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送礼
任瑾2021-04-02 20:352,499

  二人从集市上回来,玶忧郡主将一些东西塞给楚西凉,“这一份是你的。”

  楚西凉笑道:“沾你表兄的光,还能收到郡主的礼物。”

  玶忧郡主娇嗔的斜睨了楚西凉一眼,又道:

  “我表兄正在边关御敌,爹担心我的安全,本不打算让我去,不过我说你会陪我,爹他就答应了。”

  玶忧郡主一脸祈求的看着楚西凉,楚西凉噗嗤一笑,“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肯定会陪你去啊。”

  玶忧郡主一下子就笑开了,兴奋的抱住了楚西凉,想起不妥,又马上放开了手,羞答答说道:“我先回去了!”说完,转身就跑了。

  楚西凉一脸的复杂,果然没几息时间,玶忧郡主又期期艾艾的走了回来。

  楚西凉宠溺的看着她,笑吟吟道:“你走错了,这是你的房间。”

  玶忧郡主羞得满脸通红。

  收拾好行李后,玶忧郡主没让护卫跟从,只带了楚西凉。两人骑上快马,天刚亮,便动身出发。

  赶了半日路程后,进入光州地段。

  两人也有些疲惫,打算找个地方歇息。只是放眼望去,四处荒无人烟。

  “哎,前面有个茶水铺子。”玶忧郡主边说,边驱马向那边跑去。

  二人在茶水铺前停了下来,将马栓在旁边,要了茶水和一些点心歇脚。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一群人骑着马,从旁边呼啸而过。

  楚西凉望着远去的人群,眯了眼,对玶忧郡主道:“这些人都是广陵分舵的弟子,说不定会碰上,小心一点。”

  玶忧郡主点头:“好。”

  二人喝完茶水,又上路了。

  果然不出楚西凉所料,离开茶水铺子半个时辰后,两人便看到前面有人在打斗。打斗的人正是公孙总舵主和谷舵主。

  广陵分舵的弟子正站在一旁为公孙总舵主助威,而谷舵主却一个属下都没带。

  公孙总舵主得左芳云真传,功夫可比江湖一流高手,可谷舵主的功力,看起来也不弱。

  公孙总舵主心里想法又确定了几分,一边和谷舵主对招,一边讽刺道:

  “谷师弟,你最近是学了什么武功,阴不阴阳不阳的,看着像个太监一样。”

  谷舵主气得险些岔气,跟着反驳道:

  “我可不像有些人,一心只想着上位,说不定还不如太监!公孙总舵主也不要整天跟个长舌妇一样,乱嚼舌根!否则,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公孙总舵主却一点不怕他,长剑直往谷舵主的身上招呼,“以为我怕你吗?也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接招。”

  “《广陵除蛇剑》?”谷舵主边道边使出《太和真气》。

  公孙总舵主冷哼一声,又换了《长空拳》。

  谷舵主:“看我《万神指》。”

  公孙总舵主:“哼哼,《孤星冥魂散》。”

  谷舵主暗暗惊奇,大声道:“这是什么功夫?你从哪里学来的?”

  公孙总舵主冷笑,“你管我哪里学的,还用得着告诉你吗?”

  两人本是师出同门,所使的招数大家也都熟悉,也知道克敌的办法,如今公孙总舵主使出这套《孤星冥魂散》,谷舵主一时还难以应对。

  眼看自己就要落败,谷舵主大喊一声:“《倚霞神功》!”

  公孙总舵主双目圆睁,怒瞪着谷舵主,“你终于肯使出《倚霞神功》了!原来真的是你拿走了倚霞剑!谷老贼,赶紧将倚霞剑交出来!”

  “想要倚霞剑,没门。”

  尽管公孙总舵主的《孤星冥魂散》很厉害,但终究敌不过《倚霞神功》。

  公孙总舵主完全不是谷舵主的对手,眼看就要落败,公孙总舵主一晃虚招,便要逃走。

  谷舵主跟在后面,紧追不舍。

  广陵分舵的弟子见舵主都跑远了,连忙也跟了上去,谁都没有发现,藏在树林中的楚西凉和玶忧郡主。

  玶忧郡主问楚西凉:“两位舵主使出的,都是些什么功夫?竟如此厉害。”

  楚西凉回道:“公孙总舵主的是《广陵除蛇剑》和《长空拳》,都是广陵分舵的本门武学。至于后面的《孤星冥魂散》,之前曾听李老前辈说过,这是她师妹左芳云的绝学。”

  “那公孙总舵主的《孤星冥魂散》是不是左前辈传授的。”

  楚西凉心说,八成是的。嘴里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

  “那谷舵主的《太和真气》和《万神指》,就是光州分舵的武学了?”

  楚西凉却皱眉摇头道:“不是,这两门功夫,从来没见过光州分舵的弟子使过。不知道谷舵主是从何处学来的?”

  “这谷舵主身上还真的是疑点丛丛,不知这倚霞剑是不是真的落在了谷舵主手里?”玶忧郡主满心的疑惑,又想起曾经落在爹手上的倚霞剑,问楚西凉道:

  “那倚霞剑,不是南教镇教之宝吗?怎么谷舵主练了倚霞神功之后,会变成这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

  “倚霞剑失落多年,其间也不知落到了什么人手里,神功被人篡改了也不一定。”

  楚西凉觉得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更何况倚霞剑失踪了这么多年。。

  二人正准备离开,突然见前方窜出两个黑衣人。

  楚西凉仔细一打量,笑着对玶忧郡主道:“你猜猜看,前面这两位是谁?”

  玶忧郡主疑惑摇头,“猜不出来。”

  “他们应该是卢前辈和单前辈。就是几年前,我们去恒州的时候,救过我们的那两位前辈。”

  玶忧郡主恍然记起,点头道:“哦!想起来了。我们去见见两位前辈吧。”

  两人牵着马朝黑衣人走去,对方似乎早就知道两人的踪迹,爽快的将面巾取了下来,正是卢重振和单旗鼓两位老前辈。

  卢重振开口问楚西凉:“小子,你们这是去哪儿?”

  楚西凉回答说道:“回卢前辈,郡主要给表兄送些礼品,怕路上危险,我陪着她一起。”

  卢重振点头,想起之前的打斗声,正要开口问他们,突然,不知从哪里跑出一个小乞丐。

  小乞丐凑到马前,一伸手就将玶忧郡主的行李抢了过去。

  楚西凉情急之下,一脚将小乞丐踹在了地上,一块牌子从小乞丐的身上掉了下来。

  楚西凉伸手抓起小乞丐,仔细一看,却觉得有些眼熟,:“你不是几年前,在恒州附近,送包子给我的那个乞丐兄弟吗?”

  小乞丐听他这么一说,似乎也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好多年不见了。”

  楚西凉将手松开,连忙对小乞丐说道:“方才得罪了,兄弟。”

  小乞丐摸了摸脖子,摆手道:“没事,不打不相识,自己人。”

  卢重振却是激动的将地上的牌子捡了起来。

  小乞丐发现身上的牌子被别人捡走了,转身就想从卢重振手里拿回来。

  卢重振的脸色突然间变得严肃起来,问道:“你身上的这块牌子是从哪里来的?”

  小乞丐不满道:“什么从哪里来的?这是我自己的。从我懂事起,它就一直挂在我身上。我娘跟我说了,这就是我的,让我好好保管。”

  单旗鼓见他不想搭理卢重振,便上前问道:“既然牌子是你的,那你娘她人呢?”

  小乞丐怀疑的看着他一眼,不过还是答道:“我娘早就走了,在我爹去世几年后也跟着走了。”

  单旗鼓连忙道:“那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你居住的地方?”

  小乞丐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嚷嚷道:“又想去害我!我才不会让你们知道我住在哪里!”

  小乞丐说着,便转身飞快的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