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陨铁
废柴没人爱2021-07-29 09:452,713

  天际只是微熹的光芒,雾霭还笼罩着整个静谧的村落,让人看不清楚前方的路,两人只管沿着河流往上走,林汐晚虽是一介弱女子,不管环境多恶劣却安然处之,让冷雨夜忍不住对她再次刮目相看。

  或许正是她与寻常女子的不同才能让自己一时才会有入迷的错觉吧,冷雨夜在心里默默的想,林汐晚兀自在前面走着,由于天还没大亮,路况很是不好,在走出了村子以后,河边全是零零碎碎的小石子,一不小心就容易摔倒,两人也小心翼翼的走着。

  走了良久,灰蒙蒙的天才变得明亮,这条河宛如一条绿色的绸带,蜿蜒的向前流过,两岸黄色的芦苇成群成片,在萧瑟的秋风中左摇右摆。河流却是转了方向,并不是一直平坦的流着,而是从一旁的山涧里流出,两人加快了脚步,沿着旁边的山路寻觅河流的源头。

  走着走着,林汐晚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身体微微向前趔趄,冷雨夜及时的扶住了她,“谢……谢谢。”林汐晚不好意思道,挣开他的手,正欲继续往前走,发现冷雨夜站在原地,不禁问道“怎么了?”

  只见他捡起刚刚绊了林汐晚的石头,探索许久,那是一块不规则的石头,表面呈紫褐色的斑状青色,“这石头有何不妥之处?”

  冷雨夜没有回答她,只是继续在四周寻了寻,发现许多类似这种石头,心里讶然,显然这些石头才是造成这件事的源头所在。

  冷雨夜确认再三无误后才回过头来回答林汐晚:“这些并非是寻常石头,而是一种质地特殊的天降陨铁,极其罕见。只是想不到这种稀奇的陨铁在这里竟然遍地都是。”就算生在皇家,这种损铁也是他们眼中的旷世奇物。

  “陨铁?”林汐晚疑惑的抬头看着冷雨夜,这是什么?为什么冷雨夜会是一脸的震撼。

  “隐者村的村民历代居住在这里,如果不是事先认识此物,又有谁会料想此物竟然是天降陨铁,而且此物非同寻常,制成兵器便可削铁如泥,一旦被有心人掌控……”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一个不为人知的阴谋,甚至可以撼动国之根本的阴谋。

  “莫非他们的目的便是这陨铁?”林汐晚颖悟绝伦,自然也可以联想到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我想八九不离十,一切即将真相大白,我到要看看是何人竟有这等狼子野心。”冷雨夜笑了,却跟往日温馨的笑容不太一样,笑容中透着一股森寒之气,让人不寒而栗,那张平时看似温润俊美的脸此刻看来却十分冷峻,林汐晚从未见过如此的冷雨夜,竟有几分陌生的惊悸。

  冷雨夜见林汐晚愣愣看着他,忙收敛了自己的暴戾,温柔的轻弹了一下林汐晚的额头:“晚儿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做什么?难不成是我脸沾了什么肮脏之物,还是,你准备告诉我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林汐晚揉了揉额际,见他又和平时一般摸样,仿佛那人从来就没有变过,冷哼一声,转过头没有再理他,要是此人真是为了陨铁而来,那他下的毒就只是一个契机,不好,得先把中毒的源头断了再说,思忖间两人并肩齐步往河边奔去。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便到了小池子般的水边,水流清澈见底,一条黝黑的泥鳅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看到林汐晚停了下来,“就是它么?”

  “嗯,常人很容易的就被它平凡的外表所蒙骗了,不过今日遇上了我,就容不得它在为非作歹了,为害一方了。”林汐晚从囊中取出几根银针,凌空挥出,水花四溅,那鱼也随之被力道带出了水面,又挥出数根银针,只见那泥鳅已被钉在了对面的一块大岩石上,挣扎了两下便静止不动了,这时林汐晚再从怀中取出一双冰绡般的手套,确认无误后才飞身过去将那泥鳅取了下来,左右观察了下,找了一块阳光强烈的石头上,那鱼的尸体才小心翼翼的轻放了上去。

  冷雨夜疑惑不解的看着林汐晚,“直接杀了不就一了百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这物经过多种毒汁泡制而成,身上无处不毒,切记不可让人自生自灭。若是随意扔在一个地方,兴许会生出其他事端来,它生性喜阴最忌讳的便是阳光,所以我将它放置此处用阳光生生相克,无须片刻它身上的毒性就自然消失了。”

  为了防止毒素的扩散,两人站在旁边,看着鱼在阳光的暴晒下,身体渐渐渗出水分,不一会便化一滩水,林汐晚往四周又撒了一些粉末,确保万无一失才起身。

  “这样便好了么?只是村里已经中毒的人怎么解?”虽然源头已经根除了,但是村里中毒的人还是一样昏迷不醒,生命堪忧。

  “只要根源除去,剩下解毒的事就轻而易举了,只要有足够多的药材,我开一个药方,大家只要按时服用,不多久便可以痊愈了。好了,我们快回村解毒吧。”

  “嗯”两人又沿着来时的路飞奔回去,但明显林汐晚的速度比来时快了许多。

  “晚儿,停下来休息一下吧,”冷雨夜看着林汐晚脸上渗出的薄汗,是啊,都连续奔波了几个时辰了,“晚儿,你的身体会有些吃不消的,”“没事,大家还在等着我们。。”林汐晚逝去汗珠,继续赶路。

  林汐晚明白冷雨夜的意思,此时她只想到村长悲怆的表情,还有那盼夫好转的女子潸然泪下的样子,医者父母心,她怎能不心急如焚?

  冷雨夜轻笑一声,身如鬼魅,快速点了她穴道,所谓一回生两回熟,冷雨夜熟门熟路将她横抱了起来,林汐晚已是第二次遭了他的暗算,第一次是自己毫无防备,这次一样是太大意了,咬牙切齿的盯着他:“放我下来,冷雨夜。”

  冷雨夜不语,只是头顶又传来该死的坏笑,林汐晚知道自己一介女流也没有办法冲开穴道,索性闭上了眼瞳,眼不见心不烦。

  “倘若累了,便睡会。”温柔的声音像蛊惑人心的音符,也许刚才耗用了太多的精力,林汐晚竟不知觉真的睡着了。

  在临近村子的时候,冷雨夜停了下来,虽然他很想就这样抱着林汐晚进去,不过林汐晚醒了肯定会杀了他的心都有了,还是叫醒她吧,可是一看到林汐晚入眠的样子,肌肤若冰雪,蝴蝶微憩般的睫毛,额前的秀发有些凌乱垂与脸上,即使不作一点修饰的她也难掩天人之姿,睡着的她完全没有平时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如此佳人,谁又舍得惊扰呢,就只想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抱着她。突然,如蝶翅般的睫毛轻轻颤动了几下,林汐晚睁开眼睛,一时还没转醒,似几岁的孩童般,迷茫的看着冷雨夜,那慵懒的姿态说不出的蛊惑迷人。

  冷雨夜却是愣怔了,一时竟鬼使神差的俯身吻了下去,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两人紧紧贴合,闻嗅到她身上淡雅的芬芳,呼吸越发变得灼热,林汐晚一时愣住了,胸口急剧起伏,嘴唇微张,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冷雨夜情不自禁地含住她的朱唇,继而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轻轻的吮吸、柔柔的啃噬。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两人的发丝在风中紧紧缠绕。

  直到冷雨夜贪婪的离开,解开了林汐晚的穴道,林汐晚半天没反应过来,还是愣愣的看着他,良久,才明白发生了什么,满脸羞赧,“你,你……你这登徒子,我要杀了你。”她可以医人,同样可以杀人,她一个待嫁闺中的女子的贞洁岂容他这般亵渎,就算他是她未来的夫君也不可……

  随手扔了几枚银针出来,针针直逼冷雨夜的要害,看样子她是动了真格,冷雨夜自知理亏,只好不慌不乱的躲闪着攻来的林汐晚。

  看着冷雨夜轻捷的逃避着自己的银针,林汐晚便知自己无法伤他分毫,随性赌气径自往村口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王弃妾:王爷请放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王弃妾:王爷请放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