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不配
孑然一颖2021-03-14 23:392,031

  “高大哥,找我什么事?”

  邢光阳抱着孩子,冲着面前英俊的男人点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以往见着对方的喜悦半点没有,还感觉看见他有种一言难尽的滋味。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高宇给了倒了杯茶,笑容温柔阳光,“今天心情不好?因为冯家出事了?”

  “没。”邢光阳抿了口茶,将孩子递给身边带着的助理,淡淡道:“他那边已经解决了。”

  “有邱家和严家帮忙,那点事确实不难。”高宇说:“不过我听说有人把他们公司举报了,说是偷税漏税,等会就有税务部的上门查账,事情闹得挺大,邱家那边也在因为金池的非法营业忙得焦头烂额,估计帮不上什么忙。”

  邢光阳心头重重一跳,立马就想着给冯宸打电话,被高宇制止了。

  “别着急,我们谈谈。”

  邢光阳愣了愣,看来对方是有办法解决了,可是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放下手机,问:“你想谈什么?”

  “两家联手帮我在高家站住脚,我帮你们解决这个麻烦,怎么样?”高宇老神在在,一副很自信的模样。

  都到这个地步了邢光阳怎么还能不明白,这是被人阴了。

  他看着高宇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却没有一点异样的不愉快情绪,这很奇怪,又好像是意料之内的反应。

  “你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这个?”

  “不是我做的。”

  “那能有鬼了。”邢光阳换了个松散的坐姿,这是他第一次在高宇面前露出这种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姿态。

  “光阳,不管你相不相信,现在只有我能以最快的速度摆平,距离税务局上门还有一个小时。”高宇扬了扬手机。

  “你是不是把冯家和邢家想得太简单了?即使我大哥死了,邢家没有以前的声望,但是中部地区的部署和参。政人员里不少都是我们两家的老爷子一起提拔上来的,这两家合在一起,再加上一个霍家,可不是你背后一个高家,亦或者别的人员能轻而易举扳倒的。”他掏出手机,以最快的速度给冯宸和严祈昊发消息。

  结婚之前有关于冯宸的人际关系网他了解得挺透彻,虽然有些东西没有线索,但更是因为以他这个级别都查不到才更显得这背后的势力根深蒂固,是一张庞大结实的蛛网。

  邱允岚和严祈昊都不会放任冯宸不管,还有一个搬迁到南部地区的段家,这些都不简单。

  据他所知,冯宸这伙人跟高望生的关系也不错,高望生的哥哥现在又正是高家的掌舵人,高宇想要扳倒的对象,现在高宇所说的每一句话传到那人的耳朵里,事情可真就一发不好收拾了。

  而高宇赌的,左右不过是他们的情谊,也有可能是看出了自己的喜欢,所以为所欲为,想要控制自己呢。

  高宇闻言脸色果然变了变,不过很快又换上了怀柔政策。

  宽大的手掌覆盖在邢光阳的手上,细微带着挑逗的摩擦。

  他挑了挑眉。

  “光阳,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以前一起出生入死,我还帮你挡过枪的份上,我需要你,你现在也需要我。”

  邢光阳冷笑一声,甩开他的手,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眉目间仿佛被阴云笼罩,“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高宇的笑容立马垮了下来,“光阳,你什么意思?”

  邢光阳拿起桌上的热毛巾仔细擦过刚刚被高宇碰过的手,冷声道:“帮我挡枪只是你一厢情愿,这些年让你在高家好好活下来,我也还够本人情了,不然你早就被人千刀万剐了。”

  “那你是不打算帮了?你不是喜……”

  “是,以前我喜欢你。”邢光阳叹了口气,续道:“但那是以前,不是现在,你是不是忘了,我已经结婚了。”

  “形式婚姻,你在外面也没少玩。”

  “现在不玩了,对玩你,更是没兴趣。”邢光阳觉得自己以前真是眼瞎了,早知道用钱就能买到压高宇的位置,自己干嘛给人尊重把人捧着,犯贱吗那不是。

  “你和冯宸结婚,不就是因为他有两分像我吗?”高宇被他羞辱,气得整张脸都扭曲了,憋得通红,但邢光阳已经是他目前能接触到最高的权贵了。

  邢光阳挑挑眉,倒是没反驳,“那又怎么样?我也是结婚了才发现,你连他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他道:“是我以前看走了眼,以后倒是不会了。”

  高宇瞪着他,却又什么都说不了,他以为邢光阳虽然在外面玩得花,但心底是有自己的,没想到现在却把他贬得一文不值。

  “难不成你爱上冯宸了?据我所知,他的情人也不比你少,更何况,你愿意为了他做下面那个?”高宇捋了捋气,尽量心平气和道:“就算你愿意,你们的婚姻终究不牢靠,像他那种人,你们迟早要离婚,而且他到时候说不定会将邢家一并吞没,你跟我合作,以后我执掌了高家权限,帮你撑腰,不是更好吗?”

  邢光阳心想怎么可能,但是面上不显,冷漠地丢了一句“做梦”,便急匆匆往冯宸公司赶去。

  冯宸一直没回他消息,他没法坐视不管。

  即使是联姻,那两个人也已经被捆绑到了一起,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至于其余的微妙变化,他可以忽略不计。

  大概自己本来也没有多喜欢高宇,所以对方形象破灭之后,没有伤心和失望。

  冯宸。

  他在心里念这个名字。

  以前总是咬牙切齿的,或者是带着调侃玩味的,第一次正正经经地吐出来,即使在无人能听见的区域,也让他心头一震。

  这场联姻的最后无论是貌神离合,还是无疾而终,都不如当下之重。

  两个渣男半斤八两,谁也没资格谴责谁,更何况自己好像更虚心。

  车窗外的风景是时间推移过迁,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严格的意义。

  那个人的容貌从青涩到成熟,总是俊美的,现在锋芒毕露,所以他改观了,一切也都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