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赐婚
任瑾2021-04-02 20:302,223

  两人各自分开后,却是没有注意,林子里藏着一个人。

  此人正是李初兰的师妹左芳云,左芳云跟在李初兰身后,发现她居然在传授武功给楚西凉,并还表示要将教主之位传给这小子。

  “哼,李初兰,你想得倒是好!”

  左芳云找上了公孙总舵主。

  自上次围攻白狐教后,公孙总舵主一直郁郁寡欢。

  虽然坐上了总舵主的位置,但不管是对上王相国,还是对上白狐教,他们都输得彻彻底底。

  若再如此下去,他总舵主的威严早晚有一天会消耗殆尽,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赶下台。

  左芳云的突然出现,着实吓了公孙总舵主一跳。此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肯定不是来人的对手!

  公孙总舵主见眼前妇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勉强镇定下来,问道:“敢问阁下何人?”

  左芳云颇有些嫌弃的打量了公孙总舵主一番,道:“你别管我是何方人士,我只问你,你想不想做南教的教主?”

  公孙总舵主对这人更加戒备 ,“想与不想,那是我南教的事,跟阁下有何干系。”

  左芳云不搭理他,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很想,可是想归想,你始终是成不了教主的。”

  公孙总舵主气的脸色涨红,却又不敢发作,“你再这样说下去,本舵主可是要生气了。本舵主现在已经是总舵主了,将来也会成为教主的。”

  “总舵主上面还有左右二使,左右二使上面还有副教主,你以为教主是有那么容易做的吗?就凭你那点功夫,给教主提鞋还差不多。”

  “你……”公孙总舵主被气得无语,左芳云却没有放过他,“现在我就让你瞧瞧,什么样的功夫才能配得上做教主。”

  说着,左芳云就朝公孙总舵主攻了过来。公孙总舵主忙忙出掌应战,却只一招,就被左芳云拍得倒在了地上。

  左芳云见他不敢再上前接招,便哈哈笑道:“原来你这个总舵主也只不过是浪得虚名。你若是肯拜我为师,我现在便传你功夫。”

  公孙总舵主眼神一闪,此人对南教如此了解,说不定知道些什么秘辛,自己和她学武也不亏,说不定真能当上教主!

  公孙总舵主想到这里,一个打挺便跪在了地上。

  如此几个月过去了,楚西凉跟着李初兰学武,总算小有所成。这日突然被王相国叫了过去。

  “楚西凉,你在玶忧身边也有一段时日了,打算什么时候迎娶我女儿?”

  楚西凉一怔,有些犹豫不决。虽然二人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彼此之间也有一些感情,但……

  见楚西凉久久不答,王相国脸一沉,“难道我女儿还配不上你?”

  楚西凉忙道:“相爷误会了,属下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郡主。”

  “老夫都不在意,你还在意什么。”

  “事情来得太突然,请相爷给属下半个月的时间,容属下好好想想。”

  王相国脸色沉沉的看着楚西凉,半响不语,见楚西凉又是犹豫又是愧疚的样子,才道:

  “好!那本相就给你半个月的时间,想好了回复我。”说着,又深深的看了楚西凉一眼,“希望你不要辜负了郡主。”

  心事重重的楚西凉,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秦将军让他练兵,每日也只练一会儿,就放士兵回去,自己一个人到外面散心。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的楚西凉心里很烦躁,都不知如何才好。

  虽然他心里也有玶忧郡主,但他也知道,他接近王相国是有目的的,事情一旦暴露,玶忧郡主一定会受到伤害的。

  他不希望郡主受到伤害,但如果拒绝王相国,王相国也会怀疑他的用意,玶忧郡主同样会伤心。

  “师兄。”

  楚西凉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白衣蹁跹,居然是陈露瑶。

  楚西凉见是陈露瑶,高兴极了,一把抓到她的胳膊,问道:“师妹,你怎么来了?”

  见到师兄陈露瑶心里也很激动,满脸微笑的看着师兄道:

  “自从上次师兄离开,我就一直在寻找你的下落。好不容易打听到你在相国府当差,我就一直等在这附近,希望有一天能够见到师兄。”

  “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说。”

  “师兄,我能问你一件事吗?”陈露瑶本是满心的欢喜,但想起刚才的事,心情又有些低落。

  楚西凉还没有发现师妹的不对劲,只激动的说道:“问,你问。只要是师兄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听说你快要成亲了,这是真的吗?”

  楚西凉听了,心里一惊,疑惑问道:“你听谁说的?”

  “前几天,我在布庄听到相国府的丫鬟们正在议论,说是相国府的郡主要出嫁了,郡马爷正是你……”

  楚西凉心里哀叹一声,皱眉道:“王相国是这样说,可是我没同意。”

  陈露瑶将师兄的表情都看在眼里,见师兄似有些不愿,心里不免欣喜,突然开口道:“师兄,我们离开这里吧!”

      “离开哪里?”楚西凉一脸疑惑地看着陈露瑶,没听明白她的意思。

  陈璐瑶直直看着他,“离开洛阳。”

  “好好的,怎么要离开洛阳?”

  “师兄,这些年来,难道你一点都感觉不出来,我其实是喜欢你的吗?”陈露瑶忍着羞涩,一字一句的将话说完,脸也渐渐红了起来。

  楚西凉讶然道:“师妹,其实,从小到大,师兄都把你当成妹妹一样看待,从来都没有过非分之想。师妹,这……这……这不是为难师兄吗?”

  “楚西凉,你这个叛徒,今日我等一定要取你的狗命,替本教清理门户。”

  楚西凉正说着,一群江湖人士突然冲过来,指着楚西凉大声骂道。

  见这些人来势汹汹,楚西凉皱眉回道:“众位,在下与你们素不相识,为何一见面就说要杀在下?”

  “你做了玶朝的狗,我等岂能容忍。杀你不过是替天行道!”

  “你们是祢朝的人?”

  来人还没有回答,陈露瑶却开口道:

  “这些人是广陵分舵的,已经在洛阳待了好几日了,就是来找你的,方才师妹忘记跟你说了。”

  这些人见他们的来历已经被陈露瑶说破,二话不说就拔出了手中的剑,齐齐朝楚西凉刺了过来。

  楚西凉闪身退到陈露瑶的身边,与她一同对付这些广陵分舵的弟子。

  楚西凉不愿意同他们同门相残,拉着陈露瑶且退且走,一会儿就逃出了城。等广陵分舵的弟子追过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两人的人影。

  既然出了城,楚西凉一时也不想回相国府,便打算离开一阵子,出去散散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