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比武
任瑾2021-04-02 20:352,105

  卢重振和单旗鼓忙飞身跟了上去,都来不及跟楚西凉告别。

  楚西凉倒是想跟过去看看,只不过怕玶忧郡主怀疑他们的身份,只能作罢。

  见两位前辈已经走远,二人跳上马背,继续前行。

  眼见天色渐暗,两人找了一家客栈打尖住宿。

  是夜,楚西凉昏昏沉沉听见外面有动静,猛地睁开双眼,发现一条人影从窗前越过。

  楚西凉翻身而起,轻轻跳上窗台,朝着那人追了出去。一路追到郊外,才发现这人是追着另外一个人出来的。

  “看你还往那里跑!”

  “谷贼,你以为杀了我,其他几位舵主会放过你吗?”

  “哈哈,谁又知道你是我杀的呢!”

  楚西凉仔细一听,这两人声音并不陌生,正是今天碰上的谷舵主和公孙总舵主。

  “这里只有你和我,便是我杀了你,也没人知道。为了早日坐上你现在的这个位置,这些年来我忍气吞声,一直等到现在。”

  “好啊!谷老贼,你终于肯承认你的狼子野心了!”

  二人嘴上不停,手中剑也没有歇着,都想置对方于死地。

  学了倚霞神功的谷舵主,其功力终究高了公孙总舵主一筹,公孙总舵主隐隐有落败的趋势。

  楚西凉看不惯谷舵主的小人行径,便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暗中朝谷舵主射击过去。

  谷舵主不仅身法极快,就连耳力也相当灵敏。瞬时便听出背后有东西飞过来,只一抬手,就将楚西凉射出去的石子抓在了手上。

  石子虽然没有击中谷舵主,却给了公孙总舵主足够的逃离时间。

  眼见公孙总舵主已经逃之夭夭,无影无踪。谷舵主恼怒的转身朝楚西凉的方向飞了过来。

  楚西凉又怎么会乖乖的站在原地,等谷舵主找上门。早在石子飞出去的那一刻,楚西凉就转换身形,飞离了原地。

  楚西凉一回到客栈,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天亮了也爬不起来。玶忧郡主费了老大劲,才将他叫醒。

  不出半日,楚西凉就和玶忧郡主到了边关。

  楚西凉对派兵布阵还挺有兴趣,玶忧郡主的表哥索性就留他们住下了。两人小住了半个月,直到王相国捎信过来唤他们回去。

  回去的路上,正赶上南教各分舵设擂台比武。

  楚西凉眼珠子一转,便对玶忧郡主说道:“不如我们去看看南教这些人在搞什么名堂。”

  玶忧郡主却不想楚西凉和南教有太多的牵扯,“你已经不是南教弟子了,还是别去招人嫌了。”

  楚西凉故作不高兴的看着玶忧郡主,“他们比他们的,我们看我们的,碍着谁了?难道不比武就不能过去看了?”

  玶忧郡主劝不住楚西凉,只好跟着他一起挤了进去。

  这次比武是一场高手对决,挑擂的,都是各大分舵的舵主。

  南教的这次擂台比武,也惊动了整个武林,就连卢重振和单旗鼓这种退隐了很久的前辈,都跑来观看。

  谷舵主此时正站在台上,一改平时低调的风格,换上了一身霸气而又华丽的衣袍,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他左手捻着兰花指,指着下面的刘舵主和公孙总舵主,道:

  “我谷某已经战胜了成州、恒州,两大分舵的舵主。现在只剩下南宫和广陵分舵的舵主了,你们二位,谁先上来?”

  南宫分舵刘舵主从座椅上站起来,大声道:“谷舵主,看来你今日,必是要当上这个总舵主不可了?”

  谷舵主斜瞄着刘舵主,轻哼一声道:

  “你们不是常说,有能力者居之。既然他公孙总舵主技不如人,那就趁早让贤。腾出这总舵主之位,好让有能力的人坐上去。”

  刘舵主不满回道:“就算你武功再高,今日战胜了我们四位,这总舵主之位,你也未必能做得长久。”

  谷舵主却是不以为然,“刘师弟何出此言?教中早有规定,手持倚霞剑,便可成为总舵主。

  我谷某原本就可以直接坐上这总舵主之位。偏偏你们几人,要考教我的实力,非要设下擂台,比武夺位。”

  谷舵主话还没说完,刘舵主不愿教中丑事被全江湖笑话,纵身跳上擂台,直接和谷舵主交上了手。

  只刘舵主根本就不是谷舵主的对手,还没斗上几个回合,就被谷舵主使出一招太和真气,直接给打了下去。

  刘舵主败了之后,公孙总舵主避无可避,只得上台和谷舵主对阵。

  两人的功力,相比于其他几位舵主,已算是登峰造极。

  双方实力相差不大,切磋的时间自然也是最长的,观战的众人也是看得如痴如醉,只公孙总舵主最后使出的孤星冥魂散,还是败给了谷舵主的倚霞神功。

  公孙总舵主被谷舵主震断筋脉,跌落擂台。

  看着吐血不止的公孙总舵主,谷舵主仰天长笑,“什么孤星冥魂散,我看就是一团臭狗屁!”

  卢重振、单旗鼓二人站在台下面色难看,窃窃私语,不知在商量什么。

  谷舵主双手展开,围着擂台转圈,疯癫如狂,并大声咆哮:“谁是天下第一?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就在这时,一头发花白老妇,飞身一跃,落在了擂台上。

  台下人议论纷纷,都不知来者是何人。

  老妇也不报家门,只道:“老身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孤星冥魂散。”

  谷舵主眯眼看向老妇,“这是我南教的比武擂台,不知与前辈有何干系,还请报上名来。”

  老妇不是别人,正是左芳云,见谷舵主磨磨唧唧,也不废话,直接朝他攻了过去。

  谷舵主见来人形势汹汹,出手狠毒,一出手便使出倚霞神功抵挡。

  左芳云使出的孤星冥魂散,可比公孙总舵主强多了。只几招,就逼得谷舵主节节败退。

  左芳云正想将谷舵主好好教训一番,谁知又有人不请自来,直接跳上了擂台。

  此人脸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白面纱,却让左芳云一眼就给认出来。

  左芳云指着来人大声骂道:“李初兰,你这贱人,等我先教训了这臭小子,再好好和你算帐!”

  “有本事你就跟我来,拿个小毛孩撒气算什么本事!”

  左芳云遇到李初兰就急眼,见那贱人跑了,一掌将谷舵主打下擂台,人也跟着飞了出去,朝李初兰追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