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小陆实力炫富
胡椒椒2020-06-24 11:164,237

  “怎么了?”见三人目瞪口呆、欲言又止的样子,韩烁用略带疑问的口气继续说道:“我们家是专为皇家供茶的皇商,每年都要从各地选择最好、最应时的茶,送到宫里给贵人们饮用。”

  在听到陆乐说自己家与皇家有渊源时,陈芊芊简直吓得心跳都要停滞了。没料到陆乐话锋一转,柳暗花明了。

  “怪不得你这通身的气派,一看就不像普通人家的公子。”陈芊芊由衷地感叹道。

  “那,你不是……”桑威刚要说出“你不是那个刺杀太子的逃犯吗”,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过于鲁莽,即便是,陆乐又怎么可能正面回答自己?到嘴边的话便变成了:“你不是杭州人士吗?”

  众人皆被桑威这个急转弯雷到,陈芊芊心想,桑叔,我知道您想问什么……可您这问得更奇怪吧?人家早就说了不是本地人士好吧!

  桑叔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转的有多么生硬,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挠了挠后脑勺,然后说:“那个什么……我想着,若陆公子是本地人,该方便许多吧,毕竟芊芊是我一手带大,我也舍不得……”

  “桑叔!”眼见着桑叔说的越来越离谱,陈芊芊都听不下去了,急忙打断他的话,“您这说的什么跟什么啊!”

  桑叔这才如梦初醒,见陈芊芊和杨敬臣都对自己怒目而视,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也太不经脑子了,正不知道如何收场呢,就听陆乐开口说道:“陆某虽不是杭州人士,但正巧,在杭州有一处小宅院。三位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妨在我宅子上小住一段时间,也好让我偿还这些日子陈姑娘、桑先生对陆某的照顾。”

  杨敬臣闻言,先是将信将疑地看了韩烁一眼,又将视线转向桑威,见他也轻轻点了点头,便捋了捋胡须,道:“如此,便有劳陆公子了。”

  事实上,三人正在为住处发愁。

  倒也不是不能让杨敬臣回长乐村住,然而,这样的话就要常常经过杭州城门,接受守门的城卫的盘问。虽然杨敬臣早已准备好了齐全的通城文书,然而,终究是越少与官家的人打交道越好。

  何况,这些日子不知道为何,城禁查得越来越严格。

  又或者,也可以在城中找一家客栈住下。然而,客栈毕竟人多眼杂,不知道会不会有谁的眼线。即便没有,倘若遇上什么事,官家的人说查便能查,终究让人放心不下。他们的身份,可是不能露出丝毫破绽的。否则,难逃一死。

  若是直接买下一栋宅子,则更惹人疑心:毕竟他不过是一普通茶商,又怎会如此出手阔绰?

  既然这陆乐主动相邀,看样子又值得信任,不如就住在他的宅子上。

  杨敬臣的计划,是先派人,顺着在苏州查到的线索,追查大殿下的下落。并且,祁朝皇帝,最爱下江南,在杭州一带更有不少行宫。尤其是陈芊芊的父亲祁穆宗,曾三下江南。

  民间传言,祁穆宗第三次下江南时,天下已经有动荡之兆。

  为此,祁穆宗在杭州城内,暗中藏有不少绝世珍宝。其价值,连“价值连城”都不足以形容——那几乎是祁朝虚弱的国库的好几倍。

  若能想办法找到这批祁穆宗留下的珍宝,毫无疑问,将为陈家夺回天下助益良多。这也是杨敬臣想在杭州多呆一段时间的原因。

  没想到这么巧,自己几个人正发愁,陆乐就出来替自己解决难题了。陈芊芊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容,真诚地说道:“陆乐,谢谢你!”

  陆乐笑了笑,道:“客气了。你和桑叔对我有救命之恩,这点小事,何足挂齿。你们想住多长时间都可以。”

  话音未落,酒楼小厮已经开始一盘盘上菜了——西湖醋鱼、叫花童鸡、东坡肉、龙井虾仁……个个都色香味俱全,让人应接不暇,垂涎三尺。

  陈芊芊盯着这一盘盘端上来的美食,不由得兴奋地拍了一下韩烁的后背,高兴地说道:“陆乐,你真够意思!”说着夹了一块东坡肉,就着白米饭一大口吃下去,肉的香味和清甜在口腔蔓延,叫人好不满足。

  韩烁见她吃得如此开心满足,不由得也有些小小的高兴,面上却不动声色,说:“好吃吧?这可是我们家招待恩人的标准——我特地嘱咐掌柜,要用最好的材料,请最有资历的厨师,为你做的这一桌好吃的。”

  陈芊芊满意地点点头,吃得眼睛都眯起来,弯弯的,又可爱,又俏皮,莫名让人心头一动。

  见到这样的陈芊芊,韩烁也觉得自己胃口大开,不禁多夹了好几筷子——不知真的是因为用了最好的厨师和材料,还是因为今日心情舒畅,又有吃相馋人的陈芊芊在旁的缘故,以往觉得不过如此的杭州菜,居然也变得美味可口起来。

  这酒楼就在西湖边上,靠近窗边的位置,还能吹到来自西湖的春风。微风拂面,好不惬意。配上一桌好酒好菜,更是让人胃口大开。杨敬臣、桑威二人,都有畅快淋漓之感。

  吃饱喝足,四人俱是心情舒畅。尤其是杨敬臣,看韩烁也顺眼了不少。而陈芊芊和桑威,一个早就默默对他动心,一个则已经默认将他视为陈芊芊未来的夫婿,自然是怎么看,怎么满意。

  “对了,我们要怎么过去啊?”陈芊芊走出酒楼大门,才想起这个问题。

  韩烁听了,挑了挑眉,颇有些小得意地说道:“走过去。”

  “走过去?”陈芊芊眉毛皱了起来,“陆乐,这你可就不够意思了吧,刚吃完饭呢,你打算让我们走多久?”

  “放心,没多久!”韩烁指了指不远处一栋大门紧闭的宅子,道:“就在那儿——”

  陈芊芊顺着韩烁手指的方向,一栋其貌不扬的宅子,坐落在西湖。

  但、但,这可是西湖边!寸土寸金的地段,又哪里可能真的如它外面显现的那样平平凡凡?陈芊芊心中暗暗咋舌,虽然自己早就知道陆乐肯定出身不凡,刚刚听说他们家是皇商,料想家中也不会差钱。只是没有想到,能轻易就在西湖边上就买下一栋宅子——更何况,他家可是在京城,一年能来住上多久?

  这么一想,其家中的财力,更是难以估量。

  连桑威见了,也不由得对陆乐更加满意一些。虽然他出身宫廷,早些年,还在宫中为皇后做事的时候,再如何富庶的商户他也是瞧不上眼的。只是如今,形式不同了。自己和三公主虽然还称不上穷困潦倒,过的日子,也不过是小康之家的水准罢了,这眼界和判断标准,自然是较之从前大不相同了。

  陈芊芊目光了,三分惊叹,七分期待。便加快了步伐,走到了那宅子门口。

  虽然在西湖边上,游人如织,然而宅子所在之处,却颇为幽静——可见选地方时颇为用心了。虽是白天,门却关着。领头的韩烁敲了敲门,便有守门的小厮一边开门一边问道:“是谁啊——”

  抬头一看,却发现是韩烁,连忙恭恭敬敬地弯下腰行礼,道:“公子,您回来了。”

  “嗯,”韩烁转身,指了指跟在身后的陈芊芊、桑威与杨敬臣三人,吩咐道:“这是这几日会住在府上的三位贵客,你去告诉管家,务必伺候周全了。如有闪失,我绝不轻饶。”

  那小厮闻言,诚惶诚恐地领命下去了。韩烁亲自带着三人在宅子里转了一圈,一一介绍宅子的布局和各个房间的用途。

  若刚刚听闻韩烁在西湖边上有一栋宅子,陈芊芊还只是暗自惊讶于他家中财力雄厚,这一圈走下来,陈芊芊不得不承认:这可真是一个又有钱又有品味的富商!

  整个宅子规划巧妙,有奇石静潭,可供观赏;屋子个个窗明几净,一看就是有人时常用心打理。

  自己只道陆乐此人说话有爱卖关子的坏毛病,却没想到,他在购置宅子一事上也有如此癖好!这宅子若从外面看,不过是普通民宅,顶多是多了几个房间罢了;然而推门而入,才不得不感叹整栋宅子设计得清幽雅致,颇有古意。

  富丽堂皇的宫廷生活,早已远得像上辈子的事情了,陈芊芊哪里见过这样好的宅子!连带看陆乐,都觉得更英俊、更挺拔了些。

  想到这,陈芊芊又忍不住阻止自己:停停停!别被金钱的气息迷晕了头!你只是单纯地被陆乐的美色所诱惑,这其中不掺杂有任何与金钱有关的因素!却还是不由得感叹,苍天啊,你为什么这么厚爱眼前这个坏心眼、爱捉弄人的男人呢?既给他英俊的面容,又给他出众的气质,还让他这么阔绰。

  也只有她,陈芊芊,从小在话本里见过无数完美的男主人公,才能略微克制一二。

  不过——他说他想起来了——

  那那件事情,要不要问个清楚呢?他只是总是说得迷迷糊糊的,每次自己提起,还拿来调侃自己。

  况且……刚刚在桃树下的事情……

  不行,不行,千万不能问!

  陈芊芊正暗自这么想着,没想到一旁的桑叔开口了——陈芊芊甚至来不及阻止。只听桑叔说道:“这样好的宅院,就这样让我们几个住进来,真是让人不好意思。”

  韩烁脸上是和煦的笑容——仿佛翩翩公子,温润如玉,最是讨长辈喜欢——“桑叔说笑了,若不是你们,陆某不知道还能不能死里逃生呢。便是把这宅子送给你们,都是当的起的。只是陆某知道,陈姑娘和桑叔都不是贪财之人,若陆某贸然说要送你们宅子,只会让你们觉得陆某庸俗,这才没有说的。只是住上一段时间,又算得了什么呢?”

  桑叔被韩烁的一通话说得心里极为熨帖,不得不在心里暗叹如今的年轻后生是越来越有眼力见了,便满意地点点头,道:“陆公子此言差矣,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虽然不信佛,却也知道这是行善积德的大好事,本就不是为了得到回报才出手相助的。不过,眼下我们的确有事,需要在杭州城内呆一段时间,所以,只能厚着脸皮叨扰陆公子了。”

  正说着,韩烁已经将三人引至宅中装潢最为典雅的听雨轩,道:“刚刚陆某带着三位在宅中大致走了一圈,以后大家就当是自己家中,随意走动,不必介意。我将三位安排在听雨轩住下,可好?听雨轩有三个房间,每个房间配两个耳房,正好适合三位住下。”

  陈芊芊等人哪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桑叔脸上的笑意更是藏都藏不住。这些年来,虽然三公主与他是主仆,但实际上,他早已把芊芊当作自己女儿一样看待。从天真幼稚的无知孩童,到如今的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桑威这心里,既是满足,又是担忧。

  作为前朝遗孤,三公主能侥幸平平安安地成长,出落成大姑娘,无论如何,都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情了。

  他也总算没有辜负了皇后娘娘临终前的嘱托。

  只是,芊芊眼见着一天天的长大了。桑威知道,自己不可能照顾芊芊一辈子——即使自己能,芊芊也不会愿意的。

  她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心事和愿望。

  并且终有一日,她要找一个值得信赖的男子托付终生,成亲生子。

  可是,她又是这般敏感的身份。嫁到寻常百姓家,或许能安安稳稳,可是那样的日子,即使三公主自己愿意过,他桑威也绝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三公主操持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日一日被挫磨。那样的话,他有何颜面到地下去见皇后娘娘呢?

  但若是找一个富贵人家,人家怎么可能会娶这样一个毫无身份背景的小姑娘?官家的人,就更不必说,若是三公主的身份被发现,那这么多年苦心躲藏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

  为三公主挑选夫婿,是桑威最头疼的事情。

  可是,面前的陆乐,似乎是个不错的人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修得一芊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