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不成魔
音林匀2021-02-28 13:263,119

  来到道峰之上,林嗣先是向风阵子等人行礼,而后目光望着半空中那些高手,一个个扫过,当看见曲美人和沧浪山山主站在一起,而且是靠近风府这方,心中顿时明白了一些,对这二人抱拳行礼。

  他并不认识这些人,一个个扫过,似乎要将这些人深深记在心中,突然开口问道:“师尊,可否告诉弟子,他们都是何人?”

  闻言,风瞳一愣,不明白林嗣的意思,不过还是开口道:“那位身穿白衣者,是苑烨斋斋主烈风,在他右边的是阴教教主,人称阴涑,另一位红衣老者是阳派的宗主周铭,那位黑衣老人是魔殿殿主魔夜,那红脸老者是炼宗宗主火云子,那身材魁梧的是旗云派宗主旗挚,剩下的两人,其中崇城城主你应该见过,而剩下的那位便是南桐门南霸天。”

  林嗣点头,而后开口道:“你们是为了我身上的画轴?”

  说话间,林嗣单手一抓,画轴出现在手中,所有人的目光凝聚在画轴上,然而他们却感觉到林嗣握住画轴的手上聚集了灵气,只要他心意一动,这幅画就会化为飞灰。

  “好小子,有胆识。”沧浪山山主赞了一声,面对诸多势力大人物,此子毫无胆怯,甚至还有威胁之意,仅凭这一点,就远超同辈之人。

  “小子,将画轴交给我们,你还可留下性命。”魔殿殿主魔夜开口。

  林嗣望向此人,一身黑衣,鹰钩鼻,身体佝偻,手握拐杖,似乎随时都会倒下,然而此刻的他,双眼之中却有璀璨之光。

  “你这臭老头怎么没说交给你,而说你们,难道你不想要?”林嗣毫不客气的说道。

  魔夜一愣,还没有人敢说他是臭老头,感到怪异,不过随后阴森一笑,道:“小子,别想离间我们,等你交出画轴,不用你离间,我们这群人就可能大大出手。”

  对于魔夜的话,有些人皱眉,有些则是不作任何表示,他所说的确没有错,但是前提是拿到画轴。

  林嗣摇了摇头,他明白他这点小心思在这些老妖怪眼中不值一提。

  “当初在崇城,小友展现风华,以后绝非池中之物,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崇城城主崇毐说道。

  还不等林嗣说话,那毕修突然说道:“钱嗣,你还是交出画轴吧,日后就留在风府好好修炼。”

  说完这句话,毕修低叹,他也不想这样做,被迫当众让风府弟子交出东西,这是莫大耻辱,但是若是不交出去,能怎么办?

  面对诸多势力,风府也没有任何办法。

  林嗣望向毕修,他没有开口,目光顺着看去,只见所有长老都是沉默,即便是钱梅也是如此,唯有风瞳静静的看着他。

  “你愿意交出去么?”风瞳问道,很是随和,没有毕修那种无奈,似乎在问一件很小的事情一般。

  林嗣点头,开口道:“弟子愿意……”

  声音传开,魔夜等人都是轻笑,而风府这边的长老也松了一口气,只要林嗣愿意交出去,就算风府因此丢脸,但是也还没有到最难堪的地步。

  “可是……弟子却不能交出去。”林嗣平静说道,好似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然而随着他声音的落下,无数目光聚集在他身上,即便是面对八大大势力,他也没有胆怯,更是直言不会放手,这一刻,整个风府长老都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在有些方面,他们还不如这个弟子。

  风瞳点头,而后缓缓行来,见此,剑洛眉头一皱,开口道:“风瞳,别做傻事,今日亏欠钱嗣的,他日归还便是。”

  风瞳脚步不停,同时开口说道:“剑洛,你走的是剑道,被誉为风府剑道第一人,然而你的剑在何处?”

  “我曾有一弟子,天赋出众,年纪轻轻就能洞悉一切,然而他为了保护钱嗣而牺牲,我今日若是退缩了,岂不是连我弟子都不如?我岂还有脸苟活于世?”

  说话间,风瞳来到林嗣身旁,抬头望向烈风等人,随后双目缓缓闭上,下一刻猛然张开。

  夺目的光芒从风瞳眼中闪出,哪怕是风烈这等强者都略感心惊,风瞳不过是长老而已,但是他的瞳术却是名震大陆。

  “今日,我护着你,即便是死,师尊也陪着你,只是可惜没有指点你修行,还算不上真正的师尊。”风瞳含笑开口。

  林嗣望着身旁的老人,眼睛湿润,开口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有算不上师尊之说?”

  闻言,风瞳身躯一震,然后大笑:“好一个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仅凭这一句话,老夫死而无憾了,不过在此之前,你们谁前来送死?”

  话到最后,风瞳大吼,他虽然没有跨入渡劫,但是眼前这一群人同样也没有,拼着性命不要,拉一两个垫背的还是能够做到。

  “当年那个为了修炼瞳术而炼瞎眼睛的风瞳,风华依旧呀!”一道笑声传来,声音清脆,好似青少年一般,使得林嗣身体微微颤抖,别头望去,正好见到钱大富缓缓行来,面带笑意。

  钱大富缓缓行来,速度很慢,然而他每落下一步,气势便攀升一截,当他来到林嗣身旁的时候,气息和风瞳相差无几。

  “钱大富,没想到你居然会为了后辈搭上你这条老命。”风瞳轻笑,声音中颇感意外,钱大富当初可是狠心杀了自己的亲孙子,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后辈直面八大势力,可不像他的为人。

  “风瞳,你瞳术无双,但是看人的眼光却一直不好,谁给你说他是我后辈了,你说呢,道友。”钱大富笑道。

  道友!

  钱大富是什么人?

  钱家老祖,一身实力和风瞳相差无几,这样的人物就算是在风府,能够被他称之为道友的也不多,然而面对林嗣这样的一个不惑,他却称呼林嗣为道友。

  难道林嗣背后有什么老妖怪,在辈分上远非钱大富可比,因此这才称呼道友?

  人可以放过,但是画轴必须得到。

  “承蒙前辈关爱,道友二字担不起。”林嗣连忙抱拳行礼,无论怎么样,他都不可能和钱大富平辈论交。

  钱大富罢了罢手,凝重问道:“这都无所谓了,老夫只想问小友一句,我钱大富和钱家对你如何?”

  “大恩情,难以相报。”林嗣肯定的说道,没有钱家,他就没办法成为修仙者,更何况现在钱大富还来护他。

  似乎感受到了林嗣的肯定,钱大富笑道:“这就足够了,画轴你若不想交出去,就留着,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和风瞳去会会他们。”

  声音落下,钱大富猛然望向烈风等人,张嘴间,口中竟有雾气喷出。

  唰!

  钱大富和风瞳同时冲出,一时间,周围灵气如海啸一般呼啸而来,一双巨大虚幻的双目出现在半空之中。

  “不要取他们性命。”崇城城主开口,风瞳毕竟是风府长老,如果直接取了性命,就和风府彻底走到了对立面,虽说他们都不弱于风府的大势力,但是谁也不想增添敌人,至于钱大富,也是同理,钱大富的钱家身为风府十二家之一,也算半个风府人。

  而且以他们的人数,想要制服钱大富和风瞳,难度不大。

  唯有烈风暗骂一声,他可是想借这个机会一举平了风府。

  “嘿嘿,老夫可没让你们留手,今日就拉几个垫背的。”风瞳嘿嘿一笑,双目之中爆发极致光芒,光芒扫过,连空间都被切割开一条裂缝。

  钱大富脚下出现一条庞大的水龙,吞吐龙息间,令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没有丝毫留手,更是以命搏命的方式。

  望着突然出现的大战,风府等人皆是低叹,但是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劝风瞳,至于钱大富,现在已经很明显,他有不得不保护林嗣的理由。

  “钱嗣,你真愿意看到两位这样的人物为你去送死?他们死了,你的画轴一样保不住。”沧浪山山主开口,他与风府之间有很大的渊源,自然不愿意看到风瞳和钱大富去送死。

  林嗣挣扎,的确,只要他愿意拿出画轴,风瞳和钱大富就不会死,但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回家路也断了,想要自己修炼到飞升成仙的地步,不知要何年何远,更别说还需要逆天的天赋。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这画轴可以让他更快的走上回家路,虽说不完全肯定,但是有一定的机会。

  然而为了这个机会,就要让两位老人去送死么?

  这一刻,林嗣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纠结,为了回家,他即便堕入魔道,哪怕是成为修罗,也不回头,但是他能做到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老人去送死?

  只是因为他不愿放弃画轴,两位老人没有说任何让他放弃的话语,就这样冲了上去。

  “不要打了,我愿意交出画轴!”

  林嗣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出这句话,眼角泪花留下,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他心里好像放下了一块大石,突然轻松了下来。

  即便是坠入魔道,哪怕是成为修罗,他之前是这样说的,但是他还是做不到,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两位老人去送死。

  或许他坚持不愿放弃,真的坠入魔道,成为修罗,可是,人性这东西还是无法抛下,注定他坠不了魔,成不了修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