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相识
陆宁2021-08-02 16:171,011

  燕南书到了府中的后门,见没什么,便偷偷地翻了墙,溜了出来。估摸着楚渊平今日应该已经到了京城,他应该知道自己回去找他,再怎么着,他也还惦记着这其中的缘由吧。

  燕南书挑着人少的巷子走,不过一会儿就听到隐隐约约的琴声,缓慢悠扬。果然这小子在哪里了,这是他最喜欢的曲子了。

  韵楼是一家小茶馆,里边有着个琴艺卓越的琴师。他俩没事就来这里听听曲,聊聊天。因着在繁华的街市后边,这里平时人不多,倒是个好地方。

  店里老板瞥见燕南书向他点了点头,倒也不说话。老板晓得是位老主顾,只知道经常包着楼上的雅间,看上去不愿意透露身份,他倒也不想知道。只见他方上去,店里的琴师就抱了琴下来了。把这里当做谈话的地倒也是极好的。

  话说雅间里楚渊平正闭着眼,支着头细细的品着曲,桌上摆着两盏茶,淡色的茶冒着飘渺的白烟,带着似有似无的茶香,弥漫在整个房间里,几张白纸和一副笔墨,纸上草草写着几个字。

  突然间有个人打开了雅间的门。

  “打搅了。”来人说着,却毫不客气,自顾自地寻了个位置坐下赏起曲来。

  楚渊平没理他,两人安静的听完了一曲。

  “有劳了。”燕南书作了个揖。

  琴师明白了这两人该是要有话说,福了福身,抱起琴就离开了。

  楚渊平这才慵懒地睁开了眼睛,自顾地沏起了茶。燕南书看着,站了起来,拿起看着桌上的诗文,顺其自然地夺去了楚渊平里手中的茶,坐在一旁,看着诗文,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妙啊。”

  楚渊平笑了笑也不说话,拿起另一个茶杯。

  “生在将军府里,倒是有一副文人的骨子。我生在文家的门第,倒是对诗文没有造诣。你这文武双全的让我何以自处?”燕南书假装自嘲着,时不时瞥着楚渊平的脸色。

  “你可就少说些酸话,你这相府独子,总不会差了我去。想问什么就问,少拍马屁。”楚渊平知道这小子是要来打听皇陵两位皇子的事,拐弯抹角。

  燕南书瞅着这被识破的样子,只好老老实实地说了:“问什么你也知道,你说,我听着。”

  这小子,说是要告诉他缘由,如今倒是要反客为主了。算了,算了,不和他计较,实在不行改天让他一起到军营活动活动筋骨。

  “饮食什么的我都安排了人,身边的人也说了该说的,开不开窍我走的匆忙,我就不知道了。”楚渊平说的漫不经心的,想着不着边地吓吓他。

  燕南书可不上当:“你办事,我放心。”

  这小子,对他倒是信任,也不逗他了。

  “长久的也不是办法,你有什么打算?”

  燕南书长长地叹了口气,一脸无奈,道:“姑姑那边不好办,从长计议吧。”

  楚渊平一挑眉:“你姑姑不知道啊!我还以为你姑姑准备给你养个公主当童养媳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知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知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