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出关
任瑾2021-04-02 20:271,990

    “那我就不客气了。”南宫夫人话音刚落,就朝白教主扑了上去,企图将她手中的倚霞剑夺回来。

  不等白教主出手,宁沈二人便迎了上来,拦住了南宫夫人。

  南宫夫人原本武学就不精湛,更何况宁爵风二人还学了倚霞神功。不出几招,就把南宫夫人打倒在地。

  采云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见南宫夫人倒在地上,她连忙过去搀扶,却发现南宫夫人软软的靠在她的身上,早已气绝身亡。

  采云失声痛哭,大声质问白教主:“白教主,我家夫人待您如同姐妹,您为何要如此对待我家夫人!”

  白教主幽幽看向地上的南宫夫人,道:“这是她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采云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只能抱着夫人的尸体默默流泪。

  白教主又说道:“本教主允许你带上你家夫人,下山去吧!”

   采云惨笑一声,喃喃道:“夫人都已经没了,下山还有什么意义……”

  白教主垂眸,“总算姐妹一场,本教主给你一些银子,你下山把她好好安葬吧。”

  宁爵风见此,叫来弟子将南宫夫人抬下山,好好安葬。

  山下,楚西凉带着玶朝军队,一直驻扎在下面。

  这些日子,王相国一直没说收兵,白狐教的人也死守着山门不出。军队攻不进去,楚西凉和部下只能守在这里。

  此时看见有人抬棺下山,楚西凉派人过去打探,发现几人果真将棺材给埋了,便没有多管。

  自那日起,山上就再没有什么动静了,楚西凉耗在这里也有几个月了。

  一日晌午,只听得山上突然几声巨响,接着就是一片欢呼声。楚西凉马上派出斥候去查看,原来是白教主和她的两名男宠出关了。

  出关后的白教主更显美艳动人,人也年轻了很多,一点都看不出是快四十岁的人。

  宁爵风比之以前更加出尘,沈博阳容貌更加俊美精致,二人一个手握长笛,一个手持倚霞剑,身穿白色长袍,端的是英俊不凡。

  三人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便下了山,同楚西凉对上了。

  楚西凉一人自然不敌他们三人,挥手便让士兵将三人团团围住。

  三人武功精进不少,上来的士兵都是给他们送菜的,一挥手就是一条生命,使得众人都不敢再围了过去。

  就在这时,李初兰带着卢重振、单旗鼓赶了过来。

  看到李初兰,白教主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狞笑着说道:“本教主去对付那死老婆子,你们见机行事。”

  白教主的话说刚完后,沈博阳便纵身闪到卢重振和单旗鼓的跟前,宁爵风也弹身来到楚西凉与玶忧郡主的身边。

  双方二话不说,马上就交上手了。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白狐教这几个人的内功和剑法进步得如此神速。好几个时辰下来,楚西凉等人丝毫没有撼动对方。

  白教主的功力虽然不及李初兰深厚,但也几乎打成平手。

  沈博阳有倚霞剑在手,似乎要胜出卢重振和单旗鼓一些。

  宁爵风那可就厉害多了,当他吹响手中的长笛,玶忧郡主和士兵们都被那一阵阵乐声震得头昏脑涨,眼前一片朦胧,完全看不清楚前面的方向,一个个抱着头原地打转。

  楚西凉功力深厚,勉强还可以抵挡得住,但也靠近不了宁爵风。

  士兵们渐渐支撑不住,一个接着一个,开始口吐鲜血,玶忧郡主也不例外。

  楚西凉连忙下令撤兵,带着众将士落荒而逃。

  白狐教今日占了上风,大获全胜,教中无不喜气洋洋。

  回到教中,白教主喜道:

  “真想不到,你们的功力进步如此之快。虽然我白狐教够不上江湖十大门派,但本教的武学一定不会比他们的差。接下来不要停歇,继续练习。”

  宁爵风和沈博阳齐声回道:“是。”

  白教主又道:“你们俩说说,怎么功力会进步的如此神速?”

  沈博阳先回道:“回教主,我专研的是倚霞剑,当然是想以剑的威力名扬天下,出招剑剑如神。宁公子专研的是剑上的秘籍,这个您就要问他了。”

  宁爵风接着道:“回禀教主,我在研究秘籍的过程中,发现练习得一直都不是很顺畅,于是就将秘籍改成了乐曲,这样一来,就顺畅多了。”

  白教主听了,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能将剑谱改成乐谱来练习,是个好办法。这样也好,往后若是秘籍被人抢走,如果不懂音律,也是看不懂的。

  好了,你们都忙了一天,各自下去休息吧!明天继续练习。”

  宁爵风和沈博阳齐声回答,各自退了下去。

  自楚西凉带着玶朝军队撤退后,李初兰三人便也跟着后面离开了。

  三人也发现,白教主及其两位男宠的武功,都是从倚霞剑上的神功中偷学出来的。

  经过楚西凉的细说,他们几人终于知道倚霞剑是被成州分舵的弟子移雪带到白狐教去的。

  为了不被王相国发现几人的真实身份,三人了解了情况后,就连夜离开了。

  楚西凉和玶忧郡主回到相国府,玶忧郡主将在白狐教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王相国,包括神秘出现的那三位老人。

  “没有想到倚霞剑上的神功居然如此厉害,”王相国抚须沉思,又自言自语道:

  “一个将近百岁的老婆子,还有两名年过八旬的老头。他们怎么会来帮助楚西凉,和楚西凉到底是什么关系?”

  玶忧郡主心里一咯噔,连忙道:“哎呀爹,你就不要猜来猜去的了。说不定就是一些,好打不平的江湖名宿。”

  王相国摇头自语道:“那可不一定。”

  “楚西凉他平时就喜欢与一些年纪大的人打交道,也很会讨他们的欢心,有人帮他是很正常的,您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爹是担心你呀!爹要成全你和他,就得先摸清楚他的底细,省得以后你跟了他,吃尽苦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