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你是我的新娘
虚渡2020-12-11 09:013,473

  七叶自问横行一世,还从来没被人这么拿捏过,要不是为了确保他的主人婉玉初晗能够安全离开,他真恨不得立刻就与这只臭泥鳅拼个你死我活。

  他自认万年的修为,就算再不济也不至于敌不过一只只会在海里面称王称霸的臭泥鳅。

  “臭泥鳅,你别太过分了。”

  七叶口中的“臭泥鳅”,其实是一只体型十分庞大的黑鱼精。

  七叶现在还维持着自己人形的模样,尽管他的身材已经算的上相当挺拔了,可在这只黑鱼精的面前,他却连人家身上的一枚鳞片也比不上。

  黑鱼精全身都覆盖着漆黑的鳞片,身体偏圆,脑袋略瘪,嘴巴两侧各有一条长长胡须,头上有角,虽然不长,但是却显的十分有气势,也十分性感?

  尽管嘴里一直说着恶狠狠的话,可黑鱼精的模样却一点儿都不凶恶,如果不是因为体型过于庞大到有些吓人的话,说实话就凭他的长相还真的挺讨人喜欢呢。

  “我过分?七叶,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当初若非被你蒙骗,我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幅模样。”

  黑鱼精一说到当初,七叶顿时便有些心虚的避开了对方的眼睛。

  “都……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就不能看开点儿吗?”

  黑鱼精不会眨眼,但是眼睛全然瞪起来的时候,倒的确是气势十足。

  “你骗的我好苦,你让我如何看开?”

  “那你想怎么样?”七叶自知理亏,可是输人不输阵,为了大扇贝里的人,他拼死也要硬撑过去。

  “不想怎么样,你当初答应过我的承诺,我要你现在就兑现。”他等这一天早已等很久了,之前七叶强行分离自己的灵识,在本体周围设下结界龟缩不出,他才勉强拿七叶没办法,如今好不容易被他逮到机会,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七叶逃避了一万多年,就是不想有些人再旧事重提,所以听完黑鱼精的话,七叶顿时便气势汹汹的指着对方的鼻子道:“你……你有病啊,我都说了当初只是误会。”

  显然对于七叶的狡辩,黑鱼精根本不打算买账。

  “误会?当初你从我这偷偷拿走血凝草的时候,怎么不说那是误会?”

  一提到当初,七叶便难免落于下风,权衡利弊之下,他只好暂时做出妥协。

  毕竟眼下他们深陷重围,实在不宜与这只黑鱼精过多纠缠。

  “好吧,这件事的确是我理亏,补偿你也是理所应当的,既然如此,那我乖乖跟你回去总行了吧。”

  “那好啊,来人,布阵。”

  说完,周围原本一直按兵不动的蓝鲨群就突然间全都自发排成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形状,那形状有点儿像蜂巢,可是又没蜂巢那么规则。

  七叶实在没想到,这只愚蠢的黑鱼精竟然会给他来这么一手,发现自己被困住了之后,他顿时便十分恼怒的道:

  “臭泥鳅,你究竟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不是你自己说要跟我回去的吗?我只是以防万一而已,毕竟你这个人前科累累,实在不值得信任。”

  对于黑鱼精这种明显趁人之危的做法,七叶虽然恨的咬牙切齿,一时却也没有更好的脱身之法。

  不过好在,他对于黑鱼精的妥协向来都是有保留的,反正这只黑鱼精实在是笨的很,数千年前就已经被他骗过无数次,这回相信也不在话下。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跟你走就是了。”

  “好,那我们这就出发,至于这只扇贝……”

  一提到旁边的大扇贝,七叶顿时便抢先一步开口道:

  “你就让它在这里喝水好了,等它喝饱了我自然会找机会再来接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听你的。”

  七叶早就知道论头脑,这只黑鱼精永远都别想跟自己斗,果然不出所料,只要让黑鱼精稍稍以为自己已经被他控制住了,对方果然很容易就放松了警惕。

  如此一来,婉玉初晗和那个凡人就可以平安离开了吧?

  到时候自己再用点儿手段这么一脱身,等离开了这片海域,从此以后他就跟这只黑鱼精了再没有关系了。

  七叶的如意算盘的确打的很响,却没注意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黑鱼精竟再次不动声色的朝旁边的蓝鲨群说了什么。

  只可惜这无拓海底的蓝鲨实在是太多了,就算随随便便消失个几百只,七叶也未必能发现。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不久之后的他彻彻底底的陷入了被动。

  黑鱼精的居所也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只不过跟七叶的那个半开放式的山洞比起来,黑鱼精的这个洞府,反而更像是一个洞窟。

  洞府的入口极窄,只能容纳两三个成年人并排通过,所以当黑鱼精回到自己洞府之后,他就摇身一变化身成了人形的模样。他人形的模样要比七叶高大很多,而且身材也更加强壮结实,尽管如此,却丝毫不显臃肿,反而还极具一种野性的魅力,七叶就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即将长成的大男人了,可是被黑鱼精扛在肩膀上的时候,却像是一只毫无反抗能力的小鸡仔似的。

  洞府的入口处略显漆黑,可是到了里面,却是既宽场又明亮,墙壁上和洞顶不一不是镶嵌着闪闪发光的贝壳和珍珠,把整个洞府映衬的十分璀璨夺目。

  七叶被黑鱼精扛入洞府之后就被安置在了洞府中唯一的一张大床上。

  尽管整体上并没有遭受什么非人的虐待,但是一直被绑着双手和双脚也令他十分难受。

  “喂,大泥鳅,你把我带回来到底想干嘛?”

  黑鱼精将七叶端端正正的安置在床榻上之后,便一直弯着腰站在七叶的面前定定的看着他。

  闻言,黑鱼精突然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按压在七叶的嘴唇上。

  “嘘,叫我的名字。”

  七叶气急,恨不能立刻踹对方两脚,又怎么可能轻易让对方如愿,于是在听完黑鱼精的话之后七叶便恶狠狠的一转头:

  “哼,你的名字?我早八百年前就忘了。”

  闻言,黑鱼精也不生气,只是语气愈发温柔而蛊惑。

  “不,你没忘,叫出来。”

  “你——”闻言,七叶更是气愤之极,他着实不明白,这只黑鱼精究竟在跟他兜什么圈子,要杀要剐,咱就不能痛快点儿吗?

  只不过眼下就算再生气也还不到强行跟对方撕破脸的时候。

  “蓝金城,你到底想干嘛?”七叶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将那个名字叫了出来。

  蓝金城一听,性感的嘴角顿时便十分愉悦的勾了起来。

  “这就对了嘛,我就知道你没忘。”

  “你——你就是故意气我是吧?”闻言,七叶再一次十分恼怒的偏开头,没办法,因为他总觉得,刚才的一瞬间他仿佛从蓝金城的眼中看到了什么既熟悉又可怕的东西。

  “这是你欠我的,七叶,要知道当初在得知你逃走之后,我比你现在所感觉到的更气愤一百倍。”

  七叶一听便再次没好气的道:“所以你就上天入地的找我?”

  “难道不应该吗?”

  闻言,七叶十分倨傲的冷笑一声:“应该,毕竟我偷了你的东西嘛!”

  对此,黑鱼精倒是大度的很,“我知道你是为了那个婉玉初晗才偷的,所以我不怪你。”

  七叶一听顿时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真的?”

  “当然是真的,但是你不该骗我。”

  闻言七叶原本刚亮起来的双眼顿时又暗淡了下去。

  “你果然还是在记恨当初的事。”

  “要让我不记恨,除非你能履行当初的承诺。”

  事到如今,七叶也只能装失忆了,“什么承诺,都过去一万年了,谁还记得?”

  “我记得,七叶,就算是再过一万年,我也始终不会忘,你是我的新娘,七叶。”

  听到“新娘”两个词,七叶顿时便愤怒的挣扎了起来。

  “你个疯子,你明明早都知道当初的一切不过就是一场骗局,为何还要执意如此?”

  兰金城始终不慌不忙的看着七叶徒劳挣扎,“我说了,做人要讲诚信,你答应我的就一定要做到。”

  “可是我不是人。”

  “对,你是半神之体,可那又如何?神难道就可以不讲信用?”

  七叶实在无语,他觉得这条黑鱼精八成是疯了。

  “可我是男的,你难道心瞎眼也瞎了?”

  “没事,我不介意,反正我只是想要你做我的新娘而已……”

  直到现在七叶才终于明白,一万年的时间早已经让眼前的这条黑鱼精疯魔,现在他唯一在乎的就是自己当初对他许下的承诺,如果自己始终不履行那个诺言,他就会一直跟自己纠缠下去不死不休,哪怕上天入地,百世轮回,他也绝不会放过自己……

  七叶离开之后,载着唐欣欣和温锦言的大扇贝就好像失去了意识似的,一动也不动了,就在唐欣欣以为它就要永远这么随波逐流下去的时候,它却又突然莫名其妙的动了起来。

  唐欣欣虽然觉得很神奇,可还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七叶。

  “仙君,你说七叶他不会有事吧?”

  相较于唐欣欣的不安,温锦言倒是从始至终都一派从容。

  “不知道,你很担心他?”

  唐欣欣承认:“恩,毕竟他也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可我们与他不过是萍水相逢。”

  这一点唐欣欣又何尝不知。

  “那倒是,可就算是萍水相逢,也毕竟相识一场,万一他真有事,我会内疚的。”

  对此,温锦言倒是比唐欣欣干脆利落的多。

  “既然如此,那还犹豫什么呢,回去看看吧。”

  “唉?真的吗?”唐欣欣实在没想到温锦言竟然会这么说。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是我还以为……”

  唐欣欣话还没说完,温锦言便十分了然的道:“你以为什么?以为我会见死不救?”

  唐欣欣一听顿时便有些心虚的笑笑:“嘿嘿,那倒不是,只是觉得你应该挺讨厌他的。”

  对此,温锦言也不否认:“我的确不喜欢他,但也没到讨厌的地步,不过这跟见死不救是两码事,他性格张狂又口无遮拦,的确十分不讨喜,但好在秉性不坏,若是就这么放任不管,就算是我也说服不了自己。”

  唐欣欣一听顿时便如释重负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去,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大不了一起跟那个大泥鳅拼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