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钱慈的杀念
音林匀2021-02-28 13:192,645

  一道身影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议事厅,包括钱升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

  此人正是钱大富。

  自从林嗣来到钱府后,他便一直暗中关注,这次名额之事,只要不牵扯到林嗣,他也不会出面。

  哪怕是这件事矛头指向钱雪,他也不打算出面,谁知这钱升竟如此愚笨,看不透。

  “见过老祖!”

  “见过老爷!”

  在场所以人都起身行礼,唯有大管家称呼一声老爷。

  钱大富随意罢手,神色看不出任何,来到厅内,钱升连忙让出了主位,老实站在一旁。

  此刻钱升心中也是后悔不已,他能坐上家主之位,岂是笨人,老祖这时候出现,必定是因为名额之事。

  叔伯没有出面,反而惊动了老祖,他立即明白过来,原来这名额之事是老祖决定,难怪叔伯都不露面,也不表态。

  看透这一点的不仅仅只有钱升,还有钱睿,此刻他低头不语,眼中却是不断闪烁光芒。

  他之前就猜测这事是老祖决定,所以才没有如钱慈那么冲动。

  至于其他人都知道老祖出现应该是为了名额之事,却没有钱升钱睿看得那么透彻。

  所有人都闭口不言,连大气都不敢出。

  钱大富的视线在所有人面上扫过,似乎目光能够看穿这些人的想法一般。

  当目光扫过钱雪之时,这才微微一顿,旋即若无其事的移开。

  钱雪此刻也松了一口气,她明白,既然老祖出现,那么这件事也该结束了。

  “慈儿,这名额本应该是你子所有,现在没了名额,你这个当父亲的是何想法?”钱大富淡淡开口。

  闻言,钱慈神色一凝,老祖这般开口,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看不透老祖所想,不敢随意,老祖问谁不好,干嘛要问他,此刻不想开口也得开口。

  “回老祖的话,之前族中就决定松儿有个名额,现在突然说名额没了,他这几日一直忧心,担心是什么地方做错了,让叔伯他们不喜,我这才来问二哥讨要一个理由,也好安抚那孩子。”钱慈开口说道,不过和他心中所想倒是差了许多。

  钱大富淡淡点头,又望向钱睿,问道:“你又何想?”

  被问及,钱睿并没有如同钱慈那般,恭敬道:“回老祖,这事既然是您老人家决定,自然有你老人家用意,我想小儿也不会心生怨念。”

  钱睿的话传开,不少人都是一惊,连钱升也是如此,心想这事你既然看出来了,为何还要说明?莫非是为了钱慈?

  这件事只有钱升和钱睿看出是老祖决定,但是只要不说明,那么钱慈必定会为了名额之事惹得老祖不满,无论是对钱升还得钱睿,都是好事,那么钱睿为何要说出来?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都疑惑,不过此刻他们也没有太过在意,都是震惊这件事居然是老祖决定。

  若是叔伯决定这件事,那么钱慈还可能把钱松失去的名额想办法给要回来,但是若是老祖点头,他连要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人都记得,十年前,为了争夺家主之位,钱家上下闹翻了天,直至老祖出手,以雷霆手段解决,这才平息。

  钱离的父亲便是在那一次家主争夺中被老祖镇压,最后灭杀。

  要知道钱离之父乃是老祖亲生孙子,连自己亲生孙子都能下手,钱慈哪敢对老祖有一丝不满。

  听闻钱睿之言,钱大富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这才别头望向钱雪,问道:“他修炼如何?”

  被钱大富问及,钱雪一愣,不明白老祖为何这样开口,她自然明白老祖口中的他是谁。

  虽然不明白,不过钱雪还是老实回应道:“回老祖的话,他资质甚好,也算得上勤奋。”

  “那就好!”钱大富点了点头,而后环视一圈,说道:“前往风府的三个名额毕竟关系到钱家未来,你们能在此商议,我很欣慰。”

  声音落下,钱大富身影一晃,便是消失不见,留下其他人面面相觑。

  老祖这又是什么意思?跑来就是随口问问?

  当然是不可能随口问问,至少钱睿和钱升明白了老祖的意思。

  以老祖的实力,钱府上下怎么可能逃得过他老人家的眼睛,刚才故意询问钱雪林嗣修炼如何,就是在告诉他们,他很在意林嗣。

  而后又开口说名额事关钱家未来,是表明,在老祖眼中,林嗣在老祖心中的位置足以和钱家未来相比。

  理解老祖意思的钱睿和钱升,二者背后都是发凉,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同一个想法。

  那阁楼上那位,绝不可招惹。

  当即,钱睿便是起身离去,这件事已经没有任何余地,这名额他也不敢再抱任何念想。

  钱慈面色阴沉闪烁,他不明白为何老祖问了两句之后便走了,什么都没有交代,他没有钱升和钱睿的头脑,此刻他依然在考虑该如何才能说服老祖。

  他窥视家主之位已经久,当年他便错过了机会,这一次只要钱松进入风府,他在钱家地位将有所不同,再加上他实力在众兄弟之上,必定能够坐上这家主之位。

  可是他并不知道,即便是钱松进入风府,即便是他实力力压其他兄弟,也无法坐上家主之位,这也是为何钱睿从未将他视作对手。

  当所有人都离开议事厅之后,钱慈仍然在沉思这件事。

  “老祖,你宁愿将名额交给外人,我不清楚你为何看重他,但是他总归是外人,你总不会因为一个死了的外人也对我下毒手吧!”钱慈心中已经有了决断,眼中杀机甚是浓郁。

  再说此刻的钱雪,她现在已经彻底安心。

  刚才离开议事厅后,家主便与她说了两句,态度温和,与以前截然不同。

  她知道,今日老祖现身,之前一切的忧虑都迎刃而解。

  “全是因为他。”钱雪比任何人都清楚老祖对林嗣的看重,那种看重已经远远超出了钱家后辈。

  “得让他和父亲接触接触。”钱雪知道自己父亲在钱家地位,若是能与林嗣交好,说不定哪天老祖随意一句话,便可改变这一切。

  当下,钱雪便将林嗣带到了钱奋所住的小院。

  对于钱雪带自己去见她父母,林嗣没有多想,按理来说他也该主动拜见,毕竟受了钱雪诸多照顾。

  林嗣的到来让钱奋激动,他自然是明白钱雪的用心,他不求能坐上家主位置,只想着能过得好一些。

  “小友,别客气,这都是贱内做的一些家常菜。”钱奋热情的招呼着林嗣。

  林嗣这才是受宠若惊,他多次让钱奋改了称呼,可对方不愿意,他也没有再提,心中怎么都觉得有些怪异。

  “伯父,我听钱雪说钱家在卫城有诸多生意,不知伯父负责哪一方面?”林嗣随意开口问道。

  闻言,钱奋低叹一声,说道:“我负责钱家在三十一区和三十三区的两个坊市。”

  闻言,林嗣微微一愣,三十一区和三十三区?那不是凡人区么?

  再看看钱奋的面色,林嗣明白了。

  钱家身为卫城三大家族之一,自然有修仙区的生意,在凡人区和修仙区做生意,傻子也知道哪方面更好。

  只不过钱奋在钱家并没有什么地位。

  “生意是一本经,只要做得好,凡人区和修仙区都是一样。”林嗣唯有这样安慰。

  “小友也懂做生意?”钱奋略显惊讶,林嗣年纪并不大,莫非也懂这生意之道?

  “略懂一二!”还真不是林嗣吹牛,他家就是做生意发家,他自然懂一些,在华夏做生意,方方面面涉及的远非这修仙世界可比。

  “那倒是要请教一下小友,这什么生意最赚钱?”钱奋笑问,在他看来,林嗣不过是一个孩子,懂什么生意,他之所以这样问,也不过是为了与林嗣有话聊而已。

  被钱奋问及,林嗣陷入沉思。

  什么最赚钱?

  沉思半响,眼中突然灵光一闪。

  “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