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开始
四喜是个丸子2021-09-20 12:332,104

  我们只是对方复杂苦难生活的短暂救赎,就像一道光,但雾还是起来了。

  ————————————

  1921年7月1日,一个有这特殊意义的日子。但对当时中国大部分老百姓来讲,只是匆匆忙忙生存过这乱世上的又一天。

  家离长春市宝山洋行两条街的陈昼就在这这一天出生了。作为陈家的长子,陈昼的到来无疑是这个家近年来最大的喜事。同时到来的还有陈昼的姐姐,陈阳。只比陈昼大了两分钟。可能是在肚子里的时候就一直跟着母亲东奔西走的缘故,姐弟两个都瘦小的异常。尤其是陈昼,本来刚生出来的小孩子就丑,陈昼又小蜷缩在襁褓里看起来就像个小耗子一样,紧闭着眼睛攥着拳头,也不哭也不闹。可能孪生子都有点什么“能量守恒”的定律,陈阳虽然也像个小耗子似的但声音却是洪亮异常,传地整条新发路的人都知道陈家有了孩子了。

  陈问·筠看着睡着的妻子白夏和身边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面露沉色。陈问筠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来的时间是不是正确。时值酷暑,白夏的鬓间已经被汗浸湿了,陈问筠拿过一旁的毛巾,为妻子擦去脸上的汗珠。手刚碰到白夏,白夏就醒了。

  白夏因为刚生产完,整张脸都没有什么血色,还是硬挺着给了陈问筠一个笑脸,“阿夏棒不棒?”

  陈问筠坐在床边,摸着白夏惨白的脸“棒,阿夏最棒了。”话还没说完,眼眶就红了“阿夏答应我要跟我一起去的,可不兴反悔啊~”陈问筠轻轻捏了一下白夏的鼻子。白夏微微摇摇头,嗔了陈问筠一眼。

  “你惯会欺负我的~”

  “哈哈,我哪里敢欺负我们的大功臣哦!……只是辛苦你了。”陈问筠慢慢摩挲着白夏的手背。

  陈问筠抓着白夏的手,陈阳在旁边不满似的,努努嘴,像是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就准备开始哭了,白夏忙翻过身拍拍陈阳,陈问筠也拿过一旁的小碗,里头是米汤用纱布蘸着喂到小陈阳嘴里。吃到东西的小陈阳也不哭了,陈昼努努嘴偏过头一点没有姐姐的劲头,继续睡了。

  “我明天去问问有哪里能买到奶粉,时局不太平。张作霖才跟曹锟、吴佩孚坐了几天热板凳啊,就又准备打仗了。不行我明天托人去哈尔滨和奉天问问有没有奶粉。”

  “好,总这么喂米汤也不是个办法。我上个月还看见有一批内蒙的商队来长春,你去问问,能不能买只羊回来,我奶水不够,不能让孩子们饿着。”白夏看着陈问筠,“我还有个镯子,就放在那个柜子上头的箱子里。”

  陈问筠低下头看着妻子的手,慢慢摩梭着,久久没有说话。

  托了许多人,最后终于买到了一些奶粉。两个小家伙,可能是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亏着了,一出来就可劲儿的吃。白夏生产的时候伤了元气,怀孕的时候又经常奔波也没有什么营养补充,人又瘦,基本没有可以给两个小家伙吃的奶水。光吃奶粉,奶粉又不够,只能跟米汤掺在一起。索性两个小家伙倒是不挑嘴,给什么就吃什么。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哭。刚过一个月,就长得白白胖胖的。

  陈问筠经常不在家,家里面只有白夏和他们请来帮工的顾嫂,白夏身体还是不大好,一天里大部分的时候只能躺在床上休息。陈阳陈昼姐弟俩基本跟顾嫂住在一起。

  顾嫂的男人是个大烟鬼,早就死了。本来有个儿子,结果去年跟段祺瑞打仗,命不好,被流弹打中脑袋死了。顾嫂听人说儿子只是个大头兵,死了也就白死了。顾嫂不认,一个人从村里出来,结果连奉天在哪都不知道,只能边走边问,但身上没有盘缠,根本走不了多远。顾嫂从村里出来就一路走一路问,走了好久,半路上遇见土匪要打劫,自然一分钱也没有。土匪们就直接把顾嫂掳到山上,顾嫂本想寻死,后来上山看见山上还有好几个年纪跟儿子差不多的小姑娘被糟蹋地奄奄一息,顾嫂就没顾得上自杀,尽量给这些小姑娘一点照顾。但顾嫂也没在山上呆多久,张学良的剿匪部队就来了,抢了顾嫂的这一伙土匪被张学良连锅端了。顾嫂没有地方去,就跟着其中一个小姑娘进了长春城。

  小姑娘在土匪窝里受了伤,走起路来一直颤颤巍巍的。顾嫂就一路搀着往小姑娘家走,进到长春城的时候,小姑娘一下就哭了“大姨,对不起。我这样还是不能回家,我爸会把我腿打折的!这样回去,我们家以后,以后就没脸见人了!”小姑娘直接坐在地上大哭起来。顾嫂没说话,摸着小女孩的背,扶她到河边的围栏边坐下。小姑娘哭了一会儿,跪下去给顾嫂磕头“大姨,谢谢你。今生我无以为报,下辈子我当牛做马伺候你!”

  顾嫂赶忙把小姑娘扶起来,“孩儿啊,这世道不让咱活啊!”抹掉小姑娘脸上的泪水“那不是还是得活着嘛。”顾嫂自顾自地笑笑。小姑娘看着顾嫂“大姨,你真像我妈。我生下来我妈就死了,我打小就想我要是有妈妈该是啥样,就是你这样!”“我能,我能叫你一声妈吗?”小姑娘低着头默默说道。

  “能啊。”小姑娘靠在顾嫂肩膀上,两只明显营养不良的手紧紧拽着顾嫂的袖子。“妈,我想吃白面馒头,能给我买一个吗?”

  顾嫂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路边捡的烂果子,没有钱,她买不到馒头。

  只有伊通河水面微风拂过带来的点点涟漪荡在顾嫂心上。

  顾嫂看着伊通河,手上擦着果子上的泥,“都不知道你这孩儿叫个啥,下去求求阎王爷,下辈子托生个小姐少爷,也过过两天好日子,吃顿饱饭。”

  烂了一大半的果子被端端正正摆在河边,一群蚂蚁陆陆续续爬到果子下面,不一会儿就吸引来了街上玩闹的小孩“欸,这旮瘩有好多蚂蚁!”

  (宝山洋行是三十年代左右日本人前田伊织修建的,成为当时长春市的地标性建筑,里面基本都是日本人和外国人。我借用一下设定`~不要太考究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