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进献
任瑾2021-05-05 13:521,633

  卢重振和单旗鼓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却发现屋子里有个妇人,此时正在整理床上的被子。

  两人蹙眉,卢重振人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那妇人听到声响,回头转身。

  单旗鼓惊讶道:“云儿……”

  原来这妇人正是成州分舵的舵主沈云移,也是成州分舵上一任舵主单旗鼓的徒弟。

  沈云移见到单旗鼓和卢重振,激动不已,泪珠一直在眼睛里打转。

  沈云移含着泪水,连忙蹲下身子,单膝跪到地上,双手抱拳,亲切的说着:“弟子拜见师父,拜见卢师伯。”

  二人走上前来,单旗鼓伸手扶起沈舵主。

  沈云移起身,含泪望着二老,“这么多年不见,师父和卢师伯都年迈了许多。弟子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单旗鼓回道:“这些年来,有你卢师伯做伴,为师倒是过得很好。就是一直没能回分舵看看你们师兄妹们,是为师的不是。”

  沈舵主听了更是动容,“师父没有回分舵,自然是有师父的难处,弟子们会体谅的。多少年了,若不是因为这次玶朝进攻广陵分舵,弟子都不知道师父还好好的活着。”

  师徒二人久别重逢,聊得兴起。卢重振在旁边无事,便一边往外走,一边对单旗鼓道:

  “单师弟,你们师徒二人多年不见,就好好叙叙,我去外面走走。”

  “卢师伯请留步。”沈云移连忙喊住他,并从桌子上的包袱里,拿出一件大氅,双手递给卢重振,恭敬道:

  “卢师伯,弟子们前阵子上山狩猎,弄到一些皮毛,弟子和师妹们将它做成两件大氅,今日前来看望师父和卢师伯,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就将这两件大氅带来送与师父和师伯,请卢师伯收下。”

  卢重振要再推辞,却听单旗鼓道:“卢师兄,这是云儿她们的一片心意,卢师兄就收下吧。”

  卢重振见此,便笑着接了,又道:“既然是师侄们的一片心意,那师伯就收下了,云儿有心了。”

  沈舵主将大氅递给卢重振,又转身从包袱里拿出两双靴子,其中一双又双手递到卢重振身前,道:“卢师伯,这是邢舵主送给您的,您也收下。”

  卢重振连忙道:“哎哟!怎么连邢师侄也要送靴子给老朽,回去之后,代老朽谢过邢师侄。”

  沈舵主笑着道:“弟子回去之后,一定会转告邢舵主的。”

  沈云移又将另一件大氅和靴子帮师父收好,才道:

  “师父,弟子出来已有两日了,今日眼皮子一直在跳。现在各分舵都齐聚在广陵分舵,弟子有些担心分舵是否发生意外,弟子想先回去看看。”

  单旗鼓皱了皱眉,似乎也有些担心,“分舵的事要紧,云儿就早些回去吧!”

  沈云移拱手,“那弟子走了,以后再来看望师父和卢师伯。”

  卢重振和单旗鼓齐齐点头,一路送她出了小院。看着她下山离开,不知为何,两人心中都有些惴惴。

  此时,在广陵分舵的那个山洞大堂里,公孙左鹏正坐在教主的位置上面,看着下面七八名年轻貌美的女子。

  “你们都是成州分舵的弟子吧,这是要做什么?”

  领头的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拳道:“启禀教主,弟子想进献些好东西给教主。”

  公孙左鹏眉一挑,问道:“哦?什么好东西?”

  领头的继续说道:“弟子发现,教主这些时日似乎有些倦怠,因此,特意从外面寻回一些美人,给教主解解闷。”

  公孙左鹏心中一怒,一巴掌就将旁边的石桌拍得粉碎,伸手指着成州分舵的这些弟子,厉声道:“荒唐,真是荒唐!”

  说完,又侧身朝旁边侍卫大声吩咐道:“来人,把这些女子,全部轰出去!”

  底下的成州分舵弟子都被公孙左鹏轰了出去,却不知到底哪里出了差错,一时惶惶。

  等沈云移从山下回来,听说了这件事,十分生气。

  立刻让属下将这几个进献女子的成州分舵弟子叫到身边,当面训斥了一番。

  又责怪师妹们和其他堂主、坛主,没有看好他们,“你们也真是,我有事外出,不在身边,竟然让他们做出这种不可理喻的事来。”

  移秋抢着回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和师妹们都在山下浣纱,并不知道此事。”

  其中一名坛主也跟着说道:“回禀舵主,属下等人也不知道他们几个会做出这种事来。直到事发,我们都还被蒙在鼓里。”

  沈舵主摆摆手,叹了一口气道:

  “罢了!该发生的已经发生,此时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你们下去好好管教管教他们,在回成州之前,不要再让他们生出事端。”

  底下的堂主、坛主、香主,及沈舵主的几个师妹,齐声躬身回道:“是。”

  沈舵主抬手撑额,又头疼的摆摆手,“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