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陆乐是谁
胡椒椒2020-06-24 11:164,306

  还没来得及思索出对策,破门而入的三个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便将陈芊芊等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饶是杨敬臣自认已经见识过不少大场面,也是暗暗咬紧了牙冠。

  仔细回想这几日的行走出入,并没有什么异常,怎么会突然被锦衣卫盯上?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听那为首的锦衣卫百户恶狠狠地说道:“我等奉命追查刺杀太子一案的要犯,”他用绣春刀指了指坐在最角落的杨敬臣,“你,形迹可疑,跟我们到提刑司走一趟吧。”

  听到那百户这么说,三人才稍微放宽了心。好在不是他们身份暴露之事。

  杨敬臣稍稍平复了下心情,挤出商户常有的那种讨好的笑,道:“百户大人,小的冤枉啊,小的不知什么太子遇刺之时,不过是以普通百姓而已。”

  那百户嗤笑一声,不耐烦道:“每个人都这么说,我们锦衣卫还要不要办案了?”

  杨敬臣擦擦刚刚冒出的冷汗,将怀里揣着的文书、令牌一一交到那百户手中,道:“百户大人,这是小人的通城文书,和商行的文书令牌,小人真的不过是来杭州茶庄看茶的茶商而已啊。”

  陈芊芊被三个锦衣卫吓昏了头,等稍微冷静下来时,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眼下,锦衣卫虽然还不知道自己几个人的身份,误以为舅舅是刺杀太子的逃犯。但是一旦被带进提刑司,依锦衣卫的能耐,不仅舅舅,就连自己和桑叔的身份,肯定也会被查个底朝天。何况,世人皆知,落到锦衣卫手中的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舅舅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寻觅自己和四弟,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让他身陷囹圄。

  正想着,就见那锦衣卫只是不耐烦地随意翻看了下那些材料,并不当回事,便扔在桌子上,道:“这些东西,我们锦衣卫不认!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是与非,我们自有判断。”说完,作势要将跪在地上的杨敬臣拖走。

  判断什么判断!陈芊芊有些头疼,是,舅舅的确不是刺杀太子的逃犯,可是……也差不离了。来不及多想,自己与舅舅本就是一根绳上的蚱蜢,陈芊芊下意识地就扑腾跪在地上,双手抱住那带头的百户的大腿,用带着几分哭腔的声音道:“大哥,我们真的是良民啊。小女是杭州城东郊长乐村的茶农,小女可以为杨大哥作证!”

  那百户寻常都是与达官贵人家的太太小姐打交道,哪里见过陈芊芊这样的阵势?又是个女子,不好动粗,便有些尴尬地将抱在自己大腿上的双手甩开,恶狠狠道:“少废话了!你与这嫌犯过从甚密,别以为自己脱得了干系!再纠缠,小心我连你一起带进提刑司!”

  陈芊芊豁出去了,不就是求人嘛!有什么比舅舅和自己的命更重要?

  便也不顾脸面,学着平日里长乐村那些哭闹着胡搅蛮缠的农妇,哇的一声捂住眼睛嚎啕大哭起来。

  边哭还边大声喊道:“有没有王法啦!锦衣卫随意抓人啦!我们是正经茶农,从来都是明理守法的!赚个糊口钱不容易啊!老爷们留条生路啊!”

  正赶上花朝节,这又是花神庙的附近,人来人往的,本就有许多人。看热闹是人的天性,听见一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苦苦哀求那一脸冰冷的锦衣卫,谁不偷偷心生几分同情?

  有那胆子大的,便开始议论起来:“这锦衣卫也不能随便抓人吧?”又有人附和道:“都是平民老百姓,能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罪?”那围观的人群,便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有个老妪声音最大:“不去捉贪官,倒在我们这些老百姓面前逞威风!”

  芊芊偷偷瞟了一眼,发现正是那花神庙门口卖自己红布条的老妇人,便悄悄给她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那老妪却似乎是没看见一般,转身走了。

  大概也是怕锦衣卫追究。

  人越来越多,那百户神色也有些不快。可恨他没想到这小女子如此难缠,早知道就多带几个兄弟出来了。

  正当场面有些胶着之际,人群中忽又走出一位男子。他一身素净白衣,却显得格外气质彬彬。

  “三位大人,这是在做什么?”

  芊芊正和那百户纠缠呢,冷不防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回头一看,这不正是陆乐吗?

  换了身衣裳,还挺像模像样的。

  只见那百户神色一时间客气了许多,甚至带了几分敬畏。三个锦衣卫俱是向来人作了个揖,带头的那个百户才说:“陆公子,这男子是我们正在搜寻的逃犯,我们正打算把他带去提刑司审问个明白呢!”

  不知为何,陈芊芊心里生出一种安全感。虽然她还不太清楚,陆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锦衣卫又为什么对他这么客客气气的,不过很显然,眼下,陆乐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有人撑腰,陈芊芊说话的底气也足了许多,说道:“审问什么啊?谁不知道那提刑司有多恐怖?分明给你看了杨大哥的文书,你偏不信,我看你就是想找人顶罪、屈打成招!”

  那百户没料到这小女子胆子竟然这么大,刚刚就敢和锦衣卫纠缠不清,如今还当着面倒打一耙,怕是没见过锦衣卫真正的威风!

  有些恨恨地,他道:“请姑娘慎言!我们自然是看到此人行踪可疑,与那逃犯一致,才要将他带去审问的!若真是清清白白,何必如此抗拒锦衣卫?”要不是奉了太子殿下之命来演这么一出,他才不会放过这个胆大包天、油嘴滑舌的女人。

  韩烁低头,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神色却很是轻松,仿佛对此场面游刃有余。

  “我看,三位大人当真是误会了,”他摇了摇手中的扇子,神色颇为淡定,“这位杨大哥的确是来杭州看茶的茶商,他年年都来我们家的茶庄,错不了。”

  “当真?”百户狐疑地看了杨敬臣一眼,又道:“陆公子可不要作伪证,包庇嫌犯。”

  韩烁摇扇的手停了下来,语气依旧冷冷清清的,却多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在里面:“百户大人多虑了吧,我何苦作假证,引火烧身?”

  “陆公子说的是,是在下唐突了。”那百户仿佛是听见陆乐如此笃定,便悻悻地放开了杨敬臣,不情不愿地说了句:“多有得罪,抱歉!”便匆匆离去了。

  只剩下围观的人们三三两两的议论声。

  “刚刚,多谢公子出手相助。”杨敬臣还未见过陆乐,不由得用怀疑的目光扫视了一遍眼前的男子,道:“不知公子是何人……”

  话音未落,陈芊芊便抢在韩烁前面介绍道:“他叫陆乐,”看了杨敬臣一眼,有些踟蹰,说道:“是前些日子,我在湖边救下的公子……”

  杨敬臣闻言,果然眉头一条,似乎是有些不悦,但并未说什么,只是向韩烁作了一个揖,道:“不管怎么说,还是多谢陆公子了。”

  韩烁背着手,不动声色道:“先生客气了。陈小姐对陆某有救命之恩,这点小事,又何足挂齿?”

  刚刚情况过于危急,陈芊芊还来不及细想。现下暂且安全了,她突然意识到,方才在锦衣卫面前,陆乐那般镇定自若,而那锦衣卫对陆乐,似乎又颇有些忌惮。陆乐显然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是锦衣卫不方便动的人,才敢出手相助吧?

  也就是说……他想起来自己的事了?

  陈芊芊睁大了眼睛,欣喜地问道:“陆乐,你都想起来了?”

  韩烁颔首,嘴角有微微的笑意,说:“是的,”见杨敬臣与桑威二人还站在一旁,一脸心情复杂的样子望着自己和陈芊芊,便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到我家的酒楼,我们坐下好好聊。”

  “也好、也好,”陈芊芊喜出望外,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这是在大街上呢,便说:“正好,我们都还没有吃午饭呢,你带路吧。”

  --- 

  “不管怎么说,芊芊,你都不能这样随意轻信别人!”

  陆乐正在跟酒楼的掌柜吩咐些什么,未在席上,杨敬臣忧心忡忡地说道:“你我身份特殊,就算不是官家的人,也不可过从甚密,教人抓住了什么把柄。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芊芊。”

  芊芊正要开口辩解什么,便听到桑威开口了:“杨……杨兄,你就放心吧。这位陆公子,就是前些日子刺杀太子的逃犯。他被锦衣卫追杀跳下悬崖,才被芊芊救下的。想来,他也是与韩家势不两立的,何况我们从未在他面前提起过我们的真实身份。”

  杨敬臣没料到桑威竟会帮着陈芊芊说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将信将疑道:“你说他是刺杀太子的刺客,可我怎么看,他颇有些来头,连锦衣卫都得卖他几分面子?若真是刺客,他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出现在锦衣卫面前?”

  “这……”桑威也有些困惑了,自从郑生民告诉他锦衣卫去长乐村,是为了追查刺杀太子的逃犯一事,他便认定陆乐便是那刺杀太子的勇士。

  但是,确实,今日那陆乐,在锦衣卫面前过于从容,不像是在逃的刺客。

  酒楼的另一边。

  “刚刚的事情,没出什么岔子吧?”韩烁用手指轻轻叩击桌面,一边问道。

  那酒楼的掌柜,诚惶诚恐地佝偻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答道:“请殿下放心,小的们都按殿下的命令布置妥当了。三个弟兄去时特意查看了周围的情况,并没有刘启文的人在那儿。”

  韩烁冷笑几声,不屑道:“刘启文那蠢人,恐怕现在还在城门口堵着吧。不过,若不是他派锦衣卫四处寻我下落,还口口声声说要追查刺杀太子凶犯的下落,我也没办法来今天这一出。他大概想不到,自己竟然帮到我了吧。”

  一旁的掌柜毕恭毕敬地为韩烁面前的茶盏添满茶,说道:“不过殿下,您吩咐我们准备茶庄、酒肆、宅子做什么?莫非您打算在杭州多留一阵?”

  “没错,”韩烁道:“刘启文的罪状和贪墨的证据,我已命白渠等人收集妥当,即日便启程进京,向父皇禀报此事。我留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

  他本以为自己会心情舒畅,却不知为何,觉得胸口闷闷的。

  罢了、罢了,有些事情,并不是如今的他可以奢望的。

  其实,他心里也有几分明白,这胸闷是为了谁。可是,一个才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女子,又怎么可能比得过他苦心筹谋了这么多年的计划呢?

  若他是个深得父亲喜爱的受宠太子,若他也有一个做宰相的外家——不,甚至如果他只是一个宫娥生下的、于夺嫡毫无希望的落魄皇子,他都可以小小的放任自己的儿女情长。

  可是,他肩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太沉重了。光是不被击倒,便要耗尽全身力气,又怎么可以奢求别的东西?

  韩炯虎视眈眈,中宫虚置多年,父皇有意将林贵妃封后。届时,自己又该如何自处?更何况,陈芊芊她……身份特殊,若被韩炯等人知道她的存在,难免落人口实。

  所以,他必须得忍。有些事情,即使他知道、他感觉得到,也要装作不知道、感觉不到。

  韩烁起身,朝着陈芊芊走去。

  “陆乐陆乐!”见陆乐终于来了,陈芊芊有些兴奋地向他打招呼,“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呀?”

  “刚刚掌柜的要给我看上个月的账簿,”韩烁极自然地在陈芊芊身旁的空位坐下,“都跟他说了,今日我要招待恩人,没空跟他说这些事儿,可这掌柜的偏不听!”

  陈芊芊偷偷瞥了眼坐在身旁的陆乐,不得不说,他的侧脸比正脸更好看……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芊芊正襟危坐,问道:“你说你想起自己的事儿了,那……方便告诉我们吗?为什么那锦衣卫对你那么客气?”

  一旁的杨敬臣与桑威虽然没有说话,眼神中却满是探究之意。

  韩烁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道:“因为我们家,和皇家有些渊源。”

  在座三人俱是一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