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一把刀
秦皇嬴政2020-06-02 20:183,353

  接上回:龙大小姐冒冒失失,把一个陌生男人,撞得“蹬蹬蹬”接连后退……

  ~

  龙卷卷又抬头,这才发现他声音模糊,是因为带着浅蓝色的外科口罩。

  口罩遮掩着高挺的鼻梁,两道剑眉斜扫入鬓,眉心紧锁,长眉下星眸清邃,满含苦楚。

  “我……”龙卷卷有些慌措,推开他手臂退后两步,发现他还穿着白大褂呢,这装扮应该是个医生。

  “我……我不是故意的,”龙卷卷慌乱摆手,“而且……而且你也撞了我,我这会儿头晕眼花腿抽筋呢。”

  “那要不要我给你看看?”男人锁着眉,“即便是咱俩互撞,也不会撞到腿抽筋啊?你这什么逻辑?”

  “总之……”龙卷卷皱皱眉,鞠躬,“我家人刚出手术室,我着急过去,对不起了!”

  “你家人?”男人凝眉,“哪个患者啊”

  “姓岳,”龙卷卷说,“1102那个,您回头可以来病房找我索赔。”

  “脑溢血,姓岳的那个?”

  “嗯嗯!”

  “那……”未及男人在口罩下说完,龙卷卷已经人如劲风,卷进了走廊。

  到了病房门口,匆忙回眸,那人居然还倚着墙愣愣站着。

  估计被撞得不轻,还没回过神来。

  龙卷卷心头多少有些歉意。

  其实自己的肩膀也有些疼的,生生撞到了他结实的胸骨上。

  迟疑的功夫,看到那边电梯门打开,大嫂孙淼淼和那个年轻女人出来了。

  看到贴墙而立的男人,年轻女人似是惊呼了一声,纵身扑倒他身前。

  龙卷卷推开了VIP病房的门。

  柏丽嘉华的几个高层,也就是岳小凡父亲岳云城的职员,刚好告辞出来。

  “卷儿!”岳小凡看到龙卷卷,扑过来抱住她胳膊,“吓死我了,好在爸爸脱离危险了。”

  “伯父什么情况?”龙卷卷问,一面穿过小会客室,走向里面套间的病床。

  岳云城麻药未消,还在睡。

  龙卷卷坐在床边,习惯性地伸指搭他脉。

  左手寸,心脉旺,右手尺,命门亦旺,典型的心君不主,相火上入之像。

  “要在跟前及时发现,”龙卷卷说,“几针放血,不会出现脑溢血现象。”

  “我记得你给我说过,”岳小凡说,“心慌无智一下全忘了。”

  “也不是很严重,”龙卷卷说,“没什么大碍的。”

  “嗯嗯,”岳小凡说,“多亏赶上他们一把刀,否则抢救不及时会留下后遗症。”

  “你说两次了,”龙卷卷微蹙了长眉,“一把刀是何方神圣?”

  “就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岳小凡眨眨眼桃花眼,“身材很好,眉眼很好,但是带着口罩,其他没看到。”

  “哦……”龙卷卷脑子里晃过刚刚被她撞飞的男人,身材很好,眉眼很好,其他没看到。

  倒是看到和大嫂同来的年轻女人,对那男人惊慌失措。

  “你在想什么?”岳小凡看龙卷卷似是走了神。

  “哦,没什么。”龙卷卷说,“只是我赶不及,让伯父受罪了。”

  “这也不怪你。”岳小凡面有余悸,“是突发情况。”

  龙卷卷医者之心,疼痛加惋惜:“本来几针就OK的事情,这害的在脑袋上钻了洞。”

  “也算万幸了。”岳小凡说,“就是你刚回国,这又连累你跟着担心。”

  “说这干嘛呢?”龙卷卷皱了眉,看看岳小凡单薄的香云纱,除下白色的小风衣给她披上,“当心感冒。”

  “嗯嗯。”岳小凡抽抽鼻子,眼睛明显的红了。

  “爸,”病房门推开,疾步进来一个男人。二十六七岁,高大的身材,气质英武,眉眼间有岳小凡清丽的轮廓。

  “哥!”岳小凡叫,眼泪一下冲出来,“你才来啊?”

  是岳小凡的哥哥,部队转业在京西辖区某镇任镇长的岳小飞。

  “我下乡检查工作呢,”岳小飞说,“接到电话一刻没停就往回赶。”

  “爸已经手术过了,”岳小凡说,“抽了淤血,处理及时,应该没有大问题。”

  “那就好。”岳小飞吁口气,擦擦额角的汗,这才看到了龙卷卷。

  “这卷卷吧?”岳小飞说,“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

  龙卷卷笑笑:“那会儿飞哥参军入伍,我和小凡还在上学。”

  “是,是!”岳小飞笑说,“一晃这都七八年了。”

  “嗯嗯。”龙卷卷点头。

  正这时,病房外门笃笃敲响。

  岳小飞过去开了门。

  进来一个瘦高个,面容清秀的男人,二十几岁的样子,怀里托着一个鲜花篮。

  岳小飞一愣,这人明显不认识。

  当然,也许是过来看望父亲的,或者岳小凡的朋友。

  “我找……岳小姐。”男人略一低头,礼貌矜持,又透着几分机敏的神情,“看看岳老先生。”

  “哦,”岳小飞说,“里面。”

  男人走到套间门口,目光往里掠,先是看到龙卷卷,而后目光落在身穿白色小风衣的岳小凡身上。

  如花似玉的妙龄美少女,面容姣好清新。

  “岳小姐!”男人颔首问好。

  “你找我?”岳小凡指指自己鼻子。

  “嗯!”男人看着她身上的白色小风衣,微笑点头。

  岳小凡低头,这欧版的小风衣质地上乘,款色靓丽,没什么问题啊?他看什么呢?

  “我……”岳小凡扬眉,“我不认识你啊?”

  “哦哦!”男人礼貌轻哂,“我也不认识您。”

  “那您这是?”岳小凡指指他怀里托的花蓝。

  “是有人托我送过的,”男人把花蓝递给岳小凡,“顺便看看您没事吧。”

  “啊?”岳小凡摸不着头脑,“我哪有什么事啊?就是我爸这才刚做了手术。”

  “那就是了。”男人说,“我没找错。”

  “你谁啊?”岳小凡抱着花蓝疑问,“我要谢也得知道是谁啊?”

  “花送到就没我事了,”男人仍然礼貌笑语,递给岳小凡一张字条,“您要有疑问就打这个电话。”

  岳小凡迟疑的接过字条,龙卷卷侧头看了看,是一串手机号。

  “那我告辞了。”男人向大家点一圈头,笑退,顺手带过病房门。

  “这谁啊?”岳小飞说,“小凡你行啊,暗恋对象都追爸的病房来了?”

  “我哪有?”岳小凡嘟了嘴,“我这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呢!”

  “管他谁呢!”龙卷卷笑,“桃花运来了挡都挡不住!”

  “关键我这真不知道是谁,”岳小凡说,“我在脑子里搜一圈了,一点儿线索没有!这电话号码也是陌生的。”

  “回头打过去问问就好,”龙卷卷说,“估计真是你的暗恋对象!”

  “绿野仙踪”的铃声响起来,手机在牛仔裤口袋里呜呜震动。

  龙卷卷怕吵到岳伯伯,急忙拒接,去了外面小会客室。

  看一眼备注,是大哥龙子骏打来的。

  爸说他去了上海,今天回来,估计这是到家了。

  龙卷卷回拨过去。

  “卷儿!”那端传来龙子骏的声音,“我出差回来了,你在哪呢?”

  “小凡这有点事儿,”龙卷卷说,“我跟她在一起呢。”

  “爸说你没把行礼带回来?”龙子骏说,“是真没带还是在车后备箱里。”

  “爸看得到准,”龙卷卷嘟囔,“是真没带,怎么了?”

  “你什么意思啊?”龙子骏有些火,“不打算回家吗?”

  “我回酒店住,”龙卷卷说,“回去干嘛啊?”

  “你这丫头!”龙子骏低嚷,“你还真是西洋人的思想,搞这么生疏!”

  “我没时间跟你啰嗦,”龙卷卷说,“一会儿回家吃饭,你看着张罗吧。”

  “哎,那你……”

  通话已经被龙卷卷掐断。

  “你干嘛不回家?”

  岳小飞在饮水机里接杯水递给她,“你就不怕伯父想你?”

  “我在家吃饭还不一样?”龙卷卷笑,“一个人住自由,少说话。”

  “回国打算待多久?”岳小飞给自己接杯水。

  “这就是我不回家的原因。”龙卷卷轻笑,“我课程基本结束了,借这个机会回来,短时间内不回美国。”

  “那更不能住外面啊?”岳小飞说,“女孩子,不安全。”

  “跆拳道黑带,”龙卷卷抬一下肱二头肌,“小凡不也跟我一个班出身?”

  “小凡?”岳小飞嗤一声,“早撂下了!那丫头也就吃喝玩的心思!”

  “说我什么呐?”岳小凡来到会客室,关了身后病房的门。

  “哪有,”龙卷卷说,“飞哥问我回来待多久呢。”

  “我刚听你说不回美国了,”岳小凡问,“什么打算?”

  “住酒店就这个意思,”龙卷卷说,“我打算自己找家中医院试试,等安排好了再回家,要不老爷子会把我栓家里,他可不指着我找工作。”

  “拴你也对啊,”岳小凡说,“你在海外这些年,好歹回来了,伯父不得以慰思念吗?”

  “害怕那些墨迹,”龙卷卷尬笑,“我风轻云淡的习惯了。”

  “你说要找家中医院?”岳小飞问,“有目标了吗?”

  “还没。”龙卷卷说,“昨天才下了飞机。”

  “我倒有个主意,”岳小飞说,“不知你能喜欢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晴天遇见龙卷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晴天遇见龙卷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