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要你命
香雪2020-11-02 09:372,071

  曦月是个行家,她那两耳光顿时把那少年扇了个巴掌印来,曦月仔细一看有个少年的脸居然还有针孔印,那不是他儿子袖珍箭才能导致的吗,她立即拎起那个脸上受伤的少年来“快告诉我,你这脸上的伤怎么来的?”

  那少年瞬间被曦月打了个耳光现在脑袋还有点嗡嗡着响,见面前这仆人如此凶悍还问他脸上的伤,他更加气愤,“今个小爷我算是栽了,刚才被一个小贱民给刺伤的。”

  曦月一听又一耳光给他扇了过去,另外一人见着想跑,被曦月瞬间抓住,“想跑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旁边那个小女孩见曦月很是厉害,立即叫道:“嬷嬷,你能救救我朋友吗?现在他真正被人朴凤郡主和大世子欺负”

  “哦,居然还有这种事,你说说看,你朋友是谁?嬷嬷这就去帮你”

  “拓拔景奇”

  曦月一听,立即扔掉手中的糕点盒子,“快给我带路”

  那人见着苗头不对,估计眼前这女人是景奇加的仆人来找他的,他们二人见此拔腿想跑,被曦月瞬间一把给拉住,“欺负我儿子的一个都跑不掉,他几脚给那人踹了过去。”

  那两小孩顿时吐血晕倒在地,这时她便带着那小女孩往星辰的方向而去。

  忽然一个仆人路过见两个公子倒在地上立马叫了起来:“有刺客,学院来了刺客”

  曦月和兰雨赶到时星辰正被拓拔野采在了地上使劲摩擦,而朴凤却在一旁笑着很是开心,旁边的人也一个儿劲的往星辰身上吐口水,口中还不停的念着:“小贱民、还想跟我们斗。”

  这时曦月立刻丢开了兰雨,一个快步飞了过去,一个连环腿的姿势向那涌入星辰的几人踢了过去,并且拎起拓拔修便连扇几个耳光,那朴凤看着,“哪里来的狗奴才,敢对主子无礼。”

  她一鞭向曦月甩了过去,曦月瞬间接住了她的鞭子,星辰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曦月一眼又昏倒在地,曦月一看他儿子满身的鞭伤此刻她很是愤怒,立刻一把夺过来朴凤手中的鞭子来,

  啪啪的几鞭子给朴凤打了过去,那朴凤是练过的,开始的几鞭并未打到她,她一个快速散开了,曦月见着:“呵呵,还有两下子,现在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修罗”

  曦月迅速抽出自己身上的腰中的软剑来,那软件很细很是锋利,曦月一个迅速过去跳开了那朴凤的衣服,那朴凤见自己的腰带落在地上,立即羞愧难当,

  曦月又一个快速一把抓住了她,用她的腰间的一袋绑住了她的手,“你是不是很喜欢玩鞭子游戏啊,我今日便让你尝尝什么叫满清酷刑。”

  曦月便使劲的往那朴凤身体上抽,几鞭下去朴凤便是满是是血,那拓拔野见着,立马开口想喊人:

  “曦月捡起地上的石头便给他扔了过去点了他的穴道,又把他衣服腰带解开给他绑了起来,其余的人也被她绑在了一块。”

  你们为何要欺负他?不说我便打你们,打到你们说了为止。

  那些人不认识这女人,见她很凶的样子,便知道是惊奇的仆人,他们对一个仆人自是不会低头的。

  曦月见他们不啃声,便拿起皮鞭来往他们每人身上抽了一鞭,“说我是贱民”

  那人还是不说,其中有拓拔野、朴凤道:“该死的仆人,景奇你最好不要让我下次遇到你,今日你对我的羞辱我会百倍还给你,不是让你在家躺半年,赶出学院这么简单了。”

  曦月一听,小小年纪既然如此恶毒,若是她今日没来她估计就要失去儿子了,她此刻听着,满是怒火,脸立刻阴沉了下来,顿时空气里含着一股强烈的杀气,“让我儿子躺半年我便让你终生残废。”

  她拿起那剑来便挑了那朴凤的脚筋,那朴凤一声惨叫,那拓拔野见着立即吓得尿了出来,曦月见着,便手过去顿时挑了拓拔野的手筋,那拓拔野瞬间惨叫了出来,“我的手、我的手”

  旁边的那几人见着立马叫道:

  “夫人饶命,不是我们欺负景奇的,我们被他们二人给蛊惑了,只要你绕了我们几人,今日之事我们当没法生。”

  曦月见星辰满是伤,很是心疼的抱起了他来,“这学不上也罢,若是谁敢再欺负我儿子,就算他老子是皇帝本娘子也照打不误。”

  曦月一个眼神给那几人过去,那眼光很是冷带着杀气,那几人见着立马吓得直打哆嗦,星辰满是伤躺在他娘的怀里,他缓缓睁开眼模模糊糊的看了一眼是他娘来了,便笑了笑又晕了过去。

  曦月抱着星辰便走了一段忽然学院里来了一群护卫,见着曦月便拔起刀来,这是夫子也赶了来见着满是伤的惊奇,还有兰雨也走了过来,她爷爷是太傅掌管整个太学府,闻自己的孙女被人欺负了,立马往学院这边赶。

  朴凤郡主的奶娘和仆人见自己的主子受伤了,“护卫去哪里,赶紧把伤公子的这些人统统给我拿下。”

  此刻学院陷入一阵混乱,一直在学院附近保护星辰的护卫们听到学院出事了,他们立即往这边赶了过来,一来到这里发现了自己的小主子受伤了,便立来到星辰的面前拔出了手中的剑来。

  学院的管事让仆人把朴凤和拓拔野还有其他受伤的人送到学院医馆疗伤,其余人一起会学院律部监察院等待调查。

  曦月想带着星辰离开,被学院的监察员给拦了下来,那护卫见此便离刻飞鸽传书给拓拔修,拓拔修见着护卫的书信后立刻往太学这边赶了过来。

  没过多久太傅也赶了过来,律部监察员来调查详情,把大家全部聚集在一起,问今日所发生之事,在场的学子们没有一人发声,个个吓得瑟瑟发抖,只有兰雨向他爷爷说出了实情。

  律部监察院见星辰无错只好放让曦月带他回去了,不过曦月是星辰娘的这件事拓拔修没说,他们那些人只是把曦月当成了星辰的仆人或者奶娘。

  拓拔修见他哥哥和大姐还未接到通知来到太学,他便立即带着曦月和星辰离开了太学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曦月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曦月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