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花卉白描2021-02-24 19:081,265

  “顾梦泽,女,二十四岁,毕业于**大学,药物系。大学毕业后,带着妹妹刘涵虚到此处打工。顾涵虚,女,十七岁,就读于**附中,成绩优异,于2016年9月1日下午两点学校门口离奇失踪,至此再无音信,疑似死亡。”我阅览完死者生前的简介,放下手机。

  “除了这些,死者生前接触过哪些人?”我拿起筷子,捯起菜 问小何。

  小何一边捯起菜送入嘴中,一边回答说:“有啊,死者生前较为开朗,有众多好友。交往频的有这几位。”她把手机递过来。我点开资料,一张黝黑的脸映入眼帘。

  这个男人眼角下垂,留着八字眉,眉间凝聚着阴气,让人极不舒服。我向下翻看他的资料。

  “顾呈德,男,46岁,已婚。曾因赌搏遭刑事拘留。曾多次被女儿刘梦泽举报跟踪,但并未引起重视。在死者活着的最后一天到死者家中。”我皱皱眉,这么说,他可能是最大的嫌疑人。

  我把手机推回去,“你把剩下的资料发给我,有劳。”我放下筷子,招了招手。“服务员,买单!”小何拿起手机,点了点头。她又开口说:“头儿,死者已死,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笑了笑,转过身,“如果真的能心安的话,我也就不适合这行了吧。”小何不解地看着我,却也没有多说。

  我把小何送回了家,我坐在车上,用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方向盘。“如果当时我们重视她的举报多好,这样她可能就不会死了吧。”我把头砸在方向盘上,疲惫地闭上了眼。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我点开接通,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小雪,遇上难办的案子了?”我揉了揉眉心,回答道:“也不算,我只是有点累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又传来声音:“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我愣了一下,笑了一下,“好。”

  过了十几分钟,电话那边的人就坐在了我对面。我看着对面大口喝水的人,不禁笑了起来,“我只是有些累了,又没有轻生的念头,你不必像押犯人一样把我押回家吧。”

  他搔了搔头,笑着说:“咳,我这不是不放心嘛,来来我陪你看资料。”我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他,我心情也好了不少。“行,正好你帮我搜一下恐怖童谣吧。”他又立刻摆出哥哥的架子,义正词严地说:“雪儿啊,心再累也不要突然整黑化呢,我是会担心的。”我脸成功的又黑了下来,“刘!云!朗!这是工作!”他笑嘻嘻地敬了个礼,大声说:“是!长官!”

  我我着腮,看着刘云朗的脸,平时看着嬉皮笑脸,可干起活来却异常可靠或是觉到我看着他,他抬起头,笑着说:“怎么?是不是觉得我秀色可餐?”呵!我向他翻了一个白眼,低头看我的资料。

  “胡天翔,17岁,就读**附中,与死者妹妹在同一班级,与死者交往密切……”我向上翻找他的照片,一张白净的脸,略显成熟的黑眼镜也遮不住脸上的稚气。“交往密切……这或许是个切入点……”我揉着眉心,暗自思索着。刘云朗抬起头,开口道:“雪儿,我突然有一个猜测。”我抬手,示意他讲

  他用手指着他搜索出的内容,“你看,这首童谣背后其实是个谋杀案,受害者是五兔子,凶手则是买药的三兔子,为什么要杀了五兔子呢?”“因为大兔子病了。”我不假思索地说。我眼睛一亮,“也就是说这首童谣暗藏了一个关系,如果我们在死者以及嫌疑人代入这首童谣,找出病了的大兔子,买药的三兔子以及作为药引的五兔子,这个案子,就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五兔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五兔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