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新的一年
不知名的冒险中2021-04-07 15:001,937

  1967年 大年三十。

  赵大富家里发生的事情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偶尔路过的时候能看见赵大富家里的门依旧锁的死死的,赵大富没回来,也就无从得知小虎子的消息,徐天狼也没再找过我,仿佛那天的话真的只是一个玩笑,我又回到了一个人简简单单的生活。

  早上起来给诊所外面贴对联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我骨子里还是有那么点向往县城外面的世界。

  对联是师父几年前提前写好的。

  上联:“切三关 辩阴阳 兴中伐贼师承仲景”

  下联:“谙百草 定虚实 拯弱扶伤法效时珍”

  我还记得当时师父喝了很多酒,也写了很多对联,但是都没补上横批,当我问起来的时候,师父只是笑着摸摸我的脑袋,说等我长大了自然会自己补上的。

  所以当时无论是在被徐天狼用刀架住脖子的时候,还是望着小虎子恐怖骇人的脸庞时候,我心里除了恐惧之外,更多的是难以抑制的,让我感到害怕的兴奋。

  这种兴奋在很多年以后师父摸着我的头说让我长大以后补横批的时候也出现过。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来串门的街坊四邻,打扫完满地的瓜子壳花生壳,时间已经到中午了,我正在厨房炒着菜,听到电话响了。

  接起来一听,原来是徐天狼,这家伙大过年的给我拜年来了?

  “小赵弟弟,中午有空么?一起来吃个饭?我在赵大富家斜对面巷口的面馆等你。”

  嘟嘟嘟——

  望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又看了看锅里的菜。

  得,这比拜年还直接,这大少爷放着燕都不待,跑我们这个小县城来干嘛?

  ~

  面馆里,徐天狼拉着我坐下以后神神秘秘的对我指了指附近赵大富的宅子说到:“来的刚好,没错过精彩环节。”

  顺着徐天狼指的方向看过去,我经验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赵大富家门口的锁已经打开了,正有人进进出出的往外搬东西,还有几个穿着蓝色中山装带着眼镜的人在门口用笔记着什么东西。

  这是搬家还是抄家?我连忙问徐天狼到底神恶魔情况?

  听了我的疑问以后,徐天狼扒拉了一口面条,点起一支烟对我说道:“赵大富死了。”

  听完我猛的站起来,引得面馆里其他人纷纷侧目。

  徐天狼按住了我,示意我不用激动,然后继续给我讲之后一年里发生的事情:“和你分开以后我立刻就回到了燕都把你的推断告诉赵大富和我爹了,虽然赵大富还有一些疑问,但是我爹还挺相信你的,反正讨论以后大家一致认为那个道士应该知道点什么。”

  听到徐天狼他们打算从那个突然出现在赵大富家里的道士身上找到线索我倒是不意外。

  在这个动荡的年代,别说四处讨生活的假道士和尚了,就连庙里道观里的那些根正苗红的都天天担惊受怕,怕说不到哪一天就被从梦乡里抓起来关到马棚里挨打,所以哪里还会有人在过年的时候明目张胆的跑去别人家里消灾解难。

  我冲徐天狼点了点头示意可以理解,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后来几个朋友在直沽市附近的一家招待所里找到了这个道士,这家伙倒是很配合,我们这还没绑上呢,这家伙就把所有事情交代了。”

  说着徐天狼停下来喝了一杯酒,然后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这个道士自称姓钱,没什么大本事,六零年以前主要是在谁家有个红白事的时候念几段经文或者说点好话活跃个气氛,后面怕出事被人关起来套上帽子,就拿几个偏方拿来治一治头疼脑热之类的混口饭吃,姑且就叫他钱道长吧。”

  “钱道长说之前确实是接到一个活,说是有个女人找到他,说家里有人得了病,但是就是普通的发烧,家里人非要找神婆来弄什么放血治疗,这个女人听说过不少放血把人放死的事情,心里很害怕,所以就找到他,让他糊弄一下家里人,主要还是拦着别让神婆过来,还说怕事后家里人怪罪,特意让钱道长找个借口让她回娘家。”

  我点点头,这师父教过我,放血疗法本身确实是自古以来就有的法子,《黄帝内经》记载,如“刺络者,刺小络之血脉也”;“菀陈则除之,出恶血也”。

  翻译成白话再补充一下就是用特制的三棱针或粗毫针,速刺速出某些穴位或体表小静脉而放出少量血液的治疗方法,而且也被证实可以治疗癫狂、头痛、暴喑、热喘、衄血等病证。

  但在当时的年代里,大量打着放血治疗幌子的庸医,乃至连医生都不是的人都敢胡乱操作,甚至还有看过中医操作后,用家里的缝纫针烤一下火就敢给家人治疗头疼和狂躁等症状的人。

  就我所在的县城就出过不少因为自己在家搞放血治疗然后感染身亡的例子。

  徐天狼说这个女人害怕神婆伤害到孩子,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还算是说得过去。

  “你我都知道,小虎子根本不是什么发烧,而是中毒,根据你的推断再加上赵大富平时为人谨慎,能够少量多次的往小虎子房间里下毒的人,只有赵大富、赵大富家里的保姆和媳妇了。”

  “首先排除保姆,因为保姆在过年前就回老家了,和小虎子毒发的时间对不上,然后是赵大富,他中年得子,平时宠都来不及的,也没有理由对一个孩子下手。”

  这个时候我接着徐天狼的话往下说道:“所以除了赵大富老婆急着借钱道长脱身之外,你们还查到了什么东西,让你们有理由相信赵大富的老婆就是毒害小虎子的凶手?”

  徐天狼闻言点点头对我说:“这个故事还得从赵大富刚来燕都说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心向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心向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