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了断
任瑾2021-05-31 15:062,217

  看着白教主扬长而去,公孙左鹏恨得咬牙切齿。

  但此时,他却无可奈何,先不说自己现在腹背受敌,祸福还难料。即使他能安然脱身,此时对上白教主,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制住她。

  公孙左鹏心中暗恨,他一边应付着楚西凉等人,一边想着以后要如何收拾了白教主那贱人。

  公孙左鹏心中思量转瞬即逝,很快就将心神放在了面前的打斗上。毕竟以一敌四,他也不敢托大。

  到底公孙左鹏修炼倚霞秘籍的时间要长,几个时辰下来,楚西凉和九宫主倒是能够应付。只卢重振和单旗鼓,却不是公孙左鹏的对手。

  两人有些后劲不继,渐渐落了下风。

  公孙左鹏趁他们不备,两手双击,便将卢重振和单旗鼓击出数丈远。两人各自倒向一边,半天爬不起来。

  楚西凉和九宫主再次双壁合一,使出倚霞神功,与公孙左鹏全力对决。

  二人又同公孙左鹏激战了数十个回合,却仍旧处于下风。

  二人对视一眼后,楚西凉猛地伸手抓住九宫主身上的披帛,用手在披帛的另一头快速的缠绕几圈,又双手将九宫主从地上举起,使出浑身的劲,推了出去。

  九宫主在楚西凉的推动之下,瞬间张开双臂,朝公孙左鹏飞去。两只脚便如穿花飞燕般,与公孙左鹏的双掌隔空对击数个回合。

  卢重振和单旗鼓眼看楚西凉二人依然无法动摇公孙左鹏一分半豪,又摇晃着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加入战局。

  可即便如此,四人依然只是与公孙左鹏打成平手。

  楚西凉和九宫主二人虽没有受伤,但也已经精疲力竭,再缠斗下去,估计也很难分出胜负。

  场面就此僵持起来,正在这时,公孙左鹏突觉眼前一黑,脑子也有些晕乎乎。

  公孙左鹏摇晃了下脑袋,嘴里下意识说道:“药,药,快给我药。”

  楚西凉见后,不由得大喜,放声说道:“看来是他之前的病发作了,说不定会走火入魔。别让他停下来,继续攻击!”

  楚西凉这么一说,九宫主三人顿时一振,手中攻势也更加猛烈。

  公孙左鹏的招式已经有些混乱,突然身子一软,脚下也踉跄了一下。

  楚西凉见此,便握紧倚霞剑,一剑刺了过去,直接刺入公孙左鹏的胸膛,又猛地将倚霞剑抽回。

  公孙左鹏并没有因此而倒下,反而因为这一剑,脑子清醒了些。不等楚西凉退开,就直接出掌,将他击飞。

  楚西凉因此连退了好几步,却不待脚跟稳住,又朝公孙左鹏直奔而去,继续攻击。

  九宫主却是趁机飞身一掌,朝公孙左鹏击了过来,这一掌直接将他击倒在地。

  楚西凉又一次握着倚霞剑,接连刺入公孙左鹏的周身要穴。

  直到鲜血慢慢涌出,流了一地,这公孙左鹏的性命也随之了结。

  解决了公孙左鹏,楚西凉和九宫主也已精疲力尽,卢重振和单旗鼓更是元气大伤。

  楚西凉和九宫主分别从地上扶起两位前辈,慢慢的离开此地。

  白教主自那日回去广陵分舵后,就坐上了之前公孙左鹏所坐的位置,还自称教主,想掌管整个广陵分舵。

  下面的人具是不服她,计堂主更是带头反抗。

  白教主站在总坛之上,看着下面的计堂主,还有一众不服她的弟子们,仰天大笑道:

  “诸位现在若是不屈服于本教主,那恐怕都不行了。这几年来,本教主每个月请你们喝的庆功酒,都加入了大量的‘控心丸’,你们的生死大权,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掌握在本教主手中了。”

  计堂主又惊又怒,指着白教主怒骂道:“姓白的,你好卑鄙!”

  白教主口中长笑猛地一停,盯着计堂主讥讽的勾起嘴角,怪声怪气的回道:

  “这年头,若不卑鄙些,又怎能坐上这正教主之位。你可知道,这正教主的位置,非比寻常。就像你和他们一样,一个堂主,管理着诸多坛主、香主以及弟子。”

  白教主边说,边从总坛上走下来,慢慢来到计堂主跟前。

  他在计堂主身边来回转动了几圈,眼神却一直不离计堂主。

  计堂主心里生出一股恐慌之感,终于不敢再挑衅白教主。

  白教主见计堂主终于老实,又来到西门坛主跟前。

  她抚摸了一下西门坛主的胸膛,娇笑着对西门坛主道:“西门坛主,这些年来,本教主对你怎么样?”

  西门坛主垂眸道:“能够得到您的赏识,自然比什么都好。”

  “好与不好,不是嘴上说说就算了的,还要看你心里怎么想。”白教主一脸暧昧的看着西门坛主,凑近他眼前道:

  “本教主现在就想问问你,如今本教主已经成为正教主,你答不答应侍寝?”

  西门坛主虎躯一震,直接拒绝道:“其他事情都好商量,唯独侍寝这事,属下恕难从命。”

  “凡事有回报就要有付出,这个坛主的位置,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既然你做了这个坛主之位,就要有所付出了。”

  “我是绝对不会去侍寝的,要杀要剐,随你便。”

  “哼,当初有公孙教主替你撑腰,我奈何不了你。可现在,看谁还能够庇护得了你?本教主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侍不侍寝?”

  “不侍寝。”

  西门坛主的话刚说完,只听见“嗖”的一声,旁边弟子的刀便被白教主拔出,一刀捅在了西门坛主身上。

  另外几名坛主、香主以及旗主,具是周身一冷,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中的刀剑。

  但随即,众人便觉浑身发痒,继而疼痛。手中刀剑也都掉在了地上,更有人痛得倒在地上打滚。

  有受不住的,忍不住大声求饶:“求教主开恩,放过属下等,属下等人愿从此听从教主吩咐,再不敢违背教主了。”

  白教主见到他们屈从,果然满意,站在一旁点头道:

  “这还差不多。只要你等从今往后,乖乖服从本教主,本教主就立刻赐给你们解药。不过,”白教主顿了顿,又道:

  “在赐给你们解药的同时,你们得把它和另外一粒药丸一并服下。”

  白教主见地下众人都是一副惊惧的样子,看着自己,又好心的解释道:

  “你们放心,只要你们对本教主忠贞不渝,这药丸就没有大碍。”

  众弟子又岂能不懂她的言下之意,但此时却没有一个人敢反抗她,都乖乖的接过了白教主分给他们的两粒药丸。

  待广陵分舵的所有弟子都领到了药丸,众人都跪匐在地上,扣头谢道:“多谢教主赐药,多谢教主。”

  白教主见此,又满意的点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