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正邪
任瑾2021-04-07 06:162,739

  过了一阵子,楚西凉又听到公孙左鹏问大国师:“之前的问题,您还没有回答我。我很想知道,您为什么要救我?”

  大国师顿了顿,才叹息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瞒你了。数年前,其实我的父亲和你们一样,都是南教中人。只可惜……”

  公孙左鹏见大国师半响不语,急忙追问道:“可惜怎么了?”

  “可惜后来,我父亲……被南教的教主掌毙了。”大国师说着,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

  “既然你都叫我师父了,我也不能不为你多想想。按说你修习倚霞神功,万不会练到走火入魔,恐怕这功法有些蹊跷。

  何不让我看看你那倚霞剑上的神功,看它究竟藏着什么玄机。”

  “这……”公孙左鹏有些犹豫。

  “怎么,不相信我……”

  公孙左鹏十分为难,想想大国师终究救过他的性命,也不好拒绝。思来想去,最后还是答应让大国师看一看倚霞剑。

  公孙左鹏从自己练功的山洞中,将藏起来的倚霞剑拿出来。

  正当他将倚霞剑交给大国师的时候,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身影,目标直指大国师手中的倚霞剑。

  来人却是左芳云。

  大国师没有防备这时候会有人来抢倚霞剑,加上左芳云速度奇快,等大国师反应过来,左芳云已经将倚霞剑抢到了手中。

  大国师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两人瞬间就斗了数个回合。

  公孙左鹏见二人功力不分上下,担心大国师的同时,又好奇这老妇人到底是谁。“师父,这人是谁?功夫这么厉害!”

  大国师没有说话,左芳云却炸了,“你叫他什么?师父!”

  公孙左鹏奇怪这妇人怎么这么大反应,辩解道:“他本来就是我师父啊,而且还救过我的命。”

  左芳云为了和李初兰作对,找了公孙老舵主当自己的徒弟。

  如今公孙老舵主去世了,她也要考虑第二个徒弟的人选了,对于公孙左鹏,她还是挺看好的。

  结果他却偷偷认了一个师父!

  “他哪里是救你,他是为了得到倚霞剑!你太容易受骗了!等老身收拾了他,再慢慢把真相告诉你……”

  左芳云越打火气越大,对大国师也是步步紧逼。

  大国师今日与白教主那三人打了一架,本就受了点伤,如今碰到左芳云的快攻猛打,大国师也有吃不消。

  一不小心,就被左芳云重重打了一拳。

  大国师自知不敌,也不敢再呆下去,趁着退势,朝山下飘落而去。

  大国师离开后,左芳云收势,落到地面,又朝公孙左鹏走去,“你不能认他做师父,更不能将倚霞剑交给他。倚霞剑老身先帮你收着,以后自会还给你。”

  “为什么?”公孙左鹏并不认识左芳云,自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替自己做主。“你又是谁?”

  左芳云道:“因为他是玶朝的大国师,和我们南教势不两立。你若将倚霞剑交给他,将是祢朝的罪人!”

  “那你又是什么人?”

  “老身是什么人,说出来你也不认识。你只要知道,你父亲是老身一直都在培养的人。只可惜他惨遭谷贼的毒手,离开了人世。那国师接近你是有目的的,我慢慢将真相告诉你……”

  “我不信!我不要听!就凭你这三言两语,你以为我就会相信你吗?”公孙左鹏不相信师父接近自己是因为倚霞剑,大喊着捂住耳朵跑掉了。

  公孙左鹏走了,左芳云似乎并不着急,突然伸手摘了两片树叶,朝楚西凉藏着的方向飞了过来。

  树叶如同飞刀一般锋利,好在楚西凉闪得及时,躲过了这一劫。

  为了避开左芳云第二次射击,楚西凉一挥袖,悄然离开了。

  左芳云见偷听的人逃跑了,也没打算跟过去,脚尖一点,就朝着公孙左鹏追过去了。

  楚西凉一口气逃出二十里外,才敢停下来喘口气。却又突然见一个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楚西凉吓了一跳,还以为左芳云跟了过来,抬头一看,原来是李初兰老前辈。

  见是李初兰,楚西凉总算松了一口气,“李老前辈,您怎么会在这里?”

  “老身在等你,见到那贱人了吧?”

  楚西凉疑惑问道:“您指的是您师妹?”

  李初兰点了点头,“正是。”

  “晚辈有一事不明,明明我非常小心的躲在一旁,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甚至还隐藏了气息,为什么她还能发现我?”

  李初兰摇头道:

  “那贱人会《寻音大法》,只要是她想寻找的东西,十里之内她都能够有办法寻得到。这就是老身不如她的地方,也是我一直不愿意靠近她的原因。”

  李初兰说着,突然抬头看了看天色,对楚西凉道:“你想不想知道那贱人在哪里?”

  楚西凉连连摇头,“嗯!我不想。”

  “为何不想?”

  “如果您师妹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厉害,那么只怕我还没靠近她,就先被她发现了。”

  李初兰却神秘一笑,道:“你放心,这《寻音大法》,它也会有失灵的时候。”

  “哦?”楚西凉对这倒挺感兴趣,好奇问道:“那什么时候,才会失灵?”

  “碰到雨水,《寻音大法》就不起作用了。眼看这天气马上就要下雨了,正是好接近那贱人的时候。”

  “原来《寻音大法》还怕雨水?”

  “正是。小子现在敢不敢跟老身一块儿,去看看那贱人正在何处?”

  跟着李老前辈,楚西凉也有了底气,连忙点头应道:“当然敢!”

  “那就走吧。”李初兰挥袖转身,楚西凉连忙跟上。

  不出两个时辰,二人便追上了左芳云。

  夜里虽然很黑,四周也很模糊,但却能听出前面不远处的亭子里,正有两个人在说话。

  这两人,正是左芳云和公孙左鹏。

  天空飘着细雨,二人在亭子里避雨,左芳云正在问公孙左鹏:“追上国师了吗,都问出了些什么?”

  公孙左鹏半响才道:“他说,他的父亲是南教教主的徒弟。因为触犯教规,被教主掌毙……”

  左芳云冷哼一声,“是的,他父亲的师父,正是我的师兄。”

  “他还说,为了替家父报仇,他母亲就带着他,离开南教,进了玶朝的官员之家做仆人。

  后来跟着少爷认识了许多字,他也越来越被少爷倚重。少爷帮他消了奴籍,又让他去京城参加科考,最后一步步坐上了玶朝的国师之位。”

  “这一点,他倒是说了实话。”左芳云面无表情道:“除了这些,他之前有对你说过什么吗?”

  “他之前对我说过,既然想要和正常的男人一样,从今往后,就必须得听他的。不然的话,会让我活得很痛苦。”

  左芳云又哼笑一声,“你别听他瞎说!”

  公孙左鹏却不敢如此乐观,“可是他已经用药物控制了我,如果不能继续服用他的药材,我的身体会出问题。”

  左芳云却道:“不,依老身看来,你只有停止服用他的药材,你的身体才不会退化。他正在引你入魔,等到药物侵透你的五脏六腑之后,你不听他的都不行了。”

  “那以后他给我的药材,我该怎么处理?”

  “你继续收着,先不要用,等他离开后,再找个隐蔽的地方扔掉。以后也不要再称他为师父了,你若真想成为总舵主,想学什么功夫,老身都愿意传授给你。”

  “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父亲的孤星冥魂散就是老身传授的,不知道你父亲有没有提起过老身。”

  公孙左鹏回想了一阵,又摇摇头,“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有提起过。”

  “既然如此,今后你就跟着老身学功夫。老身将一套绝学传授于你,那是老身的独门绝技,叫左玄神功。”

  躲在不远处的李初兰听完这些话,恨恨盯着左芳云,低声道:“好你个贱人,不敢明着来,只敢跟我玩阴的。

  你以为扶持公孙左鹏,就能让他成为教主了吗?做梦去吧!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轮不到他来做教主!”

  李初兰说完,伸手抓起楚西凉的手,轻声道:“小子,我们走!”

  瞬间,原地空空如也,一点也看不出之前有人来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