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玉面煞神姑苏寒
姬随2020-06-18 23:243,950

  今日的盛京城里有两件值得称道的大事。

  一是丞相府的两位女公子,司成月和司成风成年加冠;二是大皇子姑苏业受封储君之位。

  大楚素来重视血系母权,女子地位与男子不分上下。无论男女,皆在十六岁成年加冠。

  旧姓贵族尤其重礼,司丞相作为旧姓贵族的领头羊更是不例外。

  两件大事碰在一起,老皇帝一抹胡须,大手一挥,索性全在一处给办了。

  南城外的天坛,乐声阵阵,人影喧闹。

  旧姓贵族、新起之秀还有皇族子弟一时间全在揣测老皇帝的用意。

  南城外,天坛不远处一棵古树下,刑部尚书独子李戚执扇而立。比起众人衣冠整饬,长袖善舞的模样,他这个新士族的公子显得颇有些悠闲。

  在大楚,没有官爵的贵族子弟是没有资格参加储君继位大典的,他此次前来只是应了司大小姐司成月的邀请,前来观她成人礼的。

  李戚不是个爱与人攀谈的性子,也不愿去凑这个热闹,便躲在树后,算是偷得一会儿悠闲。

  向来不喜麻烦的他,如今却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试问一个人,不小心听到了自己不该听的话,他还能活?

  李戚现在就陷入这样的境地。

  古树不远处,站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女子。她穿的不是京城里近日流行于贵族小姐间的衣裙,而是绣着皇族式样的男式正装。

  玄色衣袍,滚金刺绣,还有镶着九颗明珠的披襟。这就不仅仅是皇族了,还是有功勋和爵位的皇族。

  那人甚至不需要转身,李戚就能猜到她的身份。

  大楚唯一的女王爷、三年前在楚魏大战中一战成名的战神、素来在东九州有玉面煞神之称的奇人——姑苏寒。

  她的身上人命无数,却也功勋累累。说句大不敬的实在话,大楚的半壁江上都是她打下来的。

  尽管她地位尊崇、手握重兵,但却从来不会有人担心她抢了储君的位置。

  原因无他,她的母亲也就是老皇帝的原配夫人,也是当时前来大楚和亲的魏国公主魏祁,在老皇帝登基之后便主动提出与他和离,当着全天下的人狠狠打了楚国皇帝一巴掌。

  留下的和离书上铁画银钩写着:魏氏女子从不与人共侍一夫,吾与后宫存其一必去其一。

  端的是高傲轻蔑。

  魏祁似是早有准备,离开皇宫之后便再无声息,楚皇派了无数的禁卫去寻找,最终也没有任何线索。

  从此,姑苏寒的母亲就成了老皇帝的逆鳞,楚魏两国也从此交恶,连年战争不断。

  而魏公主魏祁和离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东九州偌大的地盘竟没有一丝踪迹。

  姑苏寒自出生以来二十年,便没有见过她母亲魏祁一眼,老皇帝也未免看到她徒生迁怒,就把刚刚满月的姑苏寒扔进了暗骑营,交由护国大将军苏澈抚养。

  从此,整个皇族都对她们母女两个闭口不提,仿佛从未出现过这两人一样。

  直到六年前,护国大将军苏澈在一次战争中遭到魏国军队的埋伏,重伤之后昏迷不醒,生命垂危,姑苏寒一怒之下,率军挥师北上。

  暗骑营全体士气悲慨,北伐之行势如破竹,一直打到魏国国都素阳城下。硬是逼得她的舅舅,也是当时的魏国皇帝魏止,亲自拿着传国玉玺出城签订降书。

  据说当时魏皇看到姑苏寒那张与魏祁有七分相似的脸时,气的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脸色苍白地指着天,哆嗦着悲号:“天亡我大魏啊!”

  这一战不仅打怕了魏国,还给了宫城里的楚皇一个闷棍,消息传回盛京的时候,满朝文武一片静默。

  最后还是楚皇问了句,“那孩子如今多少岁啊?”这才打破的沉默。

  身后的老太监垂下眼帘微微笑了笑,附在楚皇耳边道:“大公主才十四岁啊。”

  楚皇当时坐在龙位上沉默了很久。

  隔日,封赏的圣旨就加急送往前线。

  十四岁封王,擢正二品武将,位同亲王。

  泼天的荣耀就这么给了她,姑苏寒也没有推辞之语,欣然接受。

  到现在,二十岁的姑苏寒横亘在新旧贵族和皇室之间,手握重兵,成了东九州权力场里的一个黑洞。

  没人敢拉拢,也没人敢打压,更加没人敢追随。

  李戚心里还在忐忑着准备偷偷离开,那边姑苏寒已经挥退了手下转身朝他走过来。

  李戚深深吸了一口气,收起了折扇,原本放松的身体微微站的直了一点。

  “在下刑部侍郎之子李戚,见过王爷。”李戚这个大礼行的不折不扣,态度极其尊敬。

  姑苏寒手负在身后,轻轻嗯了一声,示意他起来。

  李戚心里直打鼓,还略微有些紧张。毕竟玉面煞神的凶名在外,他虽未亲眼见过,却也是早有耳闻。

  十四岁的年纪啊,那时他还在书院里读着书,为夫子留的策论发愁吧,这个女子就已经拿着长矛,带着数万大军在战场上攻城略地了。

  “本王记得你。”

  就在他紧张得不行想要开口打破沉默时,姑苏寒突然说话了。

  声音里似乎也带着金戈铁马的杀气,低沉又清晰,听得李戚耳尖一热。

  “啊?王爷见过在下?”李戚先是一愣,然后惊讶地抬起头,目光落在姑苏寒线条利落、俊美逼人的脸庞上。

  李戚讷讷地看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平日里舌战群雄的文采消失的无影无踪,傻傻地站在那里。

  姑苏寒视线微微转移,对上李戚直直的目光,提醒道:“一年前,伯英会,我去拜访令师。”

  听到伯英会,李戚的思绪渐渐回归,他无意识地暗暗挺了挺胸膛。

  伯英会可是他的主场,那次他在京畿四镇的才子才女里拔得头筹,从此名扬翰林。

  “王爷去,去拜访我师父?”李戚突然想起去年那时他师父跟他提到一个心术不正、不尊敬老人的后辈,该不会就是姑苏寒吧?

  姑苏寒轻轻一叹,“只可惜无缘得见老先生真容,倒是有幸一睹李公子斐然文采。”

  明明就是客套到不行的场面话,从姑苏寒嘴里说出来却格外让李戚感觉愉悦。

  要知道,姑苏寒已经算得上他的童年阴影了。每次他不学无术与朋友一起出去鬼混的时候,他父亲总会用姑苏寒的赫赫战功来刺激他。

  就算当时反驳父亲时嘴里都是讨厌的话,但他内心深处确实偷偷曾经把这个女子当成过自己努力超越的目标。为此,他还专门找了一个身在江湖的师父学习武功。

  现在突然得到姑苏寒的夸奖,心底莫名地就被一种奇怪的满足情绪填满了,好像这几年因为练功受的伤都不值一提了。

  他还想再说什么,就被远远过来的司成月叫住,姑苏寒远远看了一眼,而后朝他微微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他看着姑苏寒瘦削高挑的背影欲言又止,咂了咂嘴,郁闷地打开折扇对着自己用力扇了扇。

  该死的,你真是太不从容了!

  怎么总是关键时候掉链子呢?李戚啊李戚,你见到皇帝都没这么紧张你见到姑苏寒你紧张什么啊?

  正在靠近的司成月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裙子,走过来时裙摆被风微微带起,微微扬起来时就像一团正在热烈盛放的花。

  对比之下,姑苏寒就像是深山密林里清明的泉水。不对!那该是东九州最东处的汪洋大海,幽深磅礴,凡人之所不能及也。

  司成月用手在李戚脸前晃了晃,“伯言,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伯言,是李戚的字。

  李戚回过神来,一侧的眉毛微微挑起,嘴唇提起对着司成月微微一笑。

  “大海。”

  司成月神色一顿,然后嗤笑了一声,跟上李戚。

  她跟在他的身后问道:“刚才与你说话的那是肃亲王?”

  李戚一听到肃亲王这三个字就想起自己刚才差劲的表现,便郁闷地合拢折扇,用力拍了一下手掌,没声没气地回答道:“对啊。”

  司成月脸色微微变了变,再次开口问道:“伯言,与她相识?”

  李戚往前走的脚步顿了顿,摇了摇头,说道:“肃亲王公事繁忙,又不常在盛京,我又怎会认识她呢?”

  他心里却在想,我要是能认识她就好了!

  司成月却像松了一口气,方才严肃的表情都放松了下来。

  李戚发觉她语气里的不对劲,微微眯起眼,用略带开玩笑的口吻问她:“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想我们认识?”

  司成月脸色变得有些严肃,“我确实不想你们认识,此人深不可测,办事手段冷血专横,是个很危险的人。”

  李戚对她的评价不置可否,虽然他心里并不赞同这种评价。

  大楚的丞相与肃亲王政见不合,可是东九州三国都知道的。司成月对姑苏寒的态度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司成月好像看出了李厌神色里的轻慢和不在乎,走近了一步认真道:“我并不是因为父亲的原因,是因为我每次看到她都心生不喜,这是我的直觉,你知道的,我的直觉从小到大都很准。”

  李戚眼角勾起,淡淡笑了笑,“成月多虑了,我与肃亲王并不认识。”

  他心里突然有些烦躁,不想再从司成月嘴里听到关于姑苏寒的坏话,就索性主动岔开话题。

  “哎,对了,今日怎么不见成风?平日里她不是最喜欢热闹的吗?”

  “她啊,她这会正缠着我爹呢,我爹前几日给她指了一门亲事,她不愿意嫁,哭哭啼啼的对着父亲撒娇呢。”

  “亲事?”李戚有些惊讶,问道:“怎么这么突然?不知是哪户人家?”

  司成月看了李戚一眼,然后朝着天坛的方向努了努嘴:“当今储君,太子殿下。”

  “啊——这样啊。”李戚目光远远地落在人头攒动的天坛上,明黄色的太子身后跟着的是队伍整齐的文武百官,姑苏寒则一动不动地站在楚皇身后不远处。

  良久,他收回目光,转身看向司成月,“倒也算是一门好亲事,成风为何会不同意呢?”

  司成月的目光在李戚的脸上仔细扫视了一圈,看他确实是真心实意的疑惑,便彻底放了心。

  她耸了耸肩,嘴角的弧度带着点不易察觉的嘲讽,“谁知道呢?成风兴许是有了心上人吧。”

  李戚听了,却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司丞相向来疼爱成风,若是她真的有了心上人自然就不会再强迫她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吧。”

  司成月没有回答他的话,李戚继续问道:“不过说起来,你日夜与成风相处,所以你知道她的心上人是谁吗?”

  李戚的脸上突然露出狡黠的笑容,他的脸微微向前靠近司成月。

  司成月被他紧紧盯着,嘴巴张了张,突然觉得嗓子有些发干,慌忙说了一句,“你不如自己去问。”就匆匆离去。

  李戚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司成月迅速走远的背影慢慢拧起了眉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