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灵芝
任瑾2021-05-10 15:442,345

  喝了羽尘小尼姑捣的的药汁后,楚西凉终于在一个时辰后,悠悠转醒。

  九宫主和羽尘小尼姑见楚西凉醒了,终于放下心来。三人又休息了一阵后,决定离开这里。

  只他们三人,一个内伤未愈,一个高烧还没退,又没有代步的马车,只能一路走下山。

  为了摆脱玶朝的追兵,之前三人都是往深山里飞,如今要走出,就要花费许多的功夫和时间了。

  三人赶了十几个时辰的路,翻过了几道山,仍旧没有看到人烟。

  从来没有吃过这种苦的九樱雪不仅有些蔫蔫。

  这一路走来,也不知道脚底下磨了几个泡,况且还要时不时的扶一扶这个小尼姑!

  九樱雪有些后悔跟着他们来中原。她一边想着,一边拿着手中的棍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地上的茅草,驱赶草丛中的蛇蚁。

  突然,她停了下来,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兴奋的说道:“你们听,前面是不是有女子的哭声?”

  其余二人听了,具是精神一振,都停下来侧耳细听。

  “真的有女子的哭声,看来山下有个村庄,我们过去看看。”楚西凉边说,边扶着羽尘师妹快步往山下走去。

  山下果然有个小山村,只是村里的人似乎有些惊惧。看见楚西凉三个,都是一副警惕的样子。

  还是羽尘小尼姑过去问了那几名哭泣的女子,才知道,这里居然离白狐教不远,而这些女子之所以哭泣,是因为丈夫被白狐教的人抢走了。

  三人决定先在这里修养几天,等楚西凉病好了,就同九宫主一起,去白狐教查看下情况。

  小尼姑的伤还没有好,就先留在这里养伤。

  白狐教离这里,不过几十里路。修养了几天后,楚西凉就与九宫主一起去了白狐教,并顺利的潜入了白狐教。

  进了白狐教才知道,白教主到外征集美男还未归来,如今教中只有宁爵风和沈博阳。

  楚西凉和九宫主两人躲在假山后面,听见宁爵风正对沈博阳道:

  “这些年来,教主从外面收集的男子不计其数,许多都相貌不凡,地位也快赶上你我了。再这样下去,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沈博阳回道:“说的也是。不过也是你我平时不够谨慎,想必教主她已经感觉出来了。”

  “唉!每日都要面对这么一个比我们年长一半的女人,她能看出来也是正常。她已许久都没有让咱们侍寝,只怕咱们兄弟二人很快就要被打入冷宫了。”

  “难道你我二人还要像那些狐狸精似的,去邀宠献媚吗?”

  二人说到这里,心里都有些不满。

  沉默了许久后,宁爵风突然说道:“不如,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来个痛快的。与其让她掌握我们的生死,不如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

  沈博阳有些惊疑的看着宁爵风,“那你的意思是……”

  宁爵风看了看四周,又凑到沈博阳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起来。

  二人交头接耳的说了一阵,然后才各自离去。

  几个时辰后,教中突然忙碌了起来,没多久,便见白教主带着弟子和一些青年男子回来了。

  白教主让手下将带回来的男子们先关起来,随后进了大堂。

  白教主见只有宁爵风出来迎接,没有看到沈博阳,便问道:“博阳呢?”

  宁爵风回道:“博阳他,突然得了一场怪病,正躺在床上歇息。”

  听说沈博阳病了,白教主立马站起来道:“哦!是什么样的怪病,陪本教主去看看。”

  白教主说着,就和宁爵风一起去了沈博阳的房间。

  进屋之后,白教主打量了沈博阳一阵,又号了号脉,问宁爵风道:“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怪病,找郎中来看过吗?”

  宁爵风默了默,道:“郎中来过了。说是若想治好博阳的病,需用千年的积雪,配上千年的灵芝熬制成汤汁,再给他服下,过些日子便能痊愈。”

  “千年积雪,可以去天山,将积雪融化成水,带回来便是。只是这千年的灵芝,就不知何处才有了……”

  宁爵风抬眼觑了白教主一眼,然后才道:“这千年的灵芝,倒是有一株,只怕……”

  “只怕什么,快说!”

  “只怕不太好取。”

  “有什么不好取的,在哪里,快告诉本教主。”

  “在咱们白狐教的万劫崖上。”

  白教主有些疑惑,“万劫崖上会有千年灵芝,本教主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过?”接着又道:“唉,不管那么多了,能治好博阳的病要紧,赶快带本教主去看看!”

  白教主说完,便让宁爵风带她去万劫崖找灵芝。

  到了崖边之后,果然看见下面的崖缝里长着一株很大的灵芝。

  白教主喜出望外,连忙对宁爵风说道:“这回博阳有救了,先回去找根绳子来,让人立刻下去取。”

  宁爵风伸着头,往下面一看,回道:“我看这距离也不是太远,不如教主您拉住妾身,妾身直接伸手下去,就能取到。”

  白教主犹豫了一会儿,道:“这样也太危险了。你力量要大些,不如你在上面拉住本教主,本教主伸手下去取。”

  宁爵风忙摇头道:“怎么能让教主冒险。”

  白教主不在意的摆摆手,“本教主的功夫要比你好,应该没问题。”

  “那好吧,教主千万小心。”宁爵风心中暗喜,面上却是一副担忧的样子。

  他将身上的腰带缠在树枝上,防止自己掉下来,再伸出一只手拉住白教主。

  白教主一手握着宁爵风,一手伸出去要摘灵芝。

  却不防崖上的宁爵风突然伸出另一只手,点住了白教主的穴道,使其动弹不得。

  又使出浑身的功力,将白教主从高高的悬崖上推下去。

  虽然白教主的功夫十分了得,轻功也很不错。但是,穴道被点,身子不能动弹,也只能掉下去等死。

  望着白教主从悬崖上掉下去,宁爵风哈哈大笑,“你这个妖妇,我们大伙等这么一天,已经很久了,现在就是你去见阎王爷的时候了!”

  宁爵风的话才刚说完,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你小子,胆敢谋害教主,今日也是你的死期!”

  宁爵风听着这个耳熟的声音,大吃一惊,回头一看,果然是沈博阳。

  在沈博阳的身后,还带了许多白狐教的弟子,各个怒眼圆睁的看着他。

  宁爵风惊恐的大喊道:“博阳兄弟,此事乃是你我二人合谋,为何要突然倒戈,加害于我!”

  沈博阳冷声驳斥道:“什么叫你我二人合谋,我明明就与其他长老一同在研究武学,何来的加害于你。倒是你,此时还在狡辩,企图污蔑于我。”

  沈博阳说着,挥手对身后的弟子喊道:“将这个叛贼拿下!”

  那些弟子瞬间蜂拥而上,拿着武器冲向宁爵风。宁爵风也不能束手就擒,抬剑就朝宁爵风劈了过去。

  趁着这个时候,楚西凉和九宫主闯入了白狐教的地牢,将地牢里的那些青年男子全部放了出来,并将它们护送下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