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国师
任瑾2021-04-03 21:082,127

  相比于楚西凉的悠闲自在,南教各分舵就有些不安宁了。

  自公孙左鹏接任舵主后,广陵分舵的势力被瓜分了很多,分舵里也有些不安生。

  公孙左鹏不愿父亲的基业,败落在自己手里,就去请教范堂主:“倘若有倚霞剑在手,我能不能夺取总舵主一职。”

  范堂主却摇头道:“以你现在的功力,即便是有倚霞剑在手,也不可能成为总舵主。因为你根本就镇压不住那些武功比你高强的人。”

  为了坐稳舵主之位,也为了将来有机会成为总舵主,公孙左鹏每天晚上都会跑到山洞里,偷偷练习倚霞神功。

  而他的这个举动,也被人给盯上了。当他再一次来到他练功的山洞时,两名白衣男子正在等着他。

  “你们是谁?”公孙左鹏虽然现在是广陵分舵的舵主,但在以前,她只是一个单纯懵懂的深闺少女,并没有认识多少江湖人。

  “小贼,将倚霞剑交出来。”其中一名白衣男子说着,就朝公孙左鹏攻了过来。

  公孙左鹏一边接招一边大喊道:“你们到底是谁!本舵主不认识你们!公子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公孙左鹏觉得这两个人很莫名其妙,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们,不仅莫名其妙的骂自己小贼,还口口声声说着将倚霞剑交出来!

  难道他们会是谷总舵主的人?

  公孙左鹏想到这里,脸色有些不好看,又回道:“这位公子是不是误会了?本舵主并不认识什么倚霞剑。”

  “你说谎!方才你所使出的招式,明明就是倚霞神功,还说不认识倚霞剑。”

  开口的仍是刚才那名白衣男子,很显然他们也知道倚霞神功,并且还练过。

  公孙左鹏更是觉得二人很可疑,继续道:

  “看来还真是瞒不过公子的法眼啊……只是,就算本舵主方才所使出的是倚霞神功,那又怎样?倚霞剑原本就是我南教的东西。”

  白衣男子无法辩驳,只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今日我就让你尝一尝什么才是正宗的倚霞神功,看招!”

  白衣男子刚说完,却见公孙左鹏突然纵身一跳,逃出了山洞。

  这两名白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白狐教白教主的两大男宠,沈博阳和宁爵风。沈博阳和宁爵风见公孙左鹏逃出了山洞,连忙追了出去。

  沈博阳更是跟在后面大声喊:“小贼,哪里跑!”边说边拦下公孙左鹏,转眼就斗在了一起。

  公孙左鹏没有想到,说话的男子真的会倚霞神功,而且自己还不是那白衣男子的对手。他弹身而起,干脆进了山洞。

  沈博阳和宁爵风自然不能放了他,转身就要跟了过去。谁知山洞的大石门“轰隆”一声,降了下来,二人被阻隔在了外面。

  沈博阳和宁爵风怕再呆下去,会引来广陵分舵的弟子,只能先离开。两人之后又来了几次,只是每次过来都见那大石门没有打开。

  同他们一样关注着公孙左鹏的,还有那个算命老道。

  自从那日见了公孙小姐后,算命老道就一直派人跟着公孙小姐。怕他在山洞中练功走火入魔,死在山洞中,他也多次去到公孙左鹏练功的山洞。

  算命老道想了想,决定去相国府看看。

  王相国正要外出,就有下人进来禀告:“相爷,大国师求见。”

  王相国一喜,忙道:“大国师来了,快请!”

  算命老道一进屋,王相国就急忙迎上去,道:“国师去办的事,如今办得怎么样了?”

  算命老道摸着胡须,皱眉道:

  “回相爷,这公孙小姐……啊,不,应当称公孙公子。这公孙公子自前些天进了山洞以后,就一直不曾见他出来。本国师担心他,会不会练功走火入魔。”

  王相国听了,忙道:“这事还仰赖国师替本相盯着。皇上年幼,我等只能多替皇上分担一些。国师如此为玶朝操劳,相信皇上会记住国师的功劳。”

  “哪里哪里,不如相国为玶朝殚精竭虑。”

  两人商业互吹了一番后,王相国又问起国师:“哎,对了!倚霞剑的事,不知进展的怎么样了?”

  “回相爷,倚霞剑已经到了公孙左鹏这小子手中。只是这小子谨慎的很,倚霞剑怕是一时半会,弄不到手。”

  王相国似是早有心理准备,并不着急,只摸着胡须道:“不急,不急。本相有的是时间等。”

  大国师风尘仆仆而来,王相国留他在相国府住了一日。第二天上午,大国师才离开相国府。

  王相国命人备了一辆马车,送大国师回去。

  大国师拱拱手,同王相国告别:“贫道就此作别,公孙左鹏那小子还需要贫道多多看着。”

  王相国也拱了拱手,回道:“国师有要事在身,本相也不久留。还请国师一路多加保重!”

  大国师又回了一礼,坐上马车,朝广陵赶去。

  大国师回来后,又去了公孙左鹏练功的山洞,同以往一样,山洞石门依旧没有打开,山洞中也仍然没有动静。

  都过了这么久,公孙左鹏还没有出来,大国师也担心他遭遇不测,又在门边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手指却在无意间触动到机关,石门“轰隆”一声,就打开了。

  洞里一片漆黑,大国师找来烛火点燃,小心的走进去。

  山洞深处的石床上,模模糊糊好像躺着一个人。

  国师连忙走了过去,举着烛台一照,躺着的人正是公孙左鹏。

  国师小心的将公孙左鹏扶了起来,扣住他的颈部脉搏,发现他气息非常微弱。

  公孙左鹏虚弱的睁开眼,见是算命老道,吃力的小声喃喃:“师父,救救……救救我……”

  大国师眉微挑,眸子转动了半圈,凑近公孙左鹏,道:“你叫我什么?”

  “师父……”

  国师摇头微叹:“果然是练功走火入魔了……来,我帮你瞧瞧。”国师一边说,一边伸手探查公孙左鹏的经脉。

  “还真是练功走火入魔了。罢了,既然你叫我一声师父,这师父也不能白叫。我现在就运功替你疗伤,疏通你的经脉。”

  大国师说着,将公孙左鹏扶正,坐在他身后。然后双掌平推,掌心贴在他的后背,手中内力输入,疏通公孙左鹏的奇经八脉。

  如此运行了几个时辰的功力,总算是让公孙左鹏暂时的脱离了生命危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