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剑谱
任瑾2021-04-02 21:082,313

  有卢、单两位老舵主的调教,楚西凉的武功跟之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对上白教主也有一拼之力。

  只白教主的武功也不弱,再加上练了倚霞神功后,功力更甚从前。不过因为之前受了伤,两人也勉强打个平手。

  不过时间长了,就能看出白教主的功力深厚了,眼看再打下去,楚西凉就要吃亏了。

  玶忧郡主急得跳脚,拔出剑就要冲上去帮忙。

  却在这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位老婆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楚西凉之前碰到的老妇人李初兰。

  李初兰手里握着龙头拐杖,纵身跳入楚西凉和白教主的战圈当中。“小子,老身助你一臂之力。”

  李初兰实力更胜过卢、单两位老舵主,有她的加入,白教主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一个不查,便被李初兰拍了一掌,正好落在了不远处的玶忧郡主身边。

  白教主眼中凶光一闪,一把将玶忧郡主拉了过来,并扼住了她的脖颈。

  楚西凉眼看玶忧郡主被白教主挟持,连忙大声喊道:“住手!你放开她!”

  “要本教主放开她,容易。”白教主忌惮的看着李初兰,道:“只要这老太婆离开此地,还有带着你的军队撤离!”

  为了玶忧郡主,楚西凉不得不命令军队退出十里之外。又一脸恳求的看着李初兰。

  李初兰怒哼一声,还是给了楚西凉这个面子,转瞬便不见了踪影。

  白教主倒是想留下玶忧郡主这个人质,但也怕引来王相国的报复,在确定军队已经退走十里之外后,就将玶忧郡主给放了。

  没有护卫的守护,楚西凉也不敢带着玶忧郡主在白狐教周围停留,拉着郡主便匆匆离开了此地。

  两人离开才没多久,就碰到了去而复返的李初兰。

  李初兰瞧了瞧楚西凉身边的玶忧郡主,一脸兴奋的问道:“这是小媳妇吧?”

  楚西凉脸涨得通红,不好意思的解释着,“前辈您误会了,她不是小媳妇。”

  李初兰却是不信,不是你小媳妇?那她为什么跟着你?”

  楚西凉愣了一下,才犹豫道:“她是王相国的千金。”

  “玶朝的王相国?”

  “对。”

  李初兰的脸一下就拉长了,拉着楚西凉的胳膊就要走,“你跟我来!”

  楚西凉连忙扭头看落在后面的玶忧郡主,一边问道:“前辈要去哪里?”

  “去见卢师侄和单师侄,老身要当面问个清楚。”

  楚西凉挣脱不开李老前辈的手,急急说道:“老前辈,您听我解释。”

  “你无需解释,等见到两位师侄,就一切都清楚了。”

  “可晚辈还有许多事情没做,现在没有时间跟前辈去见两位太师父。要不,前辈您自去问他们便是,用不着带上我。”

  李初兰见楚西凉和两位师侄似乎是有什么计划,这小子说的也有些道理,于是放开拉着楚西凉的手,“也好,等老身问清楚了,再回来找你。”

  李初兰离开后,楚西凉带着玶忧郡主找到撤退的将士们,修整了几日后,又将白狐教给围住了。

  白教主被李初兰打了一掌,受伤不轻。回去之后,就闭关了。除了宁爵风和沈博阳,什么人都不见。

  李初兰的出现,让白教主有了强烈的危机感。她知道,凭自己的功力,是斗不过李初兰的,她需要帮手。

  这日,白教主找来宁爵风和沈博阳,“本座碰到了厉害的对手,单我一人,恐怕是对付不了她,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两人忙跪地拱手道:“能为教主效力,是我等荣幸,必誓死追随。”

  白教主满意的笑了笑,道:“不需要你们死,只要你们以后和我一起练习倚霞神功,好与本教主一同迎敌。”

  宁爵风和沈博阳听了具是一脸喜色。

  只沈博阳突然道:“可是教主,您答应了南宫夫人,不让我们学倚霞神功。要是让她知道了,教主你不好交待啊。”

  白教主垂眸冷笑一声,“你们只管练习便是,南宫夫人那里,我会好好向她解释的。”

  二人见白教主并不担心,便也放了心,接过白教主手中的倚霞剑,用心研习倚霞神功。

  几日之后,采云从白狐教的弟子口中知道了这个消息,一脸气愤地对南宫夫人说:

  “夫人,白教主她太过分了,居然又让宁公子和沈公子练习倚霞神功。”

  南宫夫人一听,脸色也变得凝重,“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回夫人,今日一大早,奴婢出去时,听见有些弟子正在议论此事。后来奴婢买通了给白教主和两位公子送茶水的下人,才打听到这个消息。”

  “难怪这些天一直没见到他们的踪影。”南宫夫人脸若含霜,咬牙道:“走,去见白教主!”

  采云连忙拦住南宫夫人,“夫人,还请三思!您我二人现在是身处狼穴,可不能轻易与他们撕破脸!”

  “白教主她欺人太甚!你不必多说!”南宫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侍女,直奔白教主练功的地方。

  沈博阳见进来的是南宫夫人,连忙走到白教主身边,小声喊道:“教主,南宫夫人来了。”

  白教主睁开眼睛,见南宫夫人一脸怒容,平静道:“南宫夫人,本教主正在疗伤,有什么事等我疗完伤再说。”

  南宫夫人冷道:“等你疗完伤,怕我南宫分舵的倚霞神功也要被你的人学完了吧。白教主,当初你是如何答应我的,怎么说话不算数了。”

  “这是你当初送给本教主的。”

  “是,当初是我送你的,但白教主也答应了会帮我清理南宫分舵的异己。白教主不但没有遵守当初的承诺,还将功法让给旁人练习,可有将我放在眼里。”

  “南宫夫人,本教主前几日被人打成重伤,对方武功高强,单凭本座一人,是很难对付的,本教主只能让爵风和博阳来帮我。”

  “就算白教主要找人帮忙,也应该考虑我呀!”

  白教主失笑出声,“考虑你?南宫夫人你不是说笑吧,你一个舵主夫人,哪里能吃这个苦。行了,南宫夫人还是快回去歇着吧!”

  白教主说着,又对宁爵风说道:“好身送夫人出去。”

  南宫夫人脸色越来越冷,她好歹是成州分舵舵主沈云移的师妹,从小习武,怎么就吃不了这个苦了!

  “既然白教主没有和我合作的意愿,麻烦将倚霞剑还给我,我马上离开你白狐教。”

  白教主望着南宫夫人,悠然笑道:“还是等我练完了再还给你吧。现在我等都快要练到一半了,难道你要让我等前功尽弃?”

  “你等怎样跟我没有干系,我现在只想要回属于我南宫分舵的东西。”

  “你南宫分舵?你现在出去打听打听,南宫分舵还是你的吗?早就已经另有其主了。”

  “这就不劳白教主操心了,还请归还倚霞剑。”

  白教主的脸也冷了下来,“若是我不给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