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我这暴脾气
虚渡2020-11-24 09:013,465

  在落月峰的山前,唐欣欣无所畏惧的站在法阵的正中央,她原本的模样就只有巴掌大,如今在一片若隐若现的紫色中,她的那抹耀眼的鲜红却显的愈发渺小。

  在发动阵法前,翟雨桐忍不住再次向唐欣欣确认,“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

  “……咯咯。”

  别废话,快开始吧,再耽搁下去我怕……我的勇气……就该要用完了……

  没错,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她唐欣欣从来都不是一个大义凛然,无所畏惧的人,她害怕孤单,害怕伤痛,害怕背叛,害怕死亡,她甚至宁愿当一只鸵鸟,掩耳盗铃般的活着就好,然而老天偏偏连这样的机会也不给她。

  穿书本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坏就坏在她不仅没有幸运的穿成故事的主角,甚至连人都不是。如果这就是上天对她的考验的话,那么她只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给上天一记狠狠的回击,不管天意如何弄人,不管这世间的法则究竟由谁制定,她都不在乎,她能做的就只是用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去守护那个她想守护的人。

  唐欣欣下定决心之后,便缓缓的在法阵中央闭上了眼睛,为了摒除杂念,她甚至连自己的六感也一同封闭了起来。

  一定会成功的,一定可以,她在心里不停的告诉着自己。

  而在法阵的上空,也就是正对着唐欣欣头顶的位置,翟雨桐临空站在其上,不停的默念着催动阵法的口诀,而随着阵法的逐渐启动,地上的紫光也随之“轰然”大胜,紧接着第一道银光从翟雨桐捏着法诀的手指中溢出,再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直到七道银光聚齐,它们才又突然好似受到召唤似的一齐从翟雨桐的手中朝下方的法阵中冲去,而下方的法阵在接触到那七道银光之后,便与他们瞬间融合,直到两种颜色完全交织在一起,那两道交错的光芒才又像是江河入海似的,齐齐往法阵的中心汇聚。

  法阵的中央便在唐欣欣的脚下,当那些银光在她脚下集结的时候,唐欣欣只觉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几乎要燃烧起来,带着刺痛也带着灼伤人的温度,原来这就是获得力量的感觉,虽然过程中夹杂着一些难忍的疼痛,但总体来说还是非常美妙,为了得到这份力量,她拼命的稳住自己的灵力,让他们不断的与那些外来的力量融为一体,直到他们完全融合不分彼此的时候,她才算是真正的拥有了那些力量,只有真正获得那些力量,她才能够得到突破。

  她已经在这个瓶颈中被折磨太久了,这一次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

  只不过此时此刻,如果唐欣欣睁眼的话,就会发现,翟雨桐手中的银光再加上地上的法阵所发出的紫光,组合起来,其形状刚好形成一只巨大的鸟笼子的模样,而她刚好不偏不倚就站在正中央。

  好在她这会儿一心一意的接收着翟雨桐的灵力,完全感知不到外界的情况,否则让她看到这一幕的话,她非当场暴走不可。

  要知道她对鸟笼子这玩意儿可谓是深恶痛绝,如果可以,它宁愿一辈子都不要再跟这东西打交道。

  向外界借灵力和传功差不多,唯一的凶险之处就在于,输出方和接收方的承受能力是否对等,如果不对等,一个不小心就会让接收方爆体而亡,而与此同时,输出方也会遭到与自己输出的力量几乎相同程度的反噬。

  好在唐欣欣虽然笨,但是这么久以来她也并没有闲着,境界不能突破,她便只能不断的巩固目前所掌握的,尤其是在控制自身灵力的这点上,她可谓是相当纯熟,不仅如此,甚至还举一反三,自创了很多疏通与节流的小窍门,不过可惜的是,她自己并没有自觉,直到现在,她也只当自己是灵力控制的稍微熟练了些罢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她能在与玄曳的比试过程中,让那条黑水玄蛇大吃一惊了,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么久以来,除了控制自身灵力之外,她真是什么都没学会。

  借灵力的过程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就在翟雨桐感觉到灵力的输出突然开始变缓,甚至隐隐开始了有反噬效果的时候,一睁眼,便让她看到了无比震惊的一幕。

  在灵力的不断增强和刺激下,唐欣欣浑身的羽毛不仅逐渐发起了明亮的红光,甚至在她的周围还刮起了一阵剧烈的狂风。

  那狂风像是突然疯了似的,围绕着唐欣欣不停的旋转,直到转着转着,将其中的那一抹深红彻底淹没,再然后那股狂风终于停了却又好像在酝酿着爆发似的,竟蓦然凝聚成一根耀眼的巨大光柱,那光柱以小凤凰为中心,越变越粗,越变越粗,随后直到扩展到大约井口粗细的时候,那根光柱眨眼间便直冲天际,好在翟雨桐反应够快,及时撤掉手中的灵力便原地倒翻了出去,否则被那根巨大的银白色光柱撞上,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银白色的光柱直冲天际,晃的人根本睁不开眼,直到光芒散尽,翟雨桐才看清楚,小凤凰竟然真的突破了灵阶化成了人形。

  她化成人形的样子,竟然跟当初温锦言料想的一样,的确是一位模样标致的姑娘。

  她一身火红,仿佛燃烧着的熊熊火焰,活泼而热烈,都说凤凰是浴火而生的神兽,可以燃尽世间一切,但是翟雨桐却觉得,凤凰真正孕育的是希望,就连她在这样热烈的火焰照样下,心底里的阴郁都散去了不少,更何况是那些原本就对生命充满了渴望的人们。

  唐欣欣在入阵前封闭了六感,如今除非她本人自己醒来,否则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叫不醒她,好在她对于自身的感知还是相当敏锐的,就在她周身的光芒散去后没多久,她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下意识的抬起自己的双手,发现终于是人手而不是爪子的时候,她简直高兴的都快要疯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忍不住高兴的跳了起来大声的欢呼道:

  “欧耶,我终于成功了,我就说么,这个世界上,除了物理那个小婊砸之外,本姑奶奶怕过谁?”

  唐欣欣自说自话的太久了,竟然完全忘记了她还是个现代人,她的那些个言论放在这里究竟有多么惊世骇俗。

  好在翟雨桐只是皱了下眉,便十分轻描淡写的接受了。

  “虽然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不过你化身的灵力毕竟是借来的,并不能持续太久,如果你真想救他,就快些去吧。”

  “好”,唐欣欣回答的十分干脆利落,但是转过身的瞬间她却又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翟雨桐,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

  “……”

  对此,翟雨桐并没有说什么。

  直到唐欣欣像是突然感应到什么的时候,再回头,翟雨桐原本站着的地方就已是空无一人了。

  唐欣欣心想,翟雨桐啊翟雨桐,你这样的人,要是放在现代,那妥妥的就是大哥的女人,可你好好的清福不享却偏偏选择要做大哥,真是何苦来由。

  翟雨桐都走了,唐欣欣便再没有什么顾虑了,只是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温锦言了,她的心还是忍不住忐忑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以前两个人朝夕相处的那么融洽自然,如今不就是稍微换个模样见面吗?怎么还连大门都不敢进了,不仅如此,内心深处这一副丑媳妇即将见公婆的小娇羞又他喵是什么回事儿?

  唐欣欣扶着竹舍的门框把自己气个半死。

  心想:唐欣欣啊唐欣欣,你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你是去救仙君的又不是去相亲,你她喵犯花痴也就罢了,能不能挑挑时候,啊?

  好在拼命给自己灌输了一通马列毛邓之后,她杂乱的心绪总算得以平复,当然更重要的是,在房门口犹豫的时候,她好像突然听到卧房内似乎传来什么东西滚落到地上的声音。

  唐欣欣被这声音搅乱了思绪,顿时便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进去。

  唐欣欣冲进去的时候动静不大,但也足够惊动到里面的人了。

  “谁?”

  温锦言对落月峰众人的气息都非常熟悉,就算不是落月峰的人,但凡是那些常来常往的人,单凭脚步声,他就能轻松分辨出对方的身份,但是这个脚步声,对他来说听上去却似乎有些陌生。

  眼看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只隔一道屏风了,唐欣欣便不再犹豫,直接从旁边绕了过去。

  只是绕过去之后,她才发现,温锦言床边是帷幔竟然是放下来的。

  见状,唐欣欣提着的一颗心顿时便没了着落,愈发砰砰砰的跳的厉害。

  “仙……仙君……是我……”

  唐欣欣的声音温锦言并不熟悉,但是从她身上熟悉的气息中,温锦言还是很快分析了出来。

  “你是……凤羽?”

  被温锦言认出来之后,唐欣欣立刻便想起了正事,尤其是温锦言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模糊不清,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似的。

  “是啊,我是凤羽,仙君,你怎么样?你就别骗我了,我知道你受伤了。”

  感觉到唐欣欣毫无顾忌的朝自己靠近,温锦言赶忙出声阻止她。

  “别过来。”

  “仙君……”

  温锦言态度坚决,一边阻止她一边还不忘岔开话题。

  “我说了,别过来,原来刚才外面那么大动静,居然是你……”

  唐欣欣并不否认,温锦言修为极高,在落月峰上搞事情,唐欣欣从来就没想过会瞒过他。

  “对,是我,我就是想让你看一眼我本来的样子,仙君,你别躲我好不好?”

  尽管唐欣欣已经十分小心翼翼的放缓了口气,可温锦言却还是无动于衷的回绝道:

  “谁说我躲你了?我只是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你先出去。”

  唐欣欣费了那么大劲才又见到温锦言,她说什么都不会轻易离开的,更何况前后被仙君赶了两次,这会儿就算她脾气再好也终于受不了了。

  “我不,翟雨桐说了,你被‘妄舍’所伤,魂力即将耗尽,你若是执意赶我走,信不信我这就把你受伤的事情弄的人尽皆知,看你到时候还怎么赶我走。”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