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步虚词
边编2020-07-22 19:443,462

  入春以来,薛涛一直郁郁寡欢。使府园子里桃李、海棠较别 处开得早些,她也懒得走动,成日守着自己的闺房、小院,宴饮 更是能推就推。

  春分后的一天傍晚,秋生请薛涛赴晚宴。 “赴宴的还有什么人?”薛涛问。 “只有将军和薛娘子二人。”秋生微笑着回答。

  薛 涛 一 听 是 和 韦 皋 二 人 用 餐 , 并 不 排 斥 , 道 :“ 噢 。 这 就 去 吧 。 ”

  秋 生 一 愣 :“ 娘 子 不 换 身 行 头 ? ”

  薛涛低头瞅了瞅,这天,她穿一身旧棉布袍子,外头套着灰 色夹袄,十分随意。“吃顿家常便饭,何须盛装。”她就这样出了门。 跟秋生到了府衙北苑,薛涛发现湖边滩上架起一座平而阔的木制露台。台上临湖处支着挑高的牛皮大帐,颇有异域色彩。 “今天便是在此处用餐?”薛涛问。

  “正是。”

  薛涛好奇地跑到帐前,见韦皋已在帐内踱步,轻声喊道 :“城 武兄!”

  韦皋一转头看到薛涛,满脸笑意 :“洪度,快,进来坐。”

  “看来,城武兄不光是御史大夫、剑南西川节度使,还可算是当代鲁班。”

  明知自己被比作匠人,韦皋却不气恼,反而喜滋滋地说 :“怎 么样,看看这大帐如何?既能遮风挡寒,又可观湖上风景。”

  “见素抱朴、至朴归一,便是如此了。”薛涛笑着。这时候两 名侍女捧了碗碟上桌,素白碗盘里头,装着莼菜羹、烧白鱼、藕 带、笋尖几样清新小菜。薛涛瞧了瞧,很是欢喜,不紧不慢地坐下, 与韦皋一同进餐。

  夕阳西沉,夜色笼罩四野,不知不觉,薛韦已酒过二巡。因 有两三杯喝得急,薛涛又不胜酒力,头一沉,便伏倒在案上闭目 养神。凝神时,忽听得耳边熟悉的鸟语虫鸣里,夹杂着一道异常 清远脆亮的声响,如歌如诉,飞扬婉转,好似从天而落。

  到底是鸟雀之声,还是乐声呢? 难不成林中神鸟降临,是朱雀,或是青鸾? 那声音若有若无、似断似续,自何处飘来?薛涛懵然不知。

  她抬起脑袋向帐外望,湖上水汽蒸腾、白雾弥漫。水雾中能看到 几点橘黄的星火朝露台这一侧涌来。

  薛 涛 慢 慢 站 起 身 说 :“ 城 武 兄 , 看 那 边 ! ”

  韦皋扶着薛涛一步一摇地走向帐口,见那水面上真有寥寥灯 火,忽明忽暗、由远及近。灯火下,一群彩袖白裙、粉妆碧饰的 少女翩然起舞。此时乐声渐强,先是一曲笛声清幽,后有笙箫笳 鼓汇入,少女们纷纷展袖回裾,皎若飞雪、姿如白莲。

  晚风徐来,未吹散酒气,倒让醉的人酣意更浓。醉眼蒙眬处, 薛涛拍手道 :“奇了,湖上神女起舞,又有朱雀青鸾和歌,真真是 误入清虚仙境!”

  韦皋扶着薛涛,向前方指去 :“你看,还有呢!”

  舞者们身侧,倏地亮起无数明灿灿的荧光。那是高高低低的 笼纱灯、琉璃盏,在雾色中寒光闪闪,于水面投入点点光斑。

  “啊,好像天上的星辰骤然跳落到水里!”薛涛惊呼。 灯下走出十余名歌者唱曲,水波送来歌声 :

  众仙仰灵范,肃驾朝神宗。金景相照曜,逶迤升太空。 七玄已高飞,火炼生珠宫。余庆逮天壤,平和王道融。 八威清游气,十绝舞祥风。使我跻阳源,其来自阴功。 逍遥太霞上,真鉴靡不通。

  一段唱罢,薛涛道 :“是步虚词!”舞者和歌者越漂越近,她 才看清他们是乘船而来。船体黝黑,原先是叫雾气给遮住了。而 这一段歌停了片刻,近处露台下也传来琴筝和鸣,歌者时吟时唱, 念唱自如 :

  扶桑诞初景,羽盖凌晨霞。倏欻造西域,嬉游金母家。 碧津湛洪源,灼烁敷荷花。煌煌青琳宫,粲粲列玉华。 真气溢绛府,自然思无邪。俯矜区中士,夭浊良可嗟。 琼台劫万仞,孤映大罗表。常有三素云,凝光自飞绕。 羽幢泛明霞,升降何缥缈。鸾凤吹雅音,栖翔绛林标。 玉虚无昼夜,灵景何皎皎。一睹太上京,方知众天小。 灼灼青华林,灵风振琼柯。三光无冬春,一气清且和。 回首迩结灵,倾眸亲曜罗。豁落制六天,流铃威百魔。 绵绵庆不极,谁谓椿龄多。

  薛涛专注听曲,道 :“此曲妙极!音调杂糅、变幻莫测又不离其宗,韵律有阴阳回复之感!”

  望着美人的盈盈双瞳,韦皋得意地说 :“我命乐师们新编这步虚词曲调,花了大半个月!确实是遵照八卦九宫方位谱写。”

  “吴筠这两首五言,我也很喜欢!谢谢城武兄,今日真觉得到了仙境!”

  “是你在诗中写,折腰齐唱步虚词,我当时就打定主意,定要 排出此曲与你共赏!”

  见韦皋眼眸跳动,快乐地说着些寻常话,薛涛便感到心绪激荡、 面颊发热。她心里道:与自己如此心意相投的,世间怕是再无第二人了。

  然而当真没有第二人么?她又不禁这样问自己。捕捉湖面明 明昧昧的光影时,她想起几个月前在长安那晚,曲江江上绽放的烟花。

  那个她蒙昧思慕着的诗中知己,即使相隔迢迢千里,还是让人在无数个昼夜不能安寝。

  黑暗中,她第一次主动摸索着韦皋的手,紧紧握住。

  他们携手到帐外听曲,远处、近处、高空中、地底下,四面八方飘来乐声。

  这是道士在醮坛上绕坛穿花、讽诵词章时所用的曲调行腔。 一步一探、一绕一引,众仙缥缈,步行虚空,便是“步虚声”的 神髓。

  南朝宋刘敬叔在《异苑》一文中曾写 :陈思王曹植游山,忽闻空里诵经声,清远遒亮,解音者则而写之,为神仙声。道士效之, 作步虚声。只不过,那时的“步虚声”腔调已失传。据步虚音乐 填写的字词却留存下来,称为“步虚词”。

  念及吴筠,韦皋感慨 :“写词的吴筠确是高人,通经谊、美辞赋、 性高洁,最难得的是懂得进退。”

  薛涛道 :“我只读过他的一些文章辞赋,他文辞严谨、著作丰富, 应是勤勉之人。”

  “天宝年间,李林甫、杨国忠辅政,朝纲日乱,吴筠预测天下 将乱,便上奏要返回嵩山,圣上不准,留他在京城岳观内修炼传道。 安史之乱前,他又上奏要回茅山,最终如愿去了,刚去,中原便大乱。 之后,他隐居会稽山,逍遥于泉石间。”

  “如此说来倒是奇人!逆流而上者常见,急流勇退者却少之又少。不过,城武兄难道也甘心归隐山林么?”

  “年轻时一心入仕而不得,苦于无处施展拳脚。如今过惯了逍 遥日子,却领得圣恩主理西川。人生境遇实在难料!现下一天天, 不是朝会议事,就是查检军务,连坐下来看几本书、下几桌棋, 都是奢望。”

  听了韦皋的抱怨,薛涛逗他 :“那便辞了这官,做个山野闲人, 不也挺好?”

  “你呀!要辞官也得解决了南诏、吐蕃的边境之事,一切都放 下了,才能好好找一处乡野,种几亩地,养几塘鱼,钓虾钓蟹过 过神仙日子!到时候你可愿与我同去?”

  “那就要看城武兄如何待我啦!”薛涛抬头看那一轮笑意满满 的弯月,不禁抿起了嘴,又说 :“依我看,仙凡不过是一个天上, 一个地下,没什么差别!仙子若失格作恶,也得贬入凡间阴晦处, 受苦历劫。而人间大善、大美之处,堪比仙境。”

  韦 皋 连 连 称 赞 :“ 不 错 , 大 善 、 大 美 …… …… 洪 度 说 得 好 ! ”

  “还有一件事,我这些时想了又想,觉得必须得向城武兄禀明。上回说起,南诏王并非没有归唐之意,对不对?” “是的!他是为了什么女子?”

  “是因为知芸。知芸在南诏名唤伊诺,是个细作,南诏王恋慕于她,她却躲在益州不愿回去。”

  “那一夜你突然被掳,也是着了这丫头的道儿!”

  “是的,那一天她坚持要我换南诏服,目的就是让我代替她回去。再说,我臂上还刺着他们部族的图腾。”薛涛面露愠色。“不过她从前救过我性命,与正贯感情又非同一般。送不送她回去, 还请城武兄拿主意。”

  “你将此事告诉我,就代表你已经作了决定。你知道,我是一 定会送她回去的。”韦皋忽然大笑几声。

  薛 涛 问 :“ 城 武 兄 …… …… 笑 什 么 ? ”

  “你现在,行事风格,俨然成了女版的韦皋嘛!就像是我的分身。” 听了这话,薛涛斜睨着身边人,也笑了。 韦 皋 问 :“ 你 又 笑 什 么 ? ”

  “手里没有大将军的权杖,便不可能成为另一个韦皋。充其量, 我也就是另一个城武罢了。”

  “城武好,城武比韦皋好得多!”说罢,两人在月下笑得开怀。

  秋生不知何时凑过来,在一旁道 :“节帅,听说城北大片桃花林, 花儿都开了,您不打算出城踏青赏玩一番?” 韦皋兴致勃勃地看了看薛涛。

  薛 涛 答 :“ 好 啊 , 好 容 易 等 到 了 花 期 , 怎 能 不 赏 ? ”

  韦 皋 说 :“ 明 日 一 早 就 备 马 , 赏 花 去 ! ”

  第二天使府大门一开,两个人便穿着一黄一青两件袍衫,驾着马儿快意北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薛涛萱草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