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她的声音很好听
胡椒椒2020-06-24 11:164,300

  得知男子只是因平日过于劳神而昏睡了过去,芊芊这才放下心。她将药盏中最后一勺药喂入男子口中后,便留下他一人在房间里,自己休息去了。

  待桑威和芊芊都离开房间,病榻上的韩烁这才慢慢地睁开眼。

  其实,不久之前他就已经恢复意识了。只是,他早已习惯于谋定而后动,在感觉到身边有人后,他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

  记忆停留在自己从悬崖上落下的时刻。他被一棵峭壁上的书挂住,而后树枝又因承载不起一个人的重量而折断。幸而树下没多高就是一片湖,他重重地落入水畔,然后就昏迷过去了。

  既然自己好好地躺在床上,又有人为自己换药,想必不是被韩炯的人发现了。

  如果是韩炯,定然是恨不得立马将自己除之而后快的。

  那会是谁呢?换药的是一个女子,动作很轻柔。不似宫中女眷身上浓浓的、腻人的香料味道,女子只有发间散发出似有还无的皂角香气,让人觉得安心。

  正准备睁眼看看是谁救了自己,突然,门被打开,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韩烁刚刚放松的心立马绷紧了。

  这分明,就是内侍的声音!是宫里的人!宫里的人,就不得不防了。

  韩烁决定继续闭上眼,看能不能从两人的交谈中推测出身份。

  “愣在这里干什么?您还是先去休息吧,为了照顾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您自己也一宿没合眼了。”

  来路不明?韩烁稍微安心了一点,看来两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奇怪,宫中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谁呢?

  他终于听见女子的声音了——是那种温温柔柔,又带有几分活泼的音色,在他听来,甚是悦耳。她说道:“我没事儿。桑叔,我瞧着他这脉象,虽然已经逐渐平稳,却一直不见清醒。您医术高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终于,那个内侍把完脉、女子喂完药,两人离开了房间。

  韩烁觉得,再装下去,自己肯定会露出马脚的。

  虽然还不清楚两人的身份,但至少自己暂时是安全的。

  还有,那个姑娘,声音真的很好听。绵绵的,软软的,好像挠在人心上似的。

  ---

  陈芊芊再来房间里看躺在床上的男人时,他已经睁开眼,正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思索什么。见陈芊芊进来,脸上也不见惊讶之色,只是微微笑了笑,窗外的阳光打在他的侧脸上——在芊芊眼里,更加英俊了。

  “你醒啦?”芊芊高兴地将新熬好的药放在一旁,伸手摸了摸男子的额头。烧退了,总算能安心了。而后才有些忐忑,自己就这样随便摸人家的头,像他这样大户人家出来的公子哥,能乐意吗?

  没想到眼前的男子,脸上没有丝毫不悦之色,反倒是脸上的笑意愈浓了。

  他略略低头,然后开口道:“陆某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没有没有,举手之劳而已!”陈芊芊在心里暗暗唾弃自己:呸,陈芊芊,你什么时候这么高风亮节了?说这种话,真是够酸腐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眼前这个男子面前,不自觉就有些害羞。

  “姑娘客气了,”韩烁伸手将一旁的药盏端起,拿出汤匙一饮而尽。

  吞咽下药时,那性感的喉结……芊芊一时间竟然看得有些痴了。她从小在一堆内侍中长大,长乐村和自己疯玩的也不过是些毛头小子,哪个有眼前这个这般的男子气概?

  见芊芊花痴的眼神,韩烁挑眉一笑,暗自思忖着:这姑娘一看就是没什么心眼儿的人,应该可以放心。眼下,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个内侍了。

  看到韩烁似笑非笑地挑眉,芊芊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样子有多失态,连忙端坐好,问道:“我,我叫陈小千,家里人都叫我芊芊。陆公子,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呢?”

  一个人躺在房间里的时候,韩烁早已经想好了说辞,他道:“陆某醒来时,便觉得头痛欲裂,许多事情都断断续续,记不清明了。只依稀记得家中是茶商,此次是奉父亲之命来杭州购茶,后来被仇家追杀,不得不从悬崖跳下。后面的,陆某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从、从悬崖上摔下来?还有失忆?陈芊芊惊讶得合不上嘴,这是何等的机缘巧合啊?

  这种话本里才有的情节,居然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只能说明:她陈芊芊,红鸾星动,天降桃花,一句话:老天爷赏她的良缘来了!

  按捺住雀跃的心情,陈芊芊又暗暗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人——虽然他昏睡时,陈芊芊早已用眼睛把他的五官抚摸了千百遍。不错,不错,属实是个英俊男儿,睁眼比闭眼更帅了!

  想明白这个问题,芊芊清清嗓子,道:“啊……那可真是、真是不走运啊,陆公子。不过,好在你受的都是皮肉伤,只要静养月余,应该就无碍了。”

  “陆某多谢陈小姐出手相助,”韩烁垂眸,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不知小姐救下陆某的时候,可曾看见陆某身上的玉佩?”

  玉佩?什么玉佩?陈芊芊一时间有些迷糊,尔后突然想起湖畔碎裂的玉佩,便说道:“你身上的衣物,都是桑叔为你换的,不曾见过什么玉佩。不过,那日救你时,曾在湖畔见到一个被摔碎的半截玉佩,想来应该就是陆公子的吧。”

  糟糕,玉佩遗失,自己的信物没有了,该如何通知暗卫来救自己?

  韩炯既然已经悍然下手,就万万没有手下留情的道理。自己就这样贸贸然回杭州城内,定会被刘启文安排的人手截下,那个时候,还会有今天的侥幸逃生吗?

  芊芊见韩烁沉默不语,以为他正暗自伤感自己遇到如此倒霉的事情,便安慰道:“没事儿的,陆公子,你暂时在这里住下,等你想起来自己的事情了,再回去也不迟。”

  这么好看的男子,哪怕放在家里白吃白喝,看着也开心啊。陈芊芊如是想。

  韩烁先皱眉,随即道:“这样,不太好吧。陆某已经给姑娘添了这么多麻烦,还要在府上叨扰,陆某实在……”

  还不等韩烁说完,陈芊芊便爽快地说:“不妨事的,陆公子,你且安心修养着,这点小事算不上麻烦的。听你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士吧?该是从北地来我们这里的。你伤还没好,也经不住舟车劳顿。”而后,又怕韩烁心中仍有顾忌似的,补充道:“公子一看就出身大家,等你想起来了,再报答我也不迟!”

  等你想起来了,嘿嘿……陈芊芊想起那些话本里你侬我侬、花前月下、缱绻缠绵……呸!当着本人的面呢,怎么能这样!可是这嘴角却怎么也止不住地上扬是怎么回事!

  韩烁见状,像是被感染了似的,也跟着勾起嘴角笑了起来。他低头一笑,如同春风拂面。陈芊芊觉得,虽然这陆公子自自己进屋以来,一直维持着体面的笑容,但直到这一刻,他才是真正在笑。

  他说道:“陈姑娘真是风趣。托姑娘的福,若陆某能想起自己的事,一定会重重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的。”

  哼哼,救命之恩,唯有以身相许才能报答啊陆公子!陈芊芊这么想着,便乐呵呵地说道:“那陆公子就好生在这里养伤吧,不用再担心别的事儿——别忘了,你可是个伤患,劳神费心,于养伤无益。啊——对了,你家的事儿,我也会帮你打探打探的!”

  韩烁闻言,立马紧张了起来:“多谢陈姑娘好意。”然后颇有些伤感地说道:“不过,还请陈姑娘不要说出陆某在这里的事情。”

  “这是为何?”陈芊芊疑惑道。

  “陆某家是皇商,惹人眼红,陆某又是家中独苗,因此成了一些人的眼中钉——这次坠崖,应该也是被他们设计了,陆某担心他们知道我还活着,伺机再害我。”他眼眶微微泛红:“还不知道我父亲知道这个消息,该多难过呢!”

  会难过吗?韩烁心中冷笑,恐怕,会庆幸自己终于识趣地给韩炯挪位子了吧。

  可是,那个人越不想看见自己活得好好的,自己越要好好活下去。

  总有一天,把那些该属于自己的,都稳稳地攥在手心里。

  陈芊芊见韩烁神情严肃,颇有些恨恨地皱紧眉头,以为他当真在担心家中父亲挂念,以及仇家的追杀,便宽慰似的应和道:“好、好,那我便不往外说此事。陆公子,你就安心住下吧。”

  韩烁这才舒展了眉头,道:“那就多谢陈姑娘了。”

  “不过——”陈芊芊与韩烁多聊了几句,觉得这俊儿郎也没有他面上看上去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意外地,还蛮好说话的,便撞着胆子问道:“刚刚你说,你也断断续续记得点什么。不知陆公子是否记得自己是何地人士,叫什么名字,生辰八字,婚配与否……”

  说到一半,饶是不害臊如陈芊芊,也忍不住双颊绯红。

  哎,陈芊芊啊陈芊芊,你可真是被美色迷昏了头!怎么能就这么直白地问出来了呢?

  韩烁还以为陈芊芊听出什么破绽,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正有些忧心。没料到陈芊芊冷不防地竟问出这种问题,不知道该好笑还是放心,有意想逗逗她,便道:“陆某是京城人士,单名一个乐字,平化十六年生人。婚配嘛……这我倒记不太清楚了,或许家中已给陆某定亲也未可知。”

  天,自己竟然漏算了这一着,这、这,在话本里,若是男主角已有婚配,自己通常都是那个不讨喜的女配角啊!

  天哪,本以为自己是美救英雄的、金光闪闪的女主人公。

  没想到,自己有可能成为那讨人嫌的、“趁虚而入”的女配?难道,到嘴的鸭子就这么让它飞掉吗?

  芊芊惋惜不已,自己可不擅长做给名花松土的事儿。便有些愤愤地道:“陆乐?这名字可真拗口。”

  生活在宫廷中的人,谁能将自己的嬉笑怒骂,如此直白地表露在脸上?

  韩烁不禁有些羡慕眼前这个不谙世事的女子,又觉得逗她玩儿颇有些趣味,说道:“姑娘若是觉得拗口的话,随姑娘喜欢叫陆某什么都行。不过,不知道这里是何处呢?陆某人生地不熟,不知道会不会引人生疑。”

  这是关系到人命的事,躲躲藏藏十几年的陈芊芊再明白不过,道:“这里是长乐村,我们村不大,人丁不多,你若出门必定引人注目。”又忍不住暗自腹诽,像您这样姿色的男人,恐怕到哪儿都惹人青眼吧。又补充道:“或者谁到我们家来,保不准就看到你了。”

  韩烁识趣地顺着芊芊的话往下说,“那依陈姑娘看,陆某该如何是好呢?”

  “你是平化十六年生人,该是属牛吧?”陈芊芊眼睛一转,计上心头,“那以后我就管你叫铁牛吧。叫你陆公子,别人恐怕会起疑心。”

  韩烁心知这小丫头是想调侃调侃自己,却也并未放在心上,只道:“好,那就多谢陈姑娘了。”

  “铁……铁牛啊,”对着这样俊俏的一张脸喊出这样的名字,就连陈芊芊也忍不住心生些许负罪感,“我们家就我和桑叔——桑叔,你还没见过吧?他在弄饭呢。我爹和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从小是桑叔带大的。你的伤口,都是桑叔给你包扎的呢。一会儿桑叔来了,你得跟他道谢。”

  一个宫中内侍,带着一个父母双亡的小姑娘,生活在这遁世的村庄……韩烁脑海中顿时闪过无数个念头。

  “姑娘提醒的是,”韩烁微微颔首,“陈姑娘和桑先生对陆某都有救命之恩,陆某感激不尽。陆某自知只是当面言谢,远远不够。待陆某想起家中之事,定会尽力回报你们二位的。”

  这么一说,芊芊倒觉得不好意思了起来。是自己太狭隘,只知道馋别人……呸!才不是,自己不过是天性就乐于助人,所以才救了他。既然帮了他这次,那就好人做到底,她一定要想办法帮陆乐找回回忆,让他平安回到京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