害,甚至……冯宸觉得有点软乎。

  “你先睡,我去看一下他们的进度。”冯宸压低声,却没拂开他的手。

  “不。”

  一阵大力将毫无防备的冯宸扯上了床,然后被八爪鱼似的抱住了。

  怀里的人像是无意识地撒娇,蹭了蹭他的肩膀。

  “冷死了,不准走。”强硬且带着起床气的。

  冯宸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地跟邢光阳呛了。

  他像是举高手的俘虏,献上了对方的战利品,乖乖臣服。

  “好。”这声音轻,带着满足。

  他更睡不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