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皇储
任瑾2021-05-11 16:292,250

  楚西凉并不知道陈露瑶正在四处寻找自己,他已经和九宫主一同离开,继续踏上前往广陵分舵的路上。

  离广陵分舵不远的一处山谷里,李初兰依然和往常一样,一边练功,一边等待楚西凉回来。

  她微闭双眸,两手捻着兰花指,轻放在两边的膝盖上,双腿盘坐在幽静的湖边,静静的打坐练功。

  没过多久,两人的突然出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李初兰听到动静,睁开双眼,便看见卢重振与单旗鼓正从外面走来。

  等到二人走近之后,李初兰问道:“两位师侄这些日子都到哪儿去了?留老身一人在此,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卢重振赶紧走上前去,拱手恭敬回道:“回禀师叔,师侄二人有要事在身,这才匆匆离开。没有陪侍在师叔身边,是师侄们的不是。”

  李初兰“哦”了一声,又问道:“究竟是什么要紧的事,竟比我这个老太婆还要重要?”

  卢重振继续说道:“我和单师弟出去寻找一个小乞丐。哦不,是……”

  卢重振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走到李初兰身边,凑到她耳边一阵嘀咕。

  李初兰听完后,也吃了一惊,急忙问道:“此事可当真?”

  卢重振连忙回道:“此事千真万确!”

  李初兰这下也坐不住了,起身急道:“既如此,那现在就走吧。也引老身去瞧瞧,这事可不得轻忽了。”

  李初兰说完,就与卢重振二人一同脚尖轻点,便弹身腾空而去。

  三人来到郊外的一个小村庄,卢重振指着不远处的一间孤零零的小茅屋,对李初兰说道:“师叔您瞧,就是那里了。”

  等李初兰带着两师侄来到茅草屋前,正好看见一个小伙子从屋里走出来。

  “你们找谁?”小伙子一出门,便看到三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家站在自家门前。

  李初兰和卢单二人并没有回话,而是二话不说地跪在地上,齐声说道:“臣叩见太子殿下。”

  小伙子就是之前在恒州拿吃食,送给楚西凉和玶忧郡主的小乞丐,也是卢重振和单旗鼓一直在寻找的人。

  小乞丐觉得莫名其妙的同时,也吓了一跳,连忙道:“什么太子殿下?你们认错人了!”

  李初兰见太子殿下并不相信他们,正要解释,又左右扫视了一番,见房子四周并没看见人影,又松了一口气,并站起来道:

  “还请公子允许我等进院子,我们进去再说。”

  小乞丐拧眉想了想,让他们进了院子。

  李初兰带着卢单二人进了屋后,又跪了下来,苦口婆心的说道:“公子,您的真实身份,就是我们祢朝的太子。”

  “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就是你们所说的祢朝太子?”

  小乞丐仍旧不信,他在外乞讨了这么多年,什么人没有见过,骗子更是见得多了,却没有见过说自己是祢朝太子的骗子。

  “你身上的那块金牌,就是您身份的证明。”卢重振连忙道。

  小乞丐看向卢重振,才发现,这人自己曾经见过。当时这人看见自己身上的金牌,还一副惊喜的样子。

  这块金牌自己从小就戴在身上,难道自己真的是他们口中所说的祢朝太子?小乞丐心里想着,却是信了三分。

  “可我听江湖上的人说,南教成州分舵的楚西凉,才是祢朝的太子。”

  卢重振忙解释道:“那是为了保护您的人生安全,我等经过商议之后,才将太子头衔扣在了他的头上。”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相信,我一个四处乞讨要饭的小乞丐,会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太子。”

  卢重振为了太子殿下能够相信他们三个,将以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当年祢朝战败,玶朝叛军一路进攻到我朝的都城。严老将军负责护送当时的太子离开京城。

  那时候的太子只有几岁,身上就带着这块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金牌。

  后来玶朝称霸,当时的太子也隐姓埋名,不知所踪。若不是看到您身上的这块金牌,我们也不会确定你就是祢朝的太子。”

  小乞丐又问:“那你所说的严老将军又是何人,他老人家是否还有后代在世?”

  李初兰跟着回道:“当年的严老将军正是老身的师父,他临终前将光复祢朝的任务托付给我师兄,我师兄就成了南教的创教之祖。”

  “那照你们这么说,我也只不过是祢朝太子的后裔而已,还称不上太子呢!”

  “师父有言,见金牌如见太子。现金牌已经传到了您这里,您就是我祢朝的太子。”

  李初兰的一席话,小乞丐听得都要怀疑人生。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前朝的太子。

  但他心里,其实也有些相信,自己就是那个身负复国重任的祢朝太子。

  李初兰三人见小乞丐似乎有些相信,都欣喜不已,却完全没有料到,他们的这番话,全让其他人给听到了。

  听到这话的人也不是什么外人,而是南宫分舵的佟堂主。

  佟堂主从卢重振和单旗鼓出现在江湖上开始,就一直注意着二人的行踪,并将二老的行踪摸得清清楚楚。

  在李初兰的劝说下,小乞丐终于答应,和他们三人一起走一趟广陵分舵。

  几人来到广陵分舵后,李初兰就直接带着他们去见左芳云。

  李初兰一路长驱直入,来到左芳云的住处。

  左芳云早已收到消息,正坐在大堂等着。一见到李初兰便开炮道:“闯我南教如若无人之境,师姐是当我南教无人吗?”

  李初兰却是对此毫无反应,直接开口道:“师妹不用和我打嘴炮,劝你乖乖将倚霞剑交出来。”

  左芳云冷笑一声,“贱人好大的口气!”说着便直接命令道:“来人,把这几人给我拿下!”

  “太子殿下在此,谁敢!”李初兰大吼一声,怒目看向那些企图对自己动手的教徒。

  左芳云冷嗤道:“哪朝的太子?”

  “祢朝的太子!”李初兰看着左芳云,亦是冷冷道:“左芳云听令!祢朝太子殿下在此,命你即刻交出倚霞剑,不得有误!”

  左芳云嗤笑着看向李初兰,一脸的无动于衷,根本就不相信有什么祢朝的太子。

  直到小乞丐掏出那面金牌,大声道:“大胆刁民,见到本宫的令牌,还敢不从?该当何罪!”

  左芳云一时惊诧,仔细瞧了下,发现这金牌是真的,这才不情不愿的缓缓跪倒地上,口中称道:

  “臣叩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说完又拜了一拜,起身从旁边的抽屉里取出倚霞剑,双手呈给了太子殿下。

  小乞丐接过倚霞剑之后,并没有将剑交给李初兰三人,而是拿在了自己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