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齐聚
任瑾2021-05-12 13:452,707

  见楚西凉一语不发的跑了出去,九樱雪担心他一时想不开,再出什么事,也跟着追了过去。

  “西凉哥哥,西凉哥哥。”

  九樱雪运气轻功,就朝着楚西凉离开的方向追去,没多久就发现了楚西凉。

  九樱雪追了上去,拉住楚西凉的胳膊,大声说道:

  “西凉哥哥,你怎么说离开就离开呢!你知不知道,你就这么走了,几位前辈该有多担心你啊!”

  楚西凉久久不说话,沉默了许久后,他才哑着声音说道:“我现在心里很难受,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先回去吧。”

  “我不回去,我要一直陪着你。”

  楚西凉默了默,“随你吧。”

  九樱雪为了让楚西凉尽快忘记那些不愉快,一直在找借口错开话题。

  她指着前方,突然说道:“西凉哥哥你快看,那边的水面上有几只鸳鸯,我们过去看看。”

  九宫主和楚西凉顺着湖边走了又停,停了又走。直到傍晚时分,二人才回到小茅屋。

  就这样过了好几日,一日早上,李初兰突然对楚西凉和九樱雪说道:“你们两个收拾一下,明日一早,咱们上一趟广陵分舵。”

  九樱雪开口问道:“太师父,没事为何要去广陵分舵啊?”

  李初兰沉思道:

  “昨日夜里,恒州分舵的邢舵主飞鸽传书,说是你左太师叔突然暴毙,明日在广陵分舵举办丧礼。各分舵弟子都会去参加丧礼,咱们若不去,会招人闲话。”

  九樱雪听了,却是诧异不已,“左太师叔与咱们交手的时候,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嘛?怎么才几天不见,就突然暴毙了?”

  李初兰一脸复杂的叹道:“老身想着她早点死,却没有想到,她死得这么快。”

  九樱雪却有些担心,“太师父,就怕咱们上了广陵分舵,其他分舵的人将左太师叔的死因推到咱们身上。”

  李初兰道:“若是不去,嫌疑会更大。反正不是老身做的,老身还怕他们不成!”

  第二天,一大早,楚西凉和九樱雪,便跟着李初兰、卢重振、单旗鼓三位老前辈,并带上小乞丐,一道前往广陵分舵。

  几人上了山后,不到半个时辰,陈露瑶和宁爵风也来到了广陵分舵的山下。

  如今的宁爵风,一扫之前落魄,仍旧一身白衣翩翩,端的英俊无双,不负绝世美男之称。

  二人正要上山时,宁爵风突然对陈露瑶道:“露瑶,我就不跟你上去了,我在山下等你回来。”

  陈露瑶转头道:“既然都来了,不如就一起上去吧!”

  宁爵风笑着摇头,“你是南教弟子,自然可以随意出入,我到底和你们不同。”

  宁爵风不愿意上山,陈露瑶也没有办法,只好随他的意了。

  陈露瑶独自上了山,发现山洞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她猜测自己可能来晚了,不禁有些懊恼。

  陈露瑶刚准备进去,却听到前方不远的黑暗角落里,有两个人正在说话,隐约还听到刺杀什么的。

  陈露瑶下意识躲了起来,贴在石壁上,偷听他们说话。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公孙左鹏和计堂主。

  公孙左鹏非常不满,原以为这次万无一失,却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本教主不是让你趁着那两个老婆子互相纠缠的时候,让白教主去刺杀那个小叫花子的嘛!你是怎么搞的,被杀的人竟然成了左老婆子。”

  计堂主被公孙左鹏的煞气吓得腿软,忍不住跪倒在地,“教主,属下办事不利,属下该死。”

  “哼!好好给我跪着!你最好给本教主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事情怎么会弄成这样?”

  “是……,是……”

  “是什么是,快说!”

  公孙左鹏突然间变得凶恶起来,计堂主也顶不住,只好老老实实交待道:

  “教主,刺杀左老前辈的事,不是属下的主意,其实属下也不愿意这么做。”

  “那怎么这事会变成这样!”

  “事发之前,南宫分舵刘舵主不知从何处得到消息,他挟持了属下的家人,还威胁属下,说若不引着白教主杀了左老前辈,就将属下的家人全部杀光,一个也不留。”

  公孙左鹏气急道:“那刘舵主这么做,到底图个什么!?”

  计堂主吞吞吐吐道:

  “属下听说,刘舵主他想当我教的总舵主,但被左老前辈反对。想是他以为,只要推开了左老前辈这个绊脚石,就没有人拦着他当总舵主了。”

  公孙左鹏听了,不由得一默。这左老婆子,凡是都要插一手,如今不就遭到报应了。

  现事情已经如此,他们也是无可奈何了,公孙左鹏对地上的计堂主道:

  “这件事就先这样了,我过后再找你算账。行了,你先起来吧。”

  计堂主忙拱手道:“谢教主。”

  见两人进去了,陈露瑶小心的跟在他们身后,进了山洞里。

  走过一段黑暗通道后,便进了山洞大堂。

  只见所有的南教中人,全都披麻戴孝,站在山洞两旁。

  此时见公孙左鹏也穿着麻衣走了进来,南教众弟子都跪在地上叩拜,齐声喊道:

  “拜见公孙教主,教主如日光辉。仙福永存,寿与天齐。复兴南教,天下无敌。”

  等南教弟子跪拜结束后,李初兰才带着小乞丐、卢重振、单旗鼓三人,从另一个交叉的小山洞里转出来。

  卢重振与单旗鼓和其他弟子一样,都穿着麻衣,只李初兰和小乞丐,穿的是自个的衣物。

  李初兰望向大堂中央,左芳云的棺椁正放在那里。

  她突然冲了过去,一边拍打着棺椁,一边连哭带喊道:

  “师妹哟……我的好师妹!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这样走了呀!师妹呀!咱们姐妹情深,往后我跟谁说话去啊……”

  李初兰的举动,众人都看在眼里,只见她哭着哭着,突然又厉声说道:

  “师妹,你快告诉师姐,到底是谁杀害了你?师姐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

  李初兰话音刚落,南宫分舵刘舵主就马上站出来道:“李太师父,凶手不用找了。左太师父是被白狐教前教主所害!”

  “喔?”李初兰看向刘舵主,“你怎么知道,左师妹是被白狐教前教主所害。”

  刘舵主回道:“弟子们将左太师父从枯井里捞出来后,查看了左太师父身上的伤势,发现凶器正是白教主的毒针。”

  李初兰转头看向公孙左鹏身边的白教主,厉声道:“既凶手已被找到,那还楞着干什么,把她给我抓起来!”

  几名南教弟子听了,立刻上前将白教主围了起来,准备将她拿下,各分舵弟子也都纷纷拔出随身携带的刀剑。

  公孙左鹏见状,忙大声喊道:“本教主已经任命白教主为我南教副教主,你们谁敢胡来!”

  谁知此话一处,南宫分舵刘舵主便带头喊道:“我不同意!”

  其余分舵舵主也跟着喊道:“尔等也不同意!”

  最后连众堂主、坛主、香主,以及旗主都带着众弟子们反对。

  公孙左鹏见居然有这么多人不服从自己的命令,愤怒喊道:“颁发‘总舵令’,凡有违令者,一律诛杀!”

  李初兰见此,觉得此时正是怂恿各分舵叛离公孙左鹏的大好时机,便站出来对公孙左鹏道:

  “公孙教主如此独断妄为,老身不敢苟同。若如此,恕老身不能听从教主你的安排。”

  说着又对众南教弟子道:

  “众位,若有不能苟同教主做法的,可跟老身一起离开”

  李初兰的话说完,便有弟子站出来,跟在了她的身后。

  公孙左鹏见居然有一大半的弟子跟在李初兰身后,不由大怒,对其余弟子道:“封住洞口!将这些全部拿下,一个也别放过!”

  公孙左鹏一声令下,洞堂里顿时乱成一片。

  公孙左鹏更是亲自下场,直接对上了李初兰、卢重振和单旗鼓。三人联手攻打公孙左鹏,都没能赢过他。

  直到楚西凉和九宫主突然现身,同他们三人一起联手,才压制住了公孙左鹏。

  九宫主身段十分灵活,直接对上公孙左鹏,都不落下风,一时成了攻击公孙左鹏的主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