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嫁祸
任瑾2021-04-13 06:192,103

  看着二人被推出大堂,其余众人竟都不敢做声,堂中顿时鸦雀无声。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跑进来,禀道:“启禀总舵主,方才有弟子巡山,发现广陵分舵的酒窖走水,被烧了个精光。”

  谷总舵主不耐烦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仿佛是昨日的事。”

  “仿佛?”谷总舵主拉着脸道:“昨日的事,怎么都没有一个人知道?还要等到今日巡山,才来通报。”

  “回总舵主,酒窖的位置处于后山,若不留意,很难察觉……”

  “发现走水的原因了吗?”

  “正在查。”

  谷总舵主不耐的挥挥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

  午后,一名十五六岁的小尼姑,端着盘子,去找卢重振和单旗鼓。

  “二位太师伯,师父说下面全是玶朝大军,二位太师伯一时也下不了山。就和沈舵主做了一些膳食,让弟子送来给您们享用。”

  单旗鼓接过膳食,点头道:“你们有心了。”

  卢重振问道:“你送膳食过来,总舵主知道吗?”

  “师父和沈舵主不让他知道,她们是趁着总舵主去练功,才让弟子送过来的。师父还说,若是两位太师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

  小尼姑蹲在地上,手拖着下巴,歪着头,看着二人用膳。

  又突然问道:“卢太师伯,弟子可以问您一件事吗?”

  小尼姑娇娇悄悄的,像是小孩子一样,格外的灵气。卢重振不觉柔了声音,“可以。”

  “为什么江湖上这么多人都要争夺倚霞剑?这倚霞剑,到底有什么好的?”

  卢重振想了想,回道:

  “这倚霞剑,对武林人士来说,好处可大了。它曾经是我南教的镇教之宝,南教的哪一个分舵若能得到它,就有机会成为总舵。

  外界的武林同道得到它,可以练就一身绝世武学,不仅可以名振江湖,还能独霸武林。”

  “哎呀!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人争夺。”

  单旗鼓也跟着点头,“想当初,武林中除了少林寺,我南教就是第二大门派。”说着,又摇了摇头,“可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

  第二日一大早,谷总舵主又召集南教各分舵管事,前往大堂。

  刚进大堂,南宫分舵刘舵主就开口问道:“不知总舵主这么早召集大伙前来,是为何事?”

  谷总舵主端坐在太师椅上,道:“此事重大,本座不得不邀大伙前来。”

  刘舵主继续道:“到底何事?总舵主不妨直说!”

  “广陵分舵酒窖走水之事。”谷总舵主说着,又朝外面大声喊道:“带进来!”

  话音刚落,戚堂主便带着几名弟子,押着一名男子从外面进来。

  戚堂主一脚将男子踢在地上,大声道:“跪下。”

  “楚西凉?”恒州分舵邢舵主指着他,疑惑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戚堂主指着楚西凉对众人说道:“纵火之人已经找到了,就是他!”

  “我没有!”楚西凉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两边的弟子压着肩膀动弹不了。

  戚堂主垂眼看了楚西凉一眼,呵道:“你还敢说没有!走水的地方,就只有你一个人。不是你,还有谁!”

  楚西凉冷冷看着戚堂主,“反正不是我!”

  成州分舵沈舵主走出来道:“戚堂主,你既咬定纵火之人是他,是你亲眼所见,还是有证据证明?”

  戚堂主道:“我等人赶到的时候,酒窖已经烧起来了,确实没有亲眼看到他纵火。”

  邢舵主接着道:“既然不是亲眼所见,那就不能完全证明这火就是他放的。”

  戚堂主又说道:“可当时周围并没有旁人,就只有他一个。”

  邢舵主却道:“也说不定他是去救火呢!”

  戚堂主眼神一厉,冷眼看向邢舵主,“在下有些不太理解,听邢师太这话,似乎是在为这个叛徒说好话?”

  邢舵主亦冷声说道:“贫尼并不是有意要帮着谁。贫尼身为佛门弟子,只想在佛前说句公道话罢了。”

  邢舵主说完,又侧身看向楚西凉,对他道:“少侠,这把火既然不是你放的,那你为何要去酒窖?”

  楚西凉抬头看着邢舵主回道:“回师太,晚辈是见山上冒烟,才过去查看的。却没想到,火势太大。不但没帮上忙,还被浓烟给熏倒了……”

  楚西凉话还没说完,戚堂主就驳斥道:“一派胡言!”

  楚西凉双眼瞪着戚堂主,冷道:“若不是我被浓烟熏倒,就凭你那几招功夫,能够擒得住我?”

  楚西凉正说着,沈舵主突然大声说道:“西凉,不得无理。戚堂主是你的前辈。”

  楚西凉被沈舵主斥责一声,只好低下头,低声道:“是,师父。”

  见事情胶着,南宫分舵刘舵主拱手问谷总舵主:“总舵主,事已至此,您打算怎么处理?”

  谷总舵主道:“发生这种事情,本座也不好说什么。看这小子,一副穷酸样,若要赔偿,也不知道要赔到猴年马月,不如就杖责一百吧!”

  沈舵主连忙从人群中跑出来,求情道:“谷师兄,西凉这孩子,他真的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求谷师兄饶他一次吧。”

  谷总舵主却道:“不管他有没有放火,他一个叛徒出现在我南教的地盘就不对,杖责一百还算是轻了。沈师妹你可不要敌我不分啊!”

  谷总舵主这话一出,其余众人也不敢再求情了。

      戚堂主见众人不再多言,勾唇得意笑道:“来人,行刑!”

  楚西凉被按在木凳上,长长的棍子高高的落下,十几棍之后,后背的衣服就被鲜血洇湿了。

  人群中的陈露瑶和金蝉公主看得心疼不已,眼看楚西凉额头冷汗直冒,人就要晕过去了,两人再也忍不住,想要冲了出来。

  只是二人刚一动作,便被身边的成州弟子紧紧拦住了。

  却见玶忧郡主突然扑了上去,大声哭道:“你们不要再打了,要打就打我吧!都怪我当时没有把他留住,不然他也不会淌这趟浑水。”

  谷总舵主见上来一名女子护着楚西凉,皱眉呵道:“这是哪个分舵的弟子?拉下去!”

  此时的玶忧郡主,不仅女扮男装,就连服饰也很普通,在场的人都以为这是哪个分舵的女弟子,也没怎么关注她,只将她拖到一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