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姑娘
傲娇月2020-09-20 19:551,575

  夕阳如血。

  列车奔驰在秋季的松嫩平原,夕阳悬在车头前方,似乎在勾引列车吻到它。但对于列车来说那是不可能的,即使眼前的车头与夕阳的距离近在咫尺,看见这夕阳是多么的美好,但永远都追不上。这就说明了距离的重要性,都有距离,有远也有近,不管怎样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它们如此,人也一样,就像我跟她,我永远都追不上她。

  只见那车头气急败坏地愤吐浓烟,混沌了天地,它是在生气,气它跟不上面前那无限好的美丽夕阳。就像再俊俏优秀的男子也追不上他心爱的姑娘,谁让你不入姑娘心呢,或者说姑娘根本就无心呢!

  可相反在混沌之中夕阳将车身映成平原上一道长长的剪影,也许这就是他们之间仅有的一点回忆,你虽然不爱我但我的世界里有你的存在。看这夕阳映在了列车身上,我就想到了你,你就是那无限好的夕阳,那美丽的姑娘,虽然你不爱我也伤害过我,甚至一次又一次地抛弃我,但没办法啊!我爱你啊!不管怎样我都爱你,永远!永远!

  我的姑娘,我将永远记得你,记得我们的曾经,我们的点点滴滴,你已经占据了我唯一的心,你在我心尖上,感谢你给我的生命里增添那一抹光彩,我会一直在那个地方等你。

  我的姑娘,别回头,一直走,我一直都会在你身后守护你!

  时间一直在继续,夕阳到头了,它要回家了,无可奈何地尘落,但列车没有放弃,一直在努力,亢奋地追逐着……

  时间到了,看着大家陆陆续续的都回城了,你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但你心动了,也意味着你变了,你欺骗了我也欺骗了大家。但……我不死心还想着你可以为了我留下来,我错了,因为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我不管怎么做都没有用,你执意要走,可却追不了了……

  迷雾逐渐散去,一缕青烟从一只斑驳了红色的铁锈灰铁皮烟囱里冒出,而这只旧烟囱一栋被漆成果绿色的小房子。那亮晶晶的铁轨从这小房子前铺过,这是只有北大荒才有的窄轨铁路,是工人将林区丰产的木材一车车运到原野以外的地方,也是他们这些城市下乡来的知青经常活动的地方。

  仓库一排排整齐地排列在小房子后面,小房子旁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白桦林站———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969年竖”而今年是1973年,这样一看也没有建设几年,想必之前的房子还很破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这个房子。

  对啊!仅仅四年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别说五年,十年,十几年了,她又变成了什么样,还记得我吗?

  当然,肯定不会记得了,也罢,我们都只是彼此的过客罢了!

  1982年,我32岁,我将我跟她的故事写了一本书,名叫《姑娘》,以上所述都是,她是我的姑娘,永远都得不到的姑娘。我写过很多书但只有这本书出名了,我也跟着火了,她也看见了,也因为这本书她约我见了面,一过来就很客气,语气也变了,也不再说不认识,变成了现在的好久不见。

  她变的太快,当时的我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不知道是真是假,或者说我都不敢相信她会出现,可显然易见这是假的,我又一次陷进去了,进了她的骗局。

  这些天来她也一直在给我灌输我们的曾经,那时候的美好,其实也不是很美好,我只知道她一直给我洗脑,一次又一次所谓的不经意间提到稿费,那时候我也明白了。我又错了,还总觉得她回回来找我,可这一切都是假的,有目的的,都是为了钱,可我也是傻还是将这天价稿费都给了她,果然钱一拿她又消失了。

  我说她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了。

  秦明月却跟我说是我变了,因为所谓的爱情迷失了双眼,可他自己也不是一样,也在这爱情路里迷路了,回不了家了。

  可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或许秦明月是对的,她没有变,她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善于伪装,谎话连篇的人,再者说一个连名字都是假的嘴里能有什么真话。

  可话说回来,就算我知道又能怎样,我又不能做什么,一遇到她我就不会说话了,也不知道怎么做,只会听她的。可她呢,根本就不在意,我只是她人生中会遇到的一个可以帮助她的陌生人,一个过客罢了。

  她走了很远,不再想起以前的事,可我做不到,现在一睁眼一闭眼全都是她,她在前进,而我还是在原地踏步,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忘不掉你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兄弟姐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兄弟姐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