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尾跟
任瑾2021-05-17 15:071,724

  李初兰虽被成功获救,可羽尘小尼姑却因此年少而亡。死伤的各分舵女弟子也不少,甚至还有一部分被关押在洛阳行宫的大牢里。

  夜色微凉,天空虽有一弯薄月,却照不亮人间的黑暗。

  此时的楚西凉,正带着玶忧郡主、九宫主,以及成州分舵的移秋师叔,护送着李初兰一行人逃串在山林里。

  李初兰到底年纪大了,又加上被关押了这么久,并不如其他年轻人那么敏捷。

  再考虑到有些女弟子的轻功也并不好,因此大家只能徒行。

  李初兰一被救走,王相国就收到了消息,更是亲自带领十大掌门人前来追赶。

  楚西凉早就料到王相国不会善罢甘休,为了摆脱追兵,只得专往那些小道或者山路上走。

  楚西凉带着这些剩余的南教女弟子们,一逃就是数日。

  王相国一点也没有松懈,带领着十大掌门人,一直紧追不舍。

  多日的围追堵截后,楚西凉及南教女弟子们不知不觉的,就离的广陵分舵不是很远了。

  此时的广陵分舵中,白教主因上次替公孙左鹏出力不少,正趁着公孙左鹏闭关修炼,在洞堂里大摆宴席,为所欲为。

  白教主举着酒杯,对朴坛主和薛坛主道:

  “朴坛主、薛坛主,本教主敬你二人一杯。”

  白教主仰头将手里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看二人也将酒喝下,脸上红晕又加深了几分。

  几杯酒喝下去之后,白教主又感慨的对二人说道:

  “看到你二人,本教主就像看到了当年的颜彤坠和冯夜帆。当年在白狐教中,他二人也如你们这般,既英俊又潇洒。”

  朴坛主和薛坛主听了,只举杯回酒,垂着头没有说话。

  没过多久,白教主又拿着酒壶,直接坐到高坛主的身边,满面霞光的笑道:

  “高坛主,来,好好的和本教主喝上几杯。本教主祝你云程发轫,飞黄腾达。今夜,本教主就由你来侍寝。”

  高坛主似乎酒量不太好,喝了几杯之后,居然有胆拒绝白教主。“实在对不住,副教主,我……我恐怕不行。”

  白教主有些不高兴,脸瞬间拉了下来,“怎么,这很为难你吗?”

  白教主一边说着,一边将长袖一甩,沉声道:

  “今夜你侍寝也得侍寝,不侍寝也得侍寝,可由不得你!你若再敢拒绝,本教主立刻杀了你。”

  白教主正说着,一名教徒急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单膝跪在地上,禀报道:“启禀副教主,山下有情况。”

  白教主转身看向教徒,追问道:“山下有什么情况?”

  “巡山的专使们发现,玶朝的王相国带着江湖十大掌门人,急匆匆的赶来,也不知是为何事。”

  白教主垂首沉思,喃喃道:“王相国……”

  须臾后,白教主突然大声高呼道:“计堂主、朴坛主、高坛主、澹台坛主……听令。立刻召集所有弟子,速速下山。”

  白教主话音刚落,计堂主连忙站起来拱手道:“副教主,此事要不要先和教主说一声。”

  白教主脸一板,脸上再没有刚才的笑模样:“教主此时正在闭关修炼,最忌人打扰,计堂主你难道存心要让教主走火入魔,陷入垂死之境吗?”

  “不敢不敢,但凭副教主吩咐。”计堂主连忙退了回去。

  白教主身当士卒,带着广陵分舵中所有弟子,浩浩荡荡的来到山下。

  白教主和广陵分舵弟子刚下山,就碰到王相国以及十大掌门人,正巧经过此地。

  白教主一看果然是王相国,忍不住哈哈笑道:“狗贼,咱们又见面了!”

  王相国见来的是白教主,不禁皱眉:“怎么是你?你还活着?”

  白教主坐在轿撵中,抚着长发自得道:

  “是呀!见本教主还好好的活着,很意外吧!咱们之间的账,是不是该算一算了。”

  “本相国今日原不是专程来找你的,既然你非要出来找茬,那就休怪本相国不客气了。”王相国冷哼一声,“你也不看看,今日来的都是些什么人物。”

  白教主却是不怕,只道:“不就是江湖上所谓的十大掌门人嘛!这里是本教主的地盘,难不成本教主还怕你们不成。”

  王相国听了,不免仰天大笑数声。笑过之后,又一脸鄙夷的看着白教主:“如今落得无家可归,寄人篱下。竟还敢如此猖狂的说这里是你的地盘。”

  见白教主果然变了脸色,又板着脸,厉声呵道:“说,从洛阳行宫里逃出来的那些女囚犯都在哪里?”

  “本教主可不知道什么女囚犯不女囚犯的,本教主现在只想跟你好好的把当年的旧账算一算。”

  白教主口里说着,人已经朝王相国飞奔而去。

  十大掌门人看白教主来势汹汹,知道王相国不是白教主的对手。就各自摆上架势,使出阵法对付白教主。

  打斗不到一个时辰,白教主便被困入阵中。

  广陵分舵的计堂主,各大分坛的坛主以及香主、旗主等等见到形势不妙,便纷纷上前协助白教主。

  尽管广陵分舵的这些坛主、香主、旗主都鼎力相助,最后还是对付不过那十大掌门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