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离去
任瑾2021-05-06 15:052,355

  过了一日后,楚西凉终于缓缓的醒过来。

  楚西凉发现自己在马车里,身边还跟着羽尘小尼姑,驾驶马车的人是九宫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羽尘小尼姑见楚西凉沉默着不说话,就结结巴巴将之前的情况同他说了一遍。

  楚西凉听完之后,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幽幽问道:“金蝉公主她……她知道我们离开吗?”

  羽尘小尼姑顿了顿,半响才道:“金蝉公主她,好像还不知道。”

  楚西凉又沉默了好一阵,才叹了口气,道:

  “这样也好,一来可以摆脱西域王,二来也能让李老前辈安心。只是我们这样走得不明不白,倒是让人家看轻了我们。”

  羽尘小尼姑觉得有些对不起金蝉姐姐,沉默着没有说话。

  九樱雪见气氛有些低沉,连忙道:“西凉哥哥,既然都出来了,就别顾及那么多了。”

  九樱雪话音才刚落,马车猛然间停了下来。

  “怎么突然停下来了?”羽尘小尼姑差点撞到头,边说边撩起门帘。这一看,却吓了一跳。又连忙将头缩了回来。

  楚西凉惊讶的问道:“怎么了?”

  羽尘小尼姑拉住楚西凉想要撩起车帘的手,小声说道:“来了好多玶朝大军,拦住了去路。”

  “我看看。”楚西凉一边说着,一边伸头出去。

  九樱雪拦在外面,对楚西凉道:“西凉哥哥,你刚醒过来,还是不要出去了,这些人就交给我吧!”

  楚西凉看着前方玶朝将领,有些担忧,“你能行吗?这位领头的将领是秦将军,秦将军武艺高超,能征善战,你能对付得了他吗?”

  “看我的。”九樱雪说着,弹身飞了出去,一人独挑千军万马。

  楚西凉和羽尘小尼姑坐在马车上,看着九樱雪独自一人闯阵,却丝毫不落下风。

  望着望着,楚西凉突然笑道:

  “这个九宫主还真不简单,功夫十分了得。之前我只听说过少林寺的‘童子功’,没想到今日,还能见到一个会‘童女功’的。”

  没多久,秦将军就被九樱雪给打败了,并且身受重伤。玶朝大军见大军将领重伤,急急鸣金收兵,落荒而逃。

  九樱雪回到马车上,楚西凉对她称赞不已:“你的武功真好,想不到你竟然会有这么高的功夫,那个将军都被你打败了。”

  楚西凉见九樱雪似有些力竭,又道:“你到马车里休息一阵,我来驾驭马车。”

  九樱雪却道:“你的身子还没好,还是我来吧。”

  “不就是被打晕了嘛!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来吧!”

  楚西凉说着,将九樱雪推进马车中,抓起缰绳,便坐在车辕上驾驶着马车飞快的奔驰起来。

  楚西凉三人走在回中原的路上,西域的王宫里,侍女们已经替金蝉公主梳好了新娘妆,准备踏上和亲之路。

  和亲的队伍抬着轿子,吹吹打打离开了王宫。

  金蝉公主怔怔的坐在轿子里,眼睛没有焦距的目视着前方。谁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只脸上哀伤的表情,能让人知道些东西。

  几个时辰后,轿子旁边走着的媒婆似乎听见轿子里有什么倒下的声音,下意识掀开轿帘一看,随即惊叫着喊道:

  “不好了,不好了,快停下来!公主服毒自尽了!”

  媒婆尖锐细的声音传出很远,队伍很快骚动起来。

  轿夫听了媒婆的话,吓得立马放下了轿子。只见轿子中的金蝉公主,歪靠在轿壁上,嘴里流出的血液已经泛黑。

  盛装的金蝉公主安详的闭着双眼,好像睡着了一样,但其实,早在一个时辰前,她,就已经去世了。

  而这些,楚西凉一无所知,此时的他还在赶往广陵分舵的路上。

  广陵分舵里,因为公孙左鹏练成了倚霞神功,玶朝大军也占不到便宜,便没有再被围攻了。

  广陵分舵也因此,有了片刻的安宁。

  因为谷总舵主的久久未归,光州分舵众弟子也越来越不安起来。

  这日夜里,光州分舵中一名叫洪世凡的堂主,将之前寻来的一件狐皮大衣命仆从拿来,并用一个托盘收好。

  属下见他如此,便问起:“堂主这狐皮大衣,是有其它打算吗?”

  洪堂主小声对属下说道:“我打算明日将它赠送与公孙教主。”

  属下回道:“若是让旁人知道了,那还不说我们‘庆风堂’有意巴结教主?”

  洪堂主轻声道:

  “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知道。看看咱们这光州分舵,谷总舵主如今算是丧家之犬了。而戚堂主、桂堂主和崔堂主,都已经被斩首。

  算起来,现在各分堂,就只剩下我跟汪堂主了。如今这光州分舵,谁能成为舵主,就得看自个的表现了。”

  洪堂主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料到这番话,居然被一人给听个正着。

  第二天一大早,南教弟子跪拜完公孙左鹏后,洪堂主就上前一步,对公孙左鹏道:

  “启禀教主,属下去年猎了几只狐狸,将皮毛制成大衣。现在想赠与教主,还请教主不要嫌弃属下的一片心意,望教主笑纳。”

  公孙左鹏一听,笑呵呵的说道:“喔!洪堂主诚心一片,本教主怎会嫌弃呢!打开看看,是什么样的狐皮大衣?”

  洪堂主应了一声,立刻就让属下将昨夜准备好的东西呈了上来。

  公孙左鹏和众人见狐皮大衣上盖着的布匹倒是十分精致,却不知道里面的物品怎么样。

  洪堂主轻轻将托盘上的布匹揭开,眼前的东西却让他大吃一惊。

  大家伸脖子一看,原本期待的眼神都变成了失望,“不就是一件普通的袍子嘛!那是什么狐皮制成的大衣。”

  就在这时,旁边南宫分舵的一位赵堂主感觉眼前的物品有些不对劲,就立刻抓在手上,打开仔细端详。

  赵堂主看过之后,大惊失色,抬头看向洪堂主的眼神也是一言难尽。

  众人一看他的神情,就知其中有异,广陵分舵的徐堂主见此便开口道:

  “赵堂主,这衣服是否有哪里不对劲?”

  南宫分舵赵堂主朝公孙左鹏拱手道:“启禀教主,这并不是什么狐皮制成的大衣……”

  公孙左鹏有些不悦道:“那是什么?”

  赵堂主顿了顿,才支吾道:“这是一件……皇宫大内总管的制服。”

  公孙左鹏俊脸霎时气得雪白,手中握着的椅子扶手被他捏得粉碎。

  广陵分舵徐堂主顿时气得跳脚,怒气冲冲地指着洪堂主道:

  “放你爷爷的屁!咱们教主玉树临风,堂堂男儿之身,你竟然拿皇宫大内总管的制服来羞辱教主,你以为教主跟谷贼一样!”

  洪堂主自然吓得半死,急得跪在地上,大声说道:

  “教主,事情不是这样的。昨夜属下准备的明明是狐皮大衣,不知道为何会变成了现在这样。还望教主明查!”

  公孙左鹏气得快说不出话来,半响才咬着牙厉声道:“查,当然要查!本教主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公孙左鹏说完,便下令让教徒将洪堂主和他的属下一并押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