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卸任
任瑾2021-06-04 08:492,868

  只才到近前,那小洞就“嗖”的一声被封住了。

  九宫主无法,只能跳下总坛,同其他分舵弟子一起擒拿广陵分舵的教中余孽。

  没过多久,广陵分舵的弟子就被全部制服。

  九宫主把白教主逃脱一事告诉了楚西凉。

  楚西凉将计堂主找出来,拿剑指着他的脖子,道:“总坛上的暗道通向哪里?”

  计堂主自是一点也不敢隐瞒,连忙回道:“总坛上的暗道,是之前公孙教主设计的。那暗道直通山下。”

  楚西凉心中气恼,又问道:“可还有其他的暗道?”

  计堂主忙回道:“其它暗道也有,但直通山下的,只有这一条。”

  “又让她给跑了!”九宫主听了,心里也是恼火。

  这时,广陵分舵的高坛主突然向楚西凉说道:“楚少侠,你就放了我们吧!”

  楚西凉脸色黑沉,冷笑道:

  “放了你们?哼,没那么容易!你们广陵分舵非要一意孤行,一心想要独立门户。我若放了你们,如何对得起各分舵的弟子。”

  计堂主忙道:“其实我等也不想这样,只是被那妖妇用丹药控制,生死都在她手里,我等也是无力反抗啊。”

  就在计堂主说话间,底下就有几名广陵分舵的弟子突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众人见了,具是惶恐不已。

  计堂主立即指着倒下的弟子对楚西凉道:“楚少侠你看,但凡被她控制了的,就是这样!”

  九宫主看了看下面弟子的症状,微一沉凝,问道:

  “是什么样的丹药,是否有还没服下去的,拿一粒来给本姑娘看看。”

  “有,有!”计堂主忙从袖口中取出一粒丹药,递给九宫主。

  九宫主仔细瞧了半天后,开口道:“这种丹药,本姑娘也有,我可以为你们解毒。”

  众人听了,纷纷抱拳称谢,并一脸期盼的看着九宫主。

  九宫主却是话头一转,道:

  “若你们能够痛改前非,重新悔过,往后一心追随西凉哥哥,我便赐于你们解药。但倘若你们背地里使坏,便别怪我不客气了!”

  九宫主如此一说,计堂主连忙低头表忠心,“本堂主愿意从此追随楚公子!”

  计堂主话音刚落,广陵分舵的所有弟子全都跪了下来,拱手道:“属下等愿意从此追随楚公子!”

  其余分舵的领头人见此,都不约而同的抬头无声交流。

  邢舵主眼看时机来了,马上开口大声说道:

  “不如这样,咱们南教自从公孙教主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合适的人出来统领南教。使得各分舵群龙无首,摩擦不断。以贫尼之见,楚少侠武功盖世,何不让他来接任咱们南教的教主!”

  邢舵主说完,其余几个分舵的掌权人都纷纷拱手,恭敬喊道:“参见楚教主!”

  其余众弟子见师叔伯等都认可了楚西凉的身份,他们更是没有异议,也跟着跪在了地上,口中高喊:“参见教主!”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沈舵主见此,又笑着拱手道:

  “诸位同门,且听我一言,如今教中初定,事务繁忙,不如先择个吉日,再好好为新教主庆贺。”

  邢舵主也跟着附和:“沈舵主说的有道理。”

  其余人自是同意。

  见事情商定,沈舵主便含笑道:“若大家没有要事的话,那就先下去吧!”

  众人抬手抱拳,便都鱼贯而出。剩下的,便是众位管事派遣弟子筹备一应事务了。

  此时的白教主已经从暗道里下了山。在山下待了半日,准备要走时,却碰上王相国带领玶朝大军,正准备去捉拿徐朝叛军。

  白教主见了王相国,就失去了理智,二话不说便从路边丛林中跳了出来,拦住了王相国一行人。

  王相国一看是白教主,便开口讽道:“就凭你单枪匹马,也敢来拦老夫道路!不自量力!”

  白教主却是冷然一笑,冲着王相国道:“废话少说,本教主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狗贼,拿命来吧!”

  说完,白教主便弹身朝王相国冲去。

  不等王相国吩咐,自有士兵向前抵挡白教主的攻势。

  只他们到底低估了白教主的身手,这些士兵根本就是来送死的,白教主对付他们就如砍瓜切菜般。

  王相国被惊得频频后退,然而终究还是晚了,最后,王相国还是死在了白教主的手上。

  玶朝大军见王相国身陨,吓得丢盔弃甲,四散奔逃。

  白教主见大仇得报,没有久留,转身大步朝山林遁去。

  白教主走在山间,心里却是百感交集,嘴里忍不住自嘲道:

  “我坐上这教主之位又如何?虽说面首无数,呵呵……却没有一个喜欢我的。这些年来,挑来挑去,却没有一个是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唯有澹台坛主、高坛主、朴坛主几个稍微有几分相似。可他们却是没有一个,是真心对待本教主的。

  如今,我就像个丧家之犬一样,那些人心里还不知道怎样的咒骂我呢!哈哈……可笑,真是可笑呀!”

  她一面蹒跚着向前,一面疯狂长笑着。

  突然,白教主似是感到自己的躯体要崩裂一般,痛得不可自抑。

  她突然想起公孙左鹏曾经给她使用过的天山‘软雪膏’,这才意识到,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

  她眼睛迸射出仇恨的光芒,仰天大喊道:“公孙左鹏,原来你早就防备着本教主。竟敢如此算计我,你死有余辜!”

  白教主不甘的倒在了地上,抚着胸口痉挛着,最后慢慢的没有了声息。只眼睛却睜得大大的,似是死不瞑目般。

  夜晚,广陵分舵一片喜气洋洋,众人一直狂欢到很晚,洞堂里到处都是喝醉倒在地上的南教弟子。

  此时,楚西凉却偷偷带着玶忧郡主和孩子,连夜离开了广陵分舵。

  玶忧郡主抬头问身边的楚西凉:“西凉,半夜三更的,你要带我和孩子去哪里?”

  “去一个没有人能找到我们的地方。”

  “到底是哪里?”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天亮后,众弟子纷纷转醒,各分舵舵主也开始分派任务,准备楚西凉接任教主的仪式。

  等到大家寻找新任教主试换教主礼服时,才发现楚西凉已经不见了,只在桌上看到楚西凉留下的一封信。

  九宫主颤抖着手看完信,便连奔带跑的下了山。她一边跑,一边眼泪哗哗的流,“西凉哥哥,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呢!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樱雪整天缠着你吗……”

  尽管她毫不停歇往山下追去,但已经过了几个时辰,楚西凉此时都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九宫主到底没有追上楚西凉。

  几日后,九宫主便离开了广陵分舵,打算回去九莲宫。

  回到九莲宫后,九莲宫遗留下来的弟子们早就听说她在武林大会上出尽风头,便请求她接任九莲宫的宫主。

  为了师父的遗愿,九宫主决定接任九莲宫宫主。

  高台之上,九樱雪身着宫主服饰,缓慢而上,身后几米长的衣摆逶迤而上,气氛庄严而肃穆。

  烈焰红唇,柳眉微挑,曾经的小女孩终于长成一宫之主,华丽转身。

  半月后,徐朝建国称帝。

  徐朝皇帝得知南教中有个武功极高的人叫楚西凉,便立刻派出官员前往广陵分舵,邀请他到徐朝接受封官进爵。

  徐朝的使者来到广陵分舵后,听说楚西凉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离开广陵分舵,十分生气。

  他对着卢重振和单旗鼓大发雷霆:“让楚少侠走了,你们吃罪得起吗!楚少侠乃是我徐朝未来的驸马,兼骠骑大将军。若是找不到他,你们两个老鬼就去给我大徐朝征战!”

  这位徐朝使者说的话果然不假,半个月后,因为找不到楚西凉,卢重振和单旗鼓只好带领着南教弟子,一同前往徐朝,上阵杀敌。

  不过,这也是卢重振和单旗鼓及一众南教弟子的机会。

  虽说不能光复祢朝,但却有机会攻打玶朝军队,一雪百年之耻。南教的弟子们也有了安身之处。

  此时的楚西凉,正带着玶忧郡主和孩子,来到了西域,也找到了安葬金蝉公主的地方。

  楚西凉站在墓前,眼里溢满了悲伤,“金蝉,我来了,我看你来了。今生虽不能和你生死与共,但以后每年我都会来看你。”

  玶忧郡主抱着孩子站在旁边,心里又是酸涩又是心疼,最后又慢慢释然。

  她轻轻的靠在楚西凉的肩膀上,轻轻道:“我也是……”

  楚西凉转头看过来,又抬手搂抱住她,两人相视一笑,一切恩怨情仇便似乎烟消云散了。

  《已完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