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途中
任瑾2021-05-10 15:322,865

  这场决战打了多久,没有人知道。三人都是江湖顶尖高手,看着周围翻江倒海般的态势,无人敢作死围观。

  此时,楚西凉与九宫主,还有羽尘小尼姑,出了襄阳已有半日,正马不停蹄的赶往广陵分舵。

  楚西凉头上的伤已经好了,这一路都是他在驾车,只九樱雪并不愿意坐在车里,也跟着他坐在车辕上,看着外面一掠而过的风景。

  楚西凉问她:“你不留在襄阳,你师父会不会派人找你?”

  “不会的,之前我经常一个人去外面,有时候几个月不回去,师父也不会过问的。”九樱雪转头朝楚西凉得意的笑,“她知道我不会被人给欺负的。”

  楚西凉哈哈笑道:“你武功那么好,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还敢欺负你。”

  楚西凉话刚说完,就被打脸了。

  只听见前方马蹄声,脚步轰隆。

  楚西凉将马车停了下来,转头对九樱雪道:“九宫主,是玶朝的军队,看样子比上次来的人还多。”

  九樱雪也认同的点头,“一定是上次被打得还不够,又跑过来挨揍了。走,我们下去看看。”

  两人说着,都纵身跳下了马车。羽尘小尼姑听见动静,也跟着下了马车。

  没有让三人等多久,一盏茶功夫后,马车的前后左右,便都围满了玶朝的士兵。

  看着密密麻麻的士兵和闪着寒光的刀枪,九樱雪有些心虚地小声道:“怎么办?没有想到人这么多。”

  “找机会冲出去。”楚西凉看着对面,眼眸微张,突然道。

  九樱雪诧异的看向他,又循着他眼睛望去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位气势威严的老者,骑马站在大路正中的位置,狠厉的瞪着楚西凉。

  “楚西凉,乖乖束手就擒,老夫还能饶你一命!否则,今日就是你的明年忌日。”

  楚西凉犹豫了片刻,道:“只要相国大人能够放两位姑娘离开,西凉随你处置。”

  王相国嗤笑一声,冷冷一挥手,“上!”

  话音还未落,四面八方的玶朝士兵都朝着三人冲了过去。

  三人瞬间就被拿着刀枪的玶朝士兵包围了,任是三人再武功高强,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也只有被动防守的份。

  楚西凉和九樱雪还好,分担了玶朝士兵大半的火力。羽尘小尼姑的功力就要差很多,好在有楚西凉在旁边照顾。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突然就持剑朝着马背上王相国刺去。

  王相国一点也不慌张,还阻止了侍卫的上前,让羽尘小尼姑能够长驱直入的刺向他。

  也许是当相国太久了,也让人忘记了,他其实也是统帅三军的将军。

  就在羽尘小尼姑的剑将要刺入他胸膛的时候,王相国手一抬,手中的剑挡住羽尘小尼姑刺来的这一剑。

  再顺势一挑,内力催发下,羽尘手中的剑便挑落在地了。

  还不等羽尘反应,王相国空出的左手便一掌拍在了小尼姑的胸膛。半空中的小尼姑被一掌拍出三四米远。

  “羽尘小师妹!”眼看摔出老远的小尼姑就要撞到底下士兵的刀枪上,楚西凉腾飞而起,稳稳接住了倒飞而去的羽尘小尼姑。

  只两人刚落地,就被蜂拥而来的玶朝士兵包围了。九樱雪见楚西凉二人深陷重围,连忙闪身来到他们跟前,全力掩护。

  “西凉哥哥,玶朝大军人多势众,你我怕是不敌。”九樱雪一边抵挡玶朝大军的攻击,一边担忧地说道。

  楚西凉看着手中已经吐血昏迷的羽尘师妹,心中更是焦急,“找到他们的薄弱处,我们一起冲出去。羽尘师妹快不行了,咱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那好吧!”九樱雪一边在前边开路,一边道:“西凉哥哥,我掩护你,咱们快点离开这里!”

  楚西凉也顾不得这么多,将羽尘师妹背在背上后,便跟在九樱雪的身后冲了出去。

  见楚西凉三人要逃,王相国自然不答应。朝楚西凉三人的方向一挥手,周围的士兵就都朝着这边围过来了。

  眼看着围上来的士兵越来越多,九樱雪手一甩,一阵呛人的烟雾在周围四散开来。

  九樱雪拉着楚西凉,趁机冲出了包围圈,转瞬便不见了人影。

  李副指挥使见楚西凉逃脱,怎能就此罢休,指挥着士兵,就要追过去。

  “慢着!”却听王相国突然抬手制止道。

  李副指挥使心有不甘,又调转马头跑到王相国身边,“相爷,楚西凉这小子不仅欺骗郡主,还和相爷您作对,一定不能饶了他啊!”

  王相国却是冷冷地看着李副指挥使不说话,又突然给了他一巴掌。

  李副指挥使被打得脑袋发晕,又是不忿又是委屈的望着王相国道:“相爷,就算是让他们给跑了,也不能全怪小的呀!”

  “蠢货!”王相国怒气冲冲道:“本相打你,不是因为他们跑了。”

  李副指挥使听了,更是一脸的委屈,“那相爷究竟是为何事动怒?”

  王相国脸色沉沉的道:“之前在广陵的时候,是你对老夫说,这小子去西域。是为了向西域王借兵,回来替南教解围。

  可是现在,这小子身边只有两个女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西域王大兵!你谎报军情,可知该当何罪!”

  “冤枉啊,相爷。”李副指挥使吓得跪倒在地,“属下之前几次派人到少林寺盘问,少林寺的那些和尚,就是这么说的呀!”

  “哼!那些和尚的话,你也随便相信?”

  李副指挥使一脸惶惶的看着王相国,“那,属下现在就带人把那些和尚都抓回来!”

  “罢了!”

  王相国说罢,带着人马,便打道回府了。

  楚西凉和九宫主带着小尼姑,不敢往城镇跑,只能逃进山林。

  两人经过一番大战,本就没了力气,又在山林间东躲西藏的,早累得精疲力尽。

  眼看见前面有个小山洞,两人大喜,楚西凉停下来,对九宫主道:“不如先在这里避一避吧。”

  九宫主道好,先点了火把,将洞中的蛇虫鼠蚁都熏了出来,再让楚西凉背着羽尘小尼姑进山洞。

  将仍旧昏迷不醒的羽尘师妹放了下来后,楚西凉手指搭上她的脉搏。片刻后,皱了皱眉,对九樱雪道:

  “羽尘师妹伤的很重,我必须替她运气疗伤,劳烦九宫主替我护法。”

  九樱雪想也不想的点头答应了。

  楚西凉将羽尘师妹扶正,双掌贴上她的后背,消耗内力为她运功疗伤。

  只楚西凉的内力似乎与羽尘小尼姑的不相容,他运行了半天的内力,都没有一点效果。

  九宫主在旁边看着都着急,忍不住道:“西凉哥哥,你的方法不对。还是你守住洞口,我来替她疗伤吧。”

  “好吧。”楚西凉见自己消耗了大半的内力,都没有治疗好羽尘师妹,只好让九宫主试试。

  九宫主盘腿坐在羽尘小尼姑身前,先点住她的穴位,然后开始为她运功疗伤。

  半个时辰后,羽尘小尼姑吐出一口淤血,

  身上内伤终于调理好。

  羽尘小尼姑终于脱离了危险,却耗费了九宫主不少内力,累得九宫主满头是汗。

  休息一日后,羽尘小尼姑的身子慢慢恢复。

  楚西凉见她已经可以正常说话,心里也长松一口气。羽尘师妹但凡有一个万一,他都不好同师父和邢舵主交待。

  好在有九宫主帮忙,才使得羽尘师妹转危为安。

  羽尘小尼姑知道自己伤得很重,能够活着已是万幸,因此对楚西凉也很是感激,“多谢楚师兄替我疗伤。”

  楚西凉不好意思的说道:“羽尘师妹,替你疗伤的是九宫主,我还真没有帮上忙。”

  羽尘小尼姑有些惊讶的看向九宫主,又听楚西凉道:“羽尘师妹还真要好好谢谢九宫主,为了救你,九宫主可是耗费了不少内力。”

  羽尘没有想到平时对她爱搭不理的九宫主居然会出手救自己,“原来是九宫主替我疗伤,谢谢你了,九宫主。”

  九樱雪似乎并不乐意接受羽尘小尼姑的感谢,还开口吐槽道:“不是我要说你,你看你有什么用,连王相国的一招半式都接不住。”

  羽尘小尼姑眼眸闪了闪,低着头道:“人家可是相国,武功不凡,我接不住也是正常。”

  九樱雪却得意道:“相国又怎样,我一样可以对付,不信你问问西凉哥哥。”

  “你是九莲宫的小宫主,武功自然高强,我只不过是个佛门弟子,哪能和你相比。”

  九樱雪有些不屑道:“佛门弟子又怎样,武力的高低,在于你想不想学。你说的这些都是借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